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郝凤军:民主中国就要到来


2005年12月4日,应百鸣文化沙龙邀请,从欧洲访问归来的陈用林和郝凤军,在墨尔本博士山老人会举办了《欧洲人权之旅报告会》,与听众分享了他们此次欧洲人权之旅的经历、感想和成果。这是陈郝二人继今年八月华人社区恳谈会后,第二次在墨尔本同台演讲。

2005 年10月17日至11月16日期间,前中国驻悉尼外交官陈用林和前天津市一级警司郝凤军应欧盟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邀请前往欧洲进行访问。访欧期间,他们又应英国议会议长、法国外交部、丹麦国会议员等邀请,在英国、法国、德国、丹麦、比利时、奥地利等六国就中国的人权问题进行了多场演讲,所到之处,引起当地政府及民众广泛的关注和积极的反响。陈郝此次欧洲之行,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欧不期而遇。期间,欧洲各大媒体掀起声势浩大的对中国人权问题一边倒的批评潮,为近十余年来所仅见。

报告会由中国民主阵线副主席梁友灿先生主持。会上,陈用林和郝凤军的演讲生动风趣,会场笑声不断。会议主持人梁友灿先生、民进党大洋洲组委林万得先生、《自由神的眼泪》一书作者齐家贞女士以及与会人士先后发言,气氛热烈融洽。会后许多听众表示,“这真是一次振奋人心的报告会”。

郝凤军:放弃幻想,看清真正的中国

郝凤军说,此行感受最深的首先是欧洲人士对改善中国人权的渴望。欧洲政界和人权专家对于他们的到来十分重视。记者无疆界组织就派出了8位记者向他们了解中国的宗教问题。

他感到,欧洲非常清楚也非常担心中国人权状况,但以前欧洲对中国的政策是“关起门来谈人权”,他们还向中共提供许多资金帮助他们改善人权,然而中国的人权状况仍然每况愈下。陈郝二人此行告诉欧洲,彻底丢掉对中共的幻想。在一次德国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你希望西方能做什么?”,郝凤军回答“我希望西方帮助中国推倒中国的柏林墙,而这座墙,正是中共的一党专政。”

联合国酷刑报告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在临行中国前,曾与他们有较深入的交谈,当时郝凤军就预言他到了中国,自己首先就会失去自由,他会遇到重重限制,几乎难以接触到真实的情况。

12月初,曼弗雷德. 诺瓦克返回奥地利后对他的中国之行作出了客观的评价,震撼西方,郝凤军对此感到由衷的高兴。

最令郝凤军深有感触的是在欧洲期间接触到的民运人士,如曾为掩护六四学生而在中国军人面前下跪,却被射3枪的作家张健,前新华社驻法国记者吴葆章先生,以及为投身民主事业而放弃自己生意的民阵主席费良勇先生,以及一直在帮助他们的法轮功学员。这些人的无私奉献令他感佩。

在欧洲期间,他们也遇到了谍影重重,所幸有惊无险,甚至法国安全局要对他们表示感谢,因为“由于你们的到来,让我们发现了更多隐藏的中共间谍。”

陈用林:天要亡中共

陈用林说,欧洲给他的感觉是,自从欧洲同意不公开指责中国人权状况后,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中国的真实故事了,他们此行受到了民众和媒体的高度关注。他感到,在和欧洲人士谈中共的邪恶专制时,他们比澳洲人、美国人都更能理解,因为他们也曾饱受专制之苦。如“610就是纳粹的盖世太保”,“马克思主义源自于欧洲,出口到中国,你们不要,我们也不要。”

陈用林郝凤军与胡锦涛在柏林墙倒塌纪念日先后到访英国国会是本次欧洲之行的高潮。陈用林说,作为前外交官,他对胡选在这一对中共而言,非常“不吉利”的日子访问英国国会感到不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真的是天要亡中共,胡锦涛想避也避不了,这是神的旨意。我也不能不信命了。”

