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打不通的电话


前一阵子,因为处理震灾的事情,我饱受攻击,心里当然很不舒服,非常希望别人来安慰我。夜深人静,我更是常常打电话找人聊天,如果人家乘机安慰我几句,我就感到非常舒服。

今天早上,我从暨南国际大学的校长宿舍开车去行政大楼。到达行政大楼的时侯,发现大楼的门没有打开。我看了一下表,是早上七点半,也难怪那位每天来开门的工友还没有来。可是我有一点讶异为什么报纸也还没有送来。

我用刷卡进入了行政大楼,在办公室里办了一些事。一小时以后,我发现大楼里仍然安安静静地,怎么会呢?通常到这个时候,行政大楼里已经很多人了。我的秘书是从不迟到的,我的那位工读生也从不迟到的。

我等到了八点三刻,大楼里仍然不见人影。我从窗子望出去,整个校园里不见一个人影,也不见一辆车子。最奇怪的是大门口的国旗也未见升起。我决定去看个究竟。我走出我的办公室,到大楼的各处去张望一下,发现整个大楼里没有一个人。

我开车到了学生宿舍,宿舍的大门是关着的,可是也是虚掩而已。我进去了,发现整个学生宿舍人去楼空,每一张床上都没有任何被褥;电脑、书籍、网球拍也都不见了,每一间寝室的柜子里都空空如也。走出宿舍,我发现停在宿舍门口的脚踏车、机车和汽车都不见了。

我到各个教学大楼去张望一下,每栋大楼前面都没有一辆车子,我所能看到的只有一大群白鹭鸶。现在已是早上九点了,可是每间教室里都是空的。

我去大门口的警卫室,发现那里也是大门紧锁。难怪国旗没有升起来,可是我记得昨天我开车进校门的时候,还有一位警卫和我打招呼的。

我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回校园的时候,有一位老师的太太和我挥手致意,我赶紧开车到老师宿舍区去。令我感到好可怕的是:宿舍前一辆汽车也没有。昨天晚上我还看到一大排车子停在那里的,我还记得有很多小孩子在宿舍前面玩耍。现在,那些孩子也不见了,整个宿舍区看不到一个人影。

我只好回到我的办公室去,在办公室里,我越来越难过。即使我处理震灾处理得不太好,同学、老师和同仁们也不该这样无情无义地对付我。现在已经是九点半,我决定打个电话给一位老朋友,希望他能安慰我几句。我拿起电话听筒,却发现没有表轨声。我试了好几次,都是如此。

打开收音机,没有任何电台可以听。

打开电视机,没有任何电视台可看。

我当时愿意以我的一切来换取别人给我的一点安慰,可是显然不可能了。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想起我们学务处理的一位职员,他的房子全垮了,八百万的家产一夜之间泡了汤,他自己也是从瓦砾堆中爬出来的。我相信他一定也渴望有人安慰他,可是我一直因为事情太忙而没有亲自去安慰他。经过今天早上的经验,我更了解他的心情。我决定打个电话给他。

我伸手去拿电话筒,犹豫了一下电话是不是会依然不通。可是,我仍然要试试看。令我惊异的是:电话通了。我的同事正准备开车来上班,他对我的关心,感到十分的快乐。

我又想起一位学生,他的妈妈病重,我决定打个电话去问他情形如何。这一次,电话又通了。就在我结束通话的时候,一位工读生走了进来。我对他说:“小子,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十点了吗?”我的工读生一脸困惑的表情。他指着墙上的钟,对我说:“李校长,您说什么?”我回过头去,发现只有七点半。

我站了起来,从窗子看出去,发现国旗已升了起来。校园里有一些汽车和机车开来开去,也有一位身体强壮的男生在慢跑。

我抓了那位工读生,叫他陪我去学生宿舍区,发现宿舍里大多数学生在呼呼大睡。已经起来的同学纷纷和我打招呼。我又跑去找警卫,他们欢迎我进去喝茶。我去老师宿舍区,看到好多老师们正在送孩子上学,有一位老师太太还请我进他们家去吃早餐。

我的工读生完全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无法告诉他我的经验。他太年轻,不会懂的。我决定将我这个神奇的经验写下来,将来他如果有一天渴望别人安慰他的时候,很可能发现电话不通,好友尽去,他不妨想想别人的不幸遭遇,而且设法去安慰别人。到那个时候,他会发现电话通了,好友也都回来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