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亿中国人喝脏水


2004年度有288亿吨废污水排入长江,长江水质呈现恶化之势。

最近长江水利委员会发布公报显示,2004年度有288亿吨废污水排入长江,长江水质呈现恶化之势。环保专家警告说,如果不及时对长江采取保护措施,长江在十年内可能变成另一条“黄河”。
  
中国七大水系中,与污染已经很严重的海河、辽河、黄河、淮河以及松花江相比,长江和珠江一直被认为状况较好。但近年来,随着长江三角州和珠江三角州经济发展,而忽视环境保护,大量工业废污水排入,长江和珠江也厄运难逃。从去年开始,珠江口已经成为仅次于渤海湾的全国第二大污染海域,官方调查显示,珠江口海域约有95%的海水被重度污染,剩下的5%也是中度污染。
  
水体污染严重威胁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不久前吉林省一个化工厂爆炸将大量苯化合物泄漏到松花江中,迫使下游的哈尔滨市停水4天。广东省日前又发生重大污染事件,广东韶关冶炼厂将大量含重金属镉的污水排入北江,影响下游几十万居民用水。广州和下游多个城市启动星期四(12月22日)启动应急预案。

在淮河、海河、黄河流域污染严重的地区,肝病和癌症发病率明显增高,癌症村、肝炎村越来越多。在浙江、广东等一些农村地区,由于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时有农民的示威抗议活动,引发激烈的社会动荡。
  
目前中国很多企业的发展是以对水源的高污染、高消耗为前提,经济发展的代价异常沉重。美国财经专家白赛克(William Pesek Jr.)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当中,中国占6个,每年的环境伤害和健康成本超过540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今年11月为止中国吸收的484亿元国外直接投资。

水质迅速恶化 当局更改评价标准
  
长江流域涉及中国19个省区市,面积约180万平方公里,汇集了超过全国1/3的人口和城市,生产了全国1/3的粮食,创造了全国1/3的GDP,提供了全国36.5%的水资源。
  
长江水利委员会最近发布了《长江流域水资源公报》,根据长江水文局2004年度对长江流域内37447公里河长进行的监测评价,水质较好的一、二、三类水河长占总评价河长的72.5%。而劣于三类水的河长占总评价河长的比例,已由上一年度的22.5%上升至本年度的27.5%,其中四类水河长占7%,五类水河长占5%,劣于五类水河长占15.5%。长江水质呈现恶化之势。
  
现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说,谈到水质分类问题,首先值得一提的是,九十年代以后,由于中国水质迅速恶化,当局对整个水质评价的标准进行了更改,使水质很差的第四、五类水,变成了听起来比较好的第二、三类水。
  
王维洛说:“中国水资源评价分为五类,以前规定第一,二类水可以作为饮用水的水源。到了九十年代以后,中国水资源的质量越来越差,当局把整个指标体系都改过了,改成第三类水也允许作饮用水的水源。以其中一个具体的污染指标化学需氧量为例,现在的第一类水相当于八十年代第三类水,现在第三类水相当于八十年代的五类水。”

据长江水利委员会发布的最新公报指出:2004年度废污水排放总量约为288亿吨,其中生活污水约占30%,工业废水约占 70%。与六年前的1999年相比,长江流域的废污水排放量已增长四成。而在20世纪70年代末,长江流域的年废污水排放量仅为95亿吨,80年代末为 150亿吨。
  
长江流域的排污主要集中在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据官方媒体报导,造成长江水质污染的另一重要原因是,沿长江的上海、南京、武汉、重庆等大中城市转嫁污染。官方调查表明,长江流域各大城市的污水处理率不到一半,中小城市的处理比率更低,各城市都在将长江的纳污能力作为资源利用。

随着排入长江的废污水量迅速增加,长江干流沿岸的21个主要城市的长江岸边污染带长度也不断增加。目前长江流域已有500多个主要城市取水口不同程度地受到岸边污染带的影响。

各大水系污染严重 七、八亿人喝脏水
  
在中国七大水系中,据国家环境部门的监测,污染程度从重到轻依次为:海河、辽河、黄河、淮河、松花江、长江和珠江。中国水利部部长汪恕诚日前表示,中国农村还有三亿多人饮水不安全,相当一部份城市水源污染严重,威胁到人的生命健康。

王维洛认为,水利部的这个数字不准确,实际上,中国有七、八亿人在喝脏水。他说,淮河、黄河、海河、辽河都被严重污染,现在长江有28%的河段也是四类、五类水,在这些流域覆盖的地区,老百姓饮用水的质量是没有保障的。
  
长期超量开采 北方地下水资源几近枯竭
  
由于经济发展造成水污染和水环境恶化,中国水危机日益严重。 据官方消息,中国669座城市中,约400座供水不足,110座城市严重缺水,全国城市缺水总量为60亿立方米。
  
地表水不够用或地表水受到污染不能用,人们就转向地下水,中国北方很多地区因过度抽取地下水,使地下水资源几近枯竭。由于长期超量以及不合理开采地下水等原因,目前大陆约有一半城市市区的地下水污染严重,并引发地面沉降等环境恶果。
  
2003 年10月公布的中国地下水资源评价显示,由于大量的超采地下水,中国形成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已有 100多个,面积达15万平方公里。其中海河流域─华北平原地面沉降面积达7 万平方公里,是全国之最;在长江以南的长三角地区,也已引起了区域性地面沉降及地裂缝等地质灾害,地面沉降给长三角中心地区造成损失近 3500 亿元。

南方水乡闹水荒 水质性缺水遏制经济发展
  
中国北方严重缺水,而南方一些地区则是有水不能用。由于忽视污水处理,把未经处理的污水大量排到天然河道,污染了水体,造成水质性缺水。这种“水乡闹水荒”的现象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江浙和广东一带尤为突出。
  
例如:浙江境内甬江、姚江、奉化江三江交汇的宁波市、东部的舟山市都是严重缺水的城市。 在国际商贸城市义乌,市区有时每周正常供水仅9小时,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4。
  
在雨量充沛、珠江穿境而过的广东近年来同样面临着缺水的困扰,广东省地质勘察局预,到2010年广东省缺水量将达到82.6亿立方米。自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广东经济的高速发展,江河水污染日益严重,城市河道几乎“有河皆污”,不少河道已到难以治理的地步。
  
珠江水利委员会官员岳中明曾指出,珠江污染的原因是由于粗放型经济发展──大量污染物的排放,已超出河流的自净能力。长江和珠江三角州严重的水质性缺水正给这些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水危机挑战民族生存
  
水利专家王维洛认为,中国水质迅速恶化的原因是粗放型经济发展政策,当局认为经济发展是硬道理,只有挣钱是最重要。他说,这种经济发展的模式是典型的“要钱不要命”,为了所谓的经济高速增长,却牺牲了国人和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
  
为什么中国环境污染不能像西方国家一样得到遏制,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一书的作者、著名作家郑义认为主要是制度上的原因,具体来说,就是土地和自然资源产权不清,使国有资源和土地容易遭受污染和破坏。他列举了一个例子,与西方自由国家相比,世界上所有的前社会主义国家,环境污染都非常严重。
  
郑义指出:“山河土地是一个民族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中国的黄河已经出现断流,基本上是死了;长江因为水量大,还有一段时间,但趋势是明显的,也在步黄河的后尘。这些自然资源都被破坏了,是一种极大的罪孽,我们的后代将生活在一个艰难绝望的环境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