对于来自中共的威胁,陈用林表示,从今年六四他站出来之后,已经经历生死关,认识到面对中共只有坚强和坚守良知才是唯一出路,现在他已无所畏惧。他的演讲赢得了全场暴雨般的掌声。

看到了柏林墙,中国人就会变

陈用林说,人们到了柏林,都会去看柏林墙,重温当年东德的民众如何想尽各种办法、甚至付出生命去追求自由,而中共的代表团到了柏林,参观的是马克思故乡和铜像,因为中共知道,看到了柏林墙,中国人就会变。

在谈到台湾问题国际化时,陈用林说,在欧洲,都是民主国家,没有战争,国与国之间没有国界,买张火车票,不用签证不用换币就过去了,这种自由无界的感觉非常好。反观大陆与台湾,如果中国真的民主了,台湾就不会独立,而国共合作只是在引狼入室,将损害台湾的民主。

退党是和平解决中国问题的唯一途经

陈用林说,要推倒中国的柏林墙,最好的最和平的办法就是退党。他说,退党让更多的人站了出来,这是非暴力和平解决中国问题的唯一途径,可以给中共施最大的压力。如果这个机会我们没抓住,中国肯定会出现动乱流血,我们当务之急要做的,就是要唤醒民众。他说,最近中共内部广泛使用胡锦涛提出的一个新词“这个党” 而少用共产党,这就是退党的威力--“共产党”这个词已经臭了。

陈用林在演讲中还提到进入下半年以来,中国政坛出现的一些异向,以及他所看到的海外民主力量、反共团体正在走向联合,反共的力量越来越大,他感到,现在是黎明前的时分,尽管黑暗,但民主的脚步正在走近。

梁友灿:中国的民主希望,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近过

陈郝二人演讲之后,作为本次报告会主要召集人,梁友灿先生做了个评述。他说:“陈用林和郝凤军这次的欧洲之旅,使欧洲人民了解了中国的现状,同时也告诉欧洲各国政府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不要放弃人权对话,告诉欧洲,中国人民呼唤民主的愿望。……如今西方政府坚定、有力地支持中国走向民主,国内维权律师、民众要求民主的呼声比90年代初期高得多,民主在中国正在向深和广传播,这才是中国民主的真正希望,而非仅仅是精英民主。在海外,十五年前,人数虽然很多,但大家的思想都不成熟,而现在,不仅仅是民运内部,还有被中共所称的“五独”团体都有机地结合起来,这种结合是在理解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墨尔本是这样,全世界也都有这样的思潮。……中国的民主希望,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近过。”

在谈到《九评》时,梁先生说:“以《九评》的深度和广度,如果做得更大更强,从心理上使民众可以冲破共产党内部得防线,可以让更多的人站出来,大声向中共说不,从这个意义上看,《九评》的意义非同凡响。如果有更多的人退党,这个共产党就名存实亡了。这个力量如果和国内老百姓的利益结合起来,我相信中国民主化的时代一定很快就会到来!”

在自由发言时间里,作家齐家贞女士从和女儿之间的“民主对话”谈起,感叹道:“我们是在共产党教育下长大的,血管里流的是专制的血液,大家都要想办法排毒。”

民进党大洋洲组委林万得先生就刚刚落幕的台湾三合一选举发表看法,他说,选举结果是台湾人民的胜利,是民主的胜利。台湾正走向成熟。他认为,中国民主化必须从正人心开始。

当天会上,一位女士对陈郝二人再次在墨尔本联袂演讲表示由衷的高兴,认为陈郝走出澳洲,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现状,令所有支持他们的华人欣慰,以实际行动粉碎了那些指责他们是为一己之私站出来揭露中共的别有用心之词。这位女士称赞陈郝欧洲归来视野更加开阔,给人以全新感觉,这是因为他们坚守了自己的良知本性而获得了精神的真正自由。(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