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天使


妈妈都五十多岁了,八十多岁的姥姥还叫她“云妮儿”。“云”是妈妈的小名,“妮儿”则是姥姥对所有她疼爱的女儿,孙女儿们的爱称。姥姥唤我“小妮妮”,我也三十了,可在姥姥那里,永远是“小妮妮”。

妈妈的大拇指是有些弯的,我小时候很奇怪,妈妈的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从来也没问过妈妈。等我长大了,才知道姥姥年轻时身体不好,生下了好几个孩子后,就常卧病在床。妈妈是长女,所以我的舅舅姨们的冬夏衣服,鞋子都是妈妈做的,妈妈九岁起就给弟弟妹妹哥哥做鞋子,一双手就累成了这个样子。妈妈还要洗衣做饭,照顾一家老小,晚上还要搂着最小的两个妹妹睡。忙碌惯了的妈妈的生活节奏永远是快的,脾气是急的,我小时候有些怕妈妈,加上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奶奶常从中挑拨,我和妈妈的关系从来是不冷不热的。妈妈永远都在忙,记忆中妈妈从来没有抱过我,就连我生病了,妈妈放在我额头上的手都是那么陌生。

妈妈平时说话的声调是急促的,略高的。可是每当妈妈谈起姥姥的时候,她的语调就变得那么柔和,那种尊敬,亲近,温暖的口吻,每每让我惊奇。不知道为什么,每到这个时候,我心里就不由地想:“妈妈真是姥姥的天使。”是啊,还有什么不能证明呢?妈妈自己非常俭朴,但她对姥姥却从来都是毫不吝啬的。妈妈带姥姥去逛商场,若姥姥看上了那件衣服,妈妈就会毫不犹豫地去买。而且妈妈总会说,“你姥姥年轻时过惯了有钱的日子,穿衣什么的都很讲究的。我们(妈妈和姨们)都比不得你姥姥。”若是姥姥夸了那家的裁缝,妈妈下一次肯定会再找到那位师傅,并且会很郑重地告诉他:“我母亲很欣赏你的手艺,老人家很讲究,麻烦你再辛苦一次。”然后妈妈会不厌其烦地告诉裁缝姥姥喜欢什么样的衣领,什么样的开襟。我可从来没见她对自己和我们这么上心过。我让她改条裤子,她都说没时间。可姥姥却会提醒我,夏天应该穿裙子,穿长筒袜,别穿裤子了,不像女孩。唉,妈妈都是把我当男孩子养的,说这样安全。还让我直到高中毕业都留着寸头,这样再穿裙子,走在街上,好多人看。所以我多热都不穿裙子。真是遗憾,我的花样年华,竟是个假小子形象,想想都恨哪。

我上大学时,得了奖学金,就给妈妈买了一条漂亮的驼色围巾。妈妈戴着它去看姥姥,姥姥只说了句“这个围巾好看。”妈妈就立刻摘下来给姥姥围上了。我后来说,妈妈,那条围巾好贵呢,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珍贵礼物呢。妈妈说,“你姥姥年岁越来越大了,还能再戴几条新围巾呢?我以后再买吧。”以后我就聪明了,给妈妈买东西,都会在给姥姥买上同样的一份,但还是不行。一年夏天,给妈妈和姥姥分别买了两件真丝衬衣,结果姥姥觉得自己的好,但是妈妈的也很好。妈妈二话没说,就都给姥姥留下了。我的妈妈呀,就这样敬着,爱着,宠着姥姥。
妈妈说姥姥从来没吵过,打过她。是啊,每次听到姥姥亲昵地唤着妈妈的名字,我就觉得我看到了妈妈的童年,看到了不老的岁月。姥姥疼爱她的每一个孩子。我最小的舅舅小时候生病,被庸医用错了药,残疾了。姥姥最疼他了。小舅舅身体不好,会朝姥姥叫喊,姥姥从来都是细语宽慰地跟他讲道理。姥姥很少在外面住,包括去我家。因为她惦记小舅舅。她就一句话:“我活着一天,小儿就跟我一天。我闭眼了,就随他去吧。”所以姥姥生了大病也决不住院,宁可忍着。

