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汕尾血案始末与背景


十二月六日广东汕尾当局向徒手请愿的村民开枪,制造六四以来最大血案,本文记述的详情与社会背景,并分析中共面临的总体危机。是对汕尾事件全方位的一份报告。

请记住独裁者的暴行,记住血染的二○○五年十二月六日,正如记住泣血的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中国人,只要你还自以为良知未泯,就拿出公开发言的勇气和行动来证明:我们是有尊严有权利的人,而不是面包和自由的乞丐;我们要用坚定的勇气和行动,抗议恐怖政治、揭穿黑箱谎言,维护民间尊严,通过改变自身的依附性、分散性和犬儒化来推动中国社会的和平的民主转型。

广东汕尾血染的十二月六日

二○○五年十二月六日,中国再次发生令人发指的暴行--广东汕尾红海湾东洲坑村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全副武装的武警向徒手请愿的村民们开枪。

综合境外媒体报道:二○○二年,当地政府在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田地和白沙湖水面,却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给予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致使东洲大约四万多村民失去赖以为生的立锥之地。所以,自二○○四年开始,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得不到官方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

更恶劣的是,当地政府还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申诉,拘押维权代表,封锁消息和禁止媒体报道,警告和恐吓愿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使之不敢继续为村民代理。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村民们只能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用和平请愿的方式来敦促政府尽快回应村民的合法合理诉求,妥善解决村民们的补偿和安置问题。当局却出动上千名警察和武警进行镇压,武警在试图冲散上千示威者的过程中释放催泪弹并开枪射击,造成村民死伤。据路透社十二月七日报道,一名村民透过电话告诉记者:他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事发时武警向村民发射约二百枚催泪弹,之后开枪射击,至少有十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他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

十二月九日,我上网收集这场血案的资讯时,接到美国之音记者杨明先生的电话采访。据杨明先生介绍说:他刚刚采访完一位当地村妇,她证实了武警开枪射杀和平示威村民的事实,她的丈夫就是被射杀者之一。据她介绍,起码有十一位村民在冲突中被射杀,三十多人失踪。现在,当局甚至出动了防暴装甲车,东洲已完全被武警封锁。据说,山上有十多名被射杀的示威者尸体,可村民无法接近,更不敢收尸。网路上已经有大量照片显示,死者家属在荷枪实弹的武警面前,焚香下跪,请求认领尸体的场景。同时,一些勇敢的村民自发集结在东洲多个地点,包括开枪扫射村民的发电厂前现场、北门桥头都有大批村民,部分人穿上白衣服或披着白头巾,持香烛,下跪拜祭死者。祭祀者说,他们都是死者的家长,被枪杀的大部份人是村里的年轻人。

截至十二月十四日,村民对法新社记者说,已经有九名村民被捕,其中三人是村民代表,其余是参与抗议行动者。同时,东洲仍驻有二千到三千名武警人员,全天候监视该村,截查所有进出者的身份证。继续搜捕大约一百四十名最活跃的示威者,街上张贴了他们的照片和通缉告示。整个村子笼罩在恐惧中,一些人可能已躲到山中。

张德江上任广东沦为首恶之区

改革开放以来,毗邻香港的广东,以其地理优势和中央的优惠政策,一直引领着全国的改革开放大潮,经济上先富了起来,政治上也属于开明的省份,广东媒体也曾被誉为中国媒体界的改革先锋。然而,自从张德江于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出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以来,从孙志刚被活活打死在收容所开始,一系列备受国内外瞩目的丑闻接二连三:对《南方周末》和《南风窗》进行管理层大换血,致使优秀的主编、副主编和多名资深记者辞职;整肃《南方都市报》,以经济罪名诬陷优秀新闻人程益中、俞华峰和李英民,制造轰动国内外的新闻冤狱;隐瞒萨斯疫情,致使病毒扩展到全中国和全世界;一个月内发生两次恶性矿难,导致一百三十九名矿工死亡;出动上千警察镇压太石村维权,逮捕维权人士郭飞雄,甚至雇佣黑社会对艾晓明教授等维权人士进行围追堵截的恐吓和群殴。

现在,面对徒手请愿的村民,广东当局出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进行镇压和射杀,制造了汕尾东洲血案。在胡温政权急遽左转的政治高压政策的纵容下,广东已经由改革先锋沦为全国首恶之区。

东洲惨案不能不让我想起十六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野蛮大屠杀,二○○五年十二月六日和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是后极权中国的两个血腥的日子!

徒手村民争取的是赖以为生的经济权益,小小东洲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封锁;徒手学子争取的是赖以富民强国的政治权利,偌大北京城被全副武装的军队、坦克和装甲车戒严;民间的诉求和行为合法合理合情,但双双倒在罪恶的子弹之下,六四冤魂还未得到安慰,又有新冤魂仆倒在嗜血的枪口下!

