邂逅当年的“孤胆英雄”


在Z县显周公社工作的那些日子里,我有缘邂逅了一位奇人。说他是奇人并不过分,他在自己的人生舞台上自编自演的一幕惊险剧,足以令许多一流的演员汗颜。他在这幕剧里扮演了一个“孤胆英雄”的角色,虽然这幕剧的结局有些感伤,但是他却作为那个特殊时代的行为符号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他叫陈百新,新立公社华严大队人,他的故事发生在1965年。
那年,“四清”运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展开,据档案记载,在运动开始后的一个月内,全县就有97个人自杀身亡。一县如此,全国有多少冤魂可想而知。在一些人含冤死去的同时,却涌现出了一大批“敢于和阶级敌人作斗争的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积极分子。从报上经常可以看到宣传英雄人物和阶级敌人进行殊死斗争的文章,“英雄辈出”四个字频频出现,大约那个时代每年产生的英雄比以前100年的总合还要多,积极分子们争当英雄已经蔚然成风。就在这种背景下,陈百新出现了。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精华山已经飘起了小雪,远远近近的山岭都笼罩在一片萧飒中。在精华公社信用社工作的陈百新下乡收了一天的贷款后,已经暮色苍茫了。那里离公社还很远,至少十多里吧,他将收回的现金装进一个塑料袋子放进贴身的衣袋里,就匆匆往回赶。才走到半路上,天就黑尽了。

就在这时,他借着淡淡的月光发现在他身后远远地跟着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这一刻,他想起了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深更半夜的,一定是阶级敌人盯着我身上的公款追来了。正在考虑这些时,那几个人影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他焦急万分,自己被害是小事,可是公款是大事啊,无论怎么都不能让国家财产落入阶级敌人之手。急中生智,他加快步伐跑过一个山头,趁几个人影隔在山头那边,迅速地将装钱的塑料袋子塞进路边的水田里,然后在田坎上按了一个手印作为记号。当他做完这一切后,几个人影已经越过山头追了过来。果然是几个凶狠的阶级敌人,他们上来就要陈百新把钱交出来,不然就要他的命。陈百新机智地和阶级敌人周旋,不让阶级敌人的阴谋得逞。阶级敌人扑上来凶狠把他按在麦地上,他拼命挣扎,和敌人展开殊死搏斗,从麦地的这一边一直滚到另一边。敌人搜遍他的全身也没有找到一分钱,一怒之下将他捆起来扔在麦地里扬长而去。

第二天清晨,人们在麦地里发现了已经冻得全身发紫的陈百新,当人们忙着去解开他的绳索时,陈百新哆嗦着说:“钱-----钱-----钱在----水田里”,人们根据他的指点,果然在田里摸出了那个装着钱的塑料袋子,这时陈百新已经昏迷过去了。

又一个和阶级敌人英勇搏斗的英雄出现了,陈百新在病床上醒过来后,心里想着的就是迎接鲜花和掌声了。

派出所的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开展侦破,为的是尽快抓获那几个可恶的阶级敌人,将阶级斗争推向新高潮。令民警们遗憾的是,阶级敌人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更奇怪的是,连陈百新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麦地里的麦苗竟然没有踏倒一株。民警们头上顿时疑云密布,正准备进行的对英雄人物的宣传便暂时停了下来。

民警们转而对陈百新进行了调查,令所有人惊讶不已的是,所谓的与阶级敌人进行搏斗竟是陈百新自编自演的丑剧。

原来陈百新看到报上不断涌现出那么多的英雄,对那些英雄产生了怀疑,怎么总会有那么多阶级敌人在破坏呢?有一天忽然恍然大悟,那些英雄人物可能都是假的,我自己其实也可以当英雄。我们这里不是也有阶级斗争,也有阶级敌人在搞破坏吗?于是他便精心策划了这场丑剧,他煞费苦心地把钱袋塞进水田,在田坎上按了一个手印,请一个最信得过的兄弟把自己捆起来扔在麦地里。然而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在兴奋之中忘记了把麦地狠狠地践踏一通,制造出搏斗的假现场,就是这一点,让他前功尽弃,所有心血统统付之东流。我多年后见到这位“孤胆英雄”时忽然想起,要是当时他把麦地践踏了,情况又会怎样呢?他会成功吗?而另一些功成名就的英雄,和陈百新相比,是否就是在造假上略高一筹而已?
倒霉的陈百新在露出真面目后受到了严厉的惩处,他被开除革命阵营回家当农民,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也正是如此,才使我在后来有缘认识了这位奇人。