可是姥姥就是不能受姥爷的气。现在他们都八十多岁了,有时还会吵架。我见识过他们那种不疾不徐,又硝烟弥漫的战争。这时候是谁劝也不行。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就是我妈妈。妈妈住得最远,可是每到这时候,舅舅和姨们还是火速把妈妈搬来。妈妈到了,先问明缘由,接着就会批评姥爷。因为两位老人家吵架,大都是因为姥爷,比如姥爷说他病了,姥姥却说那根本不值一提,哪里是病。“老天真”的姥爷就觉得自己没有受到重视。其实姥爷的病也不过是有点儿头疼脑热的,他自己就先说啊呀呀活不了了。妈妈从来都不批姥姥的不是。但是只要妈妈一开口,姥爷立刻就不说话了,还会说:“大女儿说的有理。”然后就不闹了,一场战争就消灭了。要是妈妈不去,他们能对抗一个星期,吵得天翻地覆。我有时觉得难以相信我的温文尔雅,慈爱温和的姥姥怎么会吵架,而且是和姥爷。后来想大概是姥姥觉得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了这个人,那就决不能受他的气。
十几年前,我的三姨因为三姨父有婚外恋倾向就服了大量安眠药自杀。后被送到医院抢救,生命垂危。姥姥匆匆赶去医院。三姨父见了姥姥吓得脸色发白。姥姥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坐在病床前,拉着三姨的手,那种疼惜,爱怜,绝望,悲痛任谁看了都会落泪。三姨是姥姥最小的女儿,也是最最漂亮的一个。姥姥就这么坐着,没有声息,过了一夜。那个沉默的背影坚强得像一面石。三姨命大,活了过来。姥姥依然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从那以后,三姨父就完全变了。他和三姨一起打造了他们的商业帝国。但是所有资产他却都让记在三姨名下。当你看到这个身家千万的老总,甘愿给老婆当司机,回到家扯下领带戴上围裙就下厨房,趴在地上给小女儿当马骑时,你又怎能相信他就是当初那个不羁的浪子?三姨父也是我见过的最孝顺的女婿,对姥姥是毕恭毕敬,给姥姥的礼物都是用车拉的。我的明智的大度的姥姥挽救了一个家庭,挽救了女儿的幸福,挽救了一个回头浪子。一个人犯了一个大错误,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宽恕和谅解,那种死地后生的感受恐怕不只是“感激”二字可描述的。

姥姥从来不干涉孩子们的家庭生活以及他们与公婆岳父母的关系。若姨们回去向她诉苦,她会说,你已经嫁出去了,是人家的人了,以后还是你们亲,我没话说。到最后那个诉苦的人就回家了,觉得委屈也不是那么大了,生气的对象好像也不是那么狰狞,于是一切照旧,比树叶还稠的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

我从来都羡慕妈妈和姥姥的亲密,也从来没有奢望过我和妈妈之间会这样近。妈妈对我没有耐心,而且严厉。可是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我们失去了爸爸。我和妹妹扑过去抱着妈妈。没有了爸爸,妈妈成了我们唯一的依靠。我们搂着妈妈的脖子,哭泣着,安慰着妈妈。我们从来没有和妈妈这么近过。我想那一刻,我和妹妹成了妈妈的天使。后来妈妈生了大病,我在手术室前签了字,看着妈妈被推进去,意识都没了。我没有了爸爸,不能再失去妈妈。后来妈妈痊愈了,逢人都夸我坚强。我这个人偏偏压力大,难过至极的时候没有眼泪,反而格外冷静,被妈妈当成了坚强。妈妈第一次这么隆重地夸我。我也没有太开心,好像太晚了。只是,妈妈的天使我以后适当定了。

父亲过世后,我和妹妹都在外地,妈妈就成了常住姥姥家了。妈妈嫁出去二十年后,姥姥这里还是妈妈的避风港。妈妈在姥姥面前永远是快乐的,单纯的,脚步也是轻盈的。无论自己的妈妈变得多老,她的微笑永远是温暖的,可以让自己尽情撒娇的。
因为妈妈们是神,孩子就是她们的天使。
每当我看到听到有的姐妹说不想要怀着的孩子,要拿掉的话。我的心就揪得紧。除非万不得已,留下你的孩子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也许这个孩子就是你命中的天使,是一个你等待了好久才来到的天使。他(她)会帮你,爱你,融化你的心。你不要他(她),你就失掉了得到这个幸福的机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