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道德就必须承认道德


我晴琴(化名):

有些事我觉得必须对你说说了。前几天在看你的日记时发现你对我所说的道德所持的态度,挖苦和讥讽跃然于纸,让我的心情也有些沉重,觉得这件事还真的要向你解释一下。其实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在使用着道德而且盼望着道德,却就是不肯承认道德!

你或许有些不信,那我就问问你。你不愿意向母亲撒谎,那不代表你还守着一份真诚吗?你的朋友对你撒谎欺骗不也让你失望和伤心吗?相信你还是盼望着他人对你的真诚吧?

再说说善良吧。老实说了,我若感受不到你还储存着善良,我就不会跟你交朋友了。当你知道我因为坚守信仰和言论自由可能会存在一些潜在的危险时,所流露出来的对我的担心和会为我祷告这句话就着实让我感动,所以才有我后来送你的“晴琴真好”这句话。那么反过来说,你总不会渴望我给你带来凶恶吧?相信你从内心都还是需要善良的吧。

然后应该是宽容和公正了。宽容总比仇恨要来的心情舒畅吧?当你对朋友有所误会的时候,你是需要朋友对你的宽容还是敌视,这个答案就不用我来揭晓了吧?我以前也是不够宽容的人,现在不也在学着宽容吗?至少心胸开阔让我觉得自己容易体会到大气,这已经让我收益非浅了!你对过去了的朋友不也有着一份宽容之心吗?问你一句话,当手握权力者不公正地对待你的时候,你旁边的朋友清楚真相但因慑于权威而不发一言,你又是何感受?其实只要有一个人胸怀正义而为你辩白会不会让你感动?我相信你也会的!

我上面说的这些都在道德的范畴里呀。我们法轮功所提倡的“真善忍”不也包含着世间做人的标准吗?那么你的怀疑和不屑是不是也应该修改一下呢?

其实我过去也曾经不大敢向人宣扬道德,也怕面对别人的挖苦和打击,也一直在回避着。但如今我已想通了,是好的就该坚持!既然我们都在坚守着并愿意从他人身上看到道德,我们首先就该承认:我们离不开道德,我们需要道德!真善忍就是好!我虽然也不是道德完人,我虽然也有种种的缺点,但我愿意修正自己,我想做一个好人。

还有一个问题,我必须得向你澄清,就是你认为我们向世人讲清真象是“参与政治”。我知道你所说的参与政治其实就是对当政党的一种态度和行为。我们没有对当政党采取任何的暴力行动,这方面就不用提了。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里,当政党不都是赋予了民意监督的权力了吗?而我们国家不是明显的没有舆论监督和司法独立吗?在当政党对法轮功6年多的打压中,若是报纸、电台、电视台允许我们自由发表意见和评论,老百姓对我们的态度不会是这个样的。而我们上访会被抓,公开炼功要被罚款,私下里对老百姓说说真相还要蹲监狱。你说我们还有基本的人权和自由吗?

那么,一个在宪法里写着人权和自由却不给老百姓以人权和自由的政党,在历时5、6年的时间里依然不肯纠正自己,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留恋它呢?我们不愿跟它沾边,我们退出它的一切组织总可以吧。退党或是不退党那是全中国人民的自由,谈不上什么参与政治。你若不同意我的话,那我请问一句,你当初加入少先队或团、党的时候算不算参与政治呢?若不算的话,为什么退出就算了呢?还有很多人拥护党又算不算参与政治呢?为什么说它不好就算是参与政治了呢?这不都是同一层面的问题吗?若是只准加入不准退出,或是只准拥护不得反驳,那就是不公正,那就是侵犯人权呀!

所以呢,我觉得用参与政治、破坏稳定、勾结反华势力等等虚名来扣帽子对待讲真话的中国人那是中共的党文化里最黑暗最无聊的一部分,我们全体中国人都上了它的当!一个自由民主讲人权的政党会用这些虚名来致人以罪吗?一个不给自由民主不讲人权的政党难道就不可以抛弃吗?中国可是全体中国人民的,每个人都有份,而中共不等于中国!

其实呀,在我的思想里道德衡量着一切,无论是哪个人或是哪个政党都可以用真诚、善良、宽容、公正来衡量他好还是不好。那么试问中共真诚吗?连出了非典都要掩着盖着,非要海外揭了老底才肯承认的政党,老是喊着稳定而不是把老百姓生命放在第一位的政党好象跟真诚无缘吧。而且在大家都知道了非典发生之后,也没人被吓死吧,那又何需它老是扛着稳定大旗呢?

一个自建政起就凭着阶级斗争而不是法律就杀了几百万地主、用公私合营抢了全国的资本家财产、以欢迎向党提意见却又出尔反尔搞大批斗的方式将几十万知识分子扔进劳改农场、在文化大革命中砸烂了中国所有的传统文化、六四枪杀爱国学生、然后又是打压法轮功和基督教天主教教徒等自由信仰者,这种种的血腥和罪恶都被中共用谎言和欺骗掩盖了,哪一个时期的中国人还不是被恶党骗的如痴如醉?而且还心甘情愿地跟着它走。它又何时善良过呢?

宽容和公正就更不用提了。对参与六四爱国运动的学生不是都搞了秋后算帐吗?对被强行拆迁房屋的老百姓去北京上访不也是又打又抓吗?

不是有人说过“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吗,一个专制而没有民意监督的政党又会干出几件好事呢?在一言堂的宣传机构的强力轰炸下,天安门自焚事件居然也让许多中国人相信了,而很多人都没想到,警察会带着灭火器巡逻吗?一个人身上喷了汽油燃起来的时候最易燃的头发和眉毛会烧不光吗?而大面积烧伤的病人怎么可能让她绑的严严实实的接受记者采访,按照医学常识那是应该送进无菌病房敞开身体治疗的。一个喉管做了手术的小女孩怎么可能在几天后就能声音清脆的唱歌呢?而且在法轮功的书里面还反对修炼人杀生和自杀呢。若是炼功人有自杀习惯的话,从92年到现在13年多的时间里,不知会有多少人自杀呢!而且海外有70多个国家有人修炼法轮功,怎么就听不到一例自焚的记录呢?中共不是在大多数的国家有领馆和记者吗?

假如每个人都是一个法官的话,你听了中共6年多原告的话,也总该听听被告完整的一次申诉吧。这样才公平呀,你说对不对?我们不需要中共的平反,我们只需要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摸着良心表一个态!因为我们都需要道德就必须承认道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