1973年暮春时分,我被安排到距陈百新的家--华严大队仅10多里的显周公社供销社工作,这是我在很多篇文章里反复提到过的那个小乡场。我在当了一段时间的多种经营员后改当生产资料门市部的营业员,具体的讲就是卖农具农药化肥,同时兼营少部分生活用品。我门市的商品有一部分是靠自己组织收购再出售,比如锄头镰刀粪桶鞭炮等,一些制作这些产品的匠人便经常上门来找我。

这一天,一个中年农民走进了我的门市,在里面慢悠悠转了一圈后,来到柜台前叫了声:“虞同志,忙啊。”我不认识这个人,只是随口应了一声。一支烟从那人手里轻轻丢到了柜台上,“抽支烟吧”。我素来不抽烟,就婉谢了。这时我不由得认真打量了一番来人,只见他头戴一顶皱巴巴的灰蓝灰蓝的干部帽,帽檐向下耷拉着,身穿着同样皱巴巴的灰蓝灰蓝的中山服,扣子已经掉了一颗,肩头是用很稀疏的针路打上的补丁。那顶干部帽虽然破旧,却显示着他和一般农民的区别,山里的农民都是包帕子,很少有戴帽子的。再看他的神态,就更与农民不同了,他一支手插进裤袋里,一支手夹着烟,眼神镇静而从容,淡淡的笑容中透出几分狡黠来。

这个人就是陈百新,这时他已经因为丑剧败露开除回家有8 年之久了,他早已成了道地的农民,但是,毕竟他曾经是一个差点成为英雄的人,所以仍然保留着与众不同的气度。

陈百新来找我的目的很明确,他在生产鞭炮木桶,想和我建立产销关系,我看他很能干,产品质量也可以,而且我也正好需要,就答应了他。此后,陈百新多次到我的门市来交货,我们彼此很熟识了。但是我当时并没有把他和8年前那个“孤胆英雄”联系起来,因为8 年前我还在读小学,我只是听在精华当知青的姐姐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而已。

不久,我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当地的女教师,女教师的家和陈百新相距很近。一天,偶尔说起陈百新,女教师的母亲说:“陈百新这个人很有计谋呢,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哟。他原来是精华信用社的主任,四清那年他----”,这一瞬间我便忽然想起了8 年前姐姐讲过的故事,想不到我经常打交道的陈百新就是当年那位“孤胆英雄”,真是应该感谢命运感谢生活,让我平淡的山区生活增加了神奇的色彩,而且我也知道了,许多小时候以为只能在书里见到的事情,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我应陈百新的一再邀请去他家里做客,进了门才知道他日子过得很艰难,英雄梦破灭后,他声名扫地,狼狈不堪,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在那个精神空前膨胀而又物质空前匮乏的畸形时代,他虽然有精明的头脑也无法摆脱贫困。后来和人合伙做鞭炮之类的,情形才稍好点。在他面前,我绝口不提他当年的“英雄”壮举,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怕触动了他那根痛神经。

1976年,我准备考虑结婚的大事了,陈百新特地送了一口刷着红漆的木箱给我。他认识很多木匠,又主动推荐了两个手艺出众的木匠师傅来给我做家具,而且表示,工价可以很优惠。当时做的那套家具直到今天我还保留着,虽然样式早已过时了,我还舍不得丢,因为质量确实很好。

1979年,我离开了显周,后来就再没有见过陈百新,我想,改革开放后,以他的精明,也许会做一番事业的。而今,时光又过去了25年,不知这位当年因“英雄梦”而闻名一时的奇人尚在人世否?而我,却常常在夜深人静之际想起他,想起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