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一句话给了社会一耳光


"我已决定不再当众唱歌,因为我想告诉大家,我是一名运动员,不想做一名歌手"--刘翔是在拒绝央视春节晚会"卖唱"要求时说这番话的。


  据报道,按原定计划,刘翔将出现在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但由于组织者一直要求他届时唱首歌,刘翔准备推掉这个约会。他和教练都表示,作为嘉宾在春节联欢晚会上露面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一定要唱歌,那么他们将放弃这次机会,至于演小品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刘翔只想以一名运动员的身份让大家记住他。


  好一个"我是一名运动员",这句洋溢着一种严谨职业精神和高贵气质的话狠狠地抽了社会一记响亮的耳光,给弥漫在社会各个角落"名利面前的职业软骨病"和"自我角色认知混乱"以公然的蔑视和沉重的鞭挞。


  我是一名运动员--无论过去做过什么,但这时能说出这样的话,表明脱去浮躁、洗尽铅华后的刘翔对自己已经有了清醒的角色定位,有了自豪的职业认同和与之对应的职业精神,有了不可逾越的职业原则:在其位,谋其政,有所为,有所不为,作为某项事业的从事者,尽可能做自己职业份内的事和与职业精神相吻合的事,并把自己的人格融进职业生命,对"我是一名×××"存敬畏之心--当一种"行为要求"越过这个边界时,无论能给自己带来多么炫丽的名,带来多么丰厚的利,都毫不口软地断然拒绝。


  这种清醒的角色认知和严谨的职业原则是当下我们社会最可贵最缺少的品质,很多职业里的人缺少"我是一名运动员"式的反躬和自省,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持一种非常轻浮的态度,名利的诱惑之下很容易犯"职业软骨病",放弃职业尊严,不顾职业荣耀,扔掉职业精神。


  一些官员心中有"我是一名公务员"的认识吗?公务员的职业要求从事者得有公共精神,得"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可我们看到不少官员,利用权力经商,利用权力为子女谋福利,把公共权力当成私人的摇钱树,用官员身份捞各种好处。


  一些学者心中有"我是一名知识分子"这根弦吗?作为经济学家充当权贵资本的门客,满口胡说;作为教授干出P C的勾当,辱尽斯文;作为学者为评职称抄袭剽窃,不要颜面;作为教员醉心于奔小康而扔下学生,惟利是图--昔日知识分子的职业荣誉差不多被一些人败光了。


  一些商人敢正视"我是一名商人"的自我拷问吗?假酒、假药、假奶粉,夸大其辞的效果宣传,各种对人体有害的添加剂,陷阱重重的促销手段,无数的商业骗局--诚信的职业品质失却后,商人越来越不被社会尊敬。


  还有演艺明星不坚守"我是一名演员",偏要跑到高校去当教授当院长;医生不敬畏"我是一名医生",收红包开高价药无所不用其极;运动员不在乎"我是一名运动员",整日厮混于演艺界和娱乐圈--毋庸讳言,我们的社会弥漫着这种职业错位和角色失范,对自己从事的职业缺乏严谨的职业原则,更多的是这种轻浮的、自暴自弃的自我定位:不就是一个当官的嘛,不就是一个医生嘛,不就是一个商人嘛,不就是一个教授嘛--这种"软约束"基础上,社会分工的混乱应运而生:当官的不像当官的,经商的不像经商的,教书的不像教书的。


  从这个角度看,刘翔"我是一个运动员"的严正告白给了社会一记响亮的耳光:别不把自己当自己。

信息时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