官方媒体对事件的黑箱封锁

东洲血案发生后的整整四天内,官方对血案进行极为严格的新闻封锁,大陆媒体上一片空白;境外记者也无法进入当地采访,面对境外记者们的电话采访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地方官员们和中央新闻发言人均表示不了解情况。所以,外界根本无法了解血案的真实情况和确切的死亡人数。

直到十二月十日,新华社才首次对外证实六日发生的官民冲突和武警开枪镇压事件。十一日,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和广州市委机关报《广州日报》同时发表题为《红海湾开发区发生严重违法事件》的报道。同一天,新华社发出的简短报道称:在汕尾警民冲突中下令开枪的官员已被刑事拘留。

官方的报道把血案的主要责任归罪于村民,而把村民被射杀称为处置失当的“误杀”。官方报道说:这次冲突,是由少数人煽动的数百村民对风力发电厂进行打、砸、烧甚至对现场执法公安干警发动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滋事分子黄希俊等纠集一百七十多名村民,手持大刀、钢叉、木棍、炸药、汽油燃烧瓶、鱼炮(内含炸药和雷管),围攻、袭击风力发电厂主控楼,大量投掷鱼炮和汽油燃烧瓶,导致厂内多处起火,一变压器被炸坏。值勤民警为维护公用设施安全,使用催泪弹驱散闹事人群,现场抓获两名东洲坑村的闹事分子。

关于死伤人数,官方媒体说:当警民对峙时,村民用土制燃烧弹攻击武警,并准备用土制炸弹炸汕尾电厂,警方在鸣枪警告时造成误伤,三人死亡八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

官方公布的“十二.六真相”,不能不让我想起八九年《人民日报》的那篇臭名昭著的“四.二六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二者的诬陷手法完全相同:把民众以和平方式表达合法诉求的活动,定性为“一场有计划的阴谋的动乱”,结果引致屠杀惨案。

官方媒体报道一出,境外媒体纷纷转载和发表评论,BBC的十二月十一日报导认为,新华社提供的数字与境外媒体通过采访东洲村民提供的数字差别很大,比如:法新社引述当地不愿透露姓名居民的话说,有三十人被警方开枪打死;纽约时报引述当地居民的话说,多达二十人被打死。同时,凡是接受过境外媒体采访的当地村民,无一不指责官方在撒谎。他们一致说:村民没有任何暴力行为,而是武警主动向村民开枪。

更为讽刺的是,在官方新华社公开证实“东洲血案” 确实发生之后,截至二○○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晚二十一点半,我查遍国内各大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全不见这条新华社及《南方日报》的报道。就连在时政新闻上比大陆媒体更具灵活性的《凤凰网》上,也没有任何东洲血案的资讯。在官方没有封锁的境外亲中新闻网站中,只有新加坡的《联合早报网》十一日和十三日有所报导。

中共对东洲血案的封锁之严,也能反映在大陆的民间网站上。哈尔滨毒水危机时,浏览量和点击量较高的《世纪中国》、《猫眼看人》和《关天茶社》等民间论坛中,多少还有些相关资讯和网友评论,但这些网站对东洲血案却没有任何资讯提供,更不要说网友点评,“汕尾”一词在很多国内BBS被设置为敏感词。

网民顽强地表达抗议

尽管严格封锁,网民还是要顽强地表达对东洲血案的关注和对冤魂的哀悼。有网民重贴鲁迅为“三.一八惨案”写的祭文《纪念刘和珍君》,截至十二月十三日,在《猫眼看人》和《世纪中国》中,几个隐讳地关注东洲血案的贴子的点击率已经高达五万点左右,这在民间网站已经是超高的点击率了。有的网友说:“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有的网友写诗悼念,特摘录“猫眼看人”的两位网友感人至深的帖子。

“范学德”网友贴出题为《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悼诗:

回家的路上,
从关得紧紧的玻璃窗户往外看:不见人影。
天地在寂静死去,但大雪,还在飘。
漫天的白花,飞成无数的花环。
大地,披上了洁白的孝装。
再厚的雪,也掩盖不住大地的真相
大地的深处愤怒在燃烧。
凸起的土包,如孤坟,
不敢哭泣。
冰,如冻干了的泪水
倒挂在树梢。
一大片又一大片的荒草,
枯黄了
它们颤抖着细弱的身体问,
春天,还要等多久?
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太远吗?

在众多民间网站的沉默或隐讳表达中,还是有勇敢的民间网站提供有关东洲血案的报道和评述。浏览量有限的《递进民主》和经常打不开的《自由中国论坛》,从十二月六日开始转载了境外媒体对东洲血案的跟踪报道。《中国青年报》的论坛“中青在线”中有“广东汕尾,中国又出王八蛋了”的帖子。

在此,我不能不向不畏官权封锁的勇敢的民间网站致敬!

宣传的粉饰太平与自我标榜

在“世界人权日”到来之际,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东洲血案,而中共媒体做法却恰恰相反,在严格封杀血案的同时,自我标榜和自我辩护的文章出现在中国各大媒体的醒目位置上:十二月十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的自我吹嘘报道:《中国人权保护有目共睹,网路成民众表达观点平台》;同一天的新华社发布另一条新闻:中共公安部就即将展开的一项专项督察行动说,要以背水一战的决心打赢预防特大事故的攻坚战,“宁叫民警掉皮掉肉,不让群众流血流泪”。十二月十一日新华社发表的谴责美国的新闻发言人秦刚的声明:《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借所谓人权问题攻击中国》;十二月十三日新华社发表胡锦涛等高官的亲民秀《胡锦涛江泽民等为灾区人民捐钱捐物》。

大陆媒体上的歌功颂德完全淹没了血案,而境外媒体上的死伤者照片和亲人跪求武警、要求准予收尸的照片,二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全副武装的武警向手无寸铁的村民开枪,已经是骇人听闻的屠杀;中共当局又在国内媒体全面封杀血案的资讯,既是对国民知情权和发言权的野蛮剥夺,更是对死于武警枪口下的冤魂们的第二次谋杀。面对这样的双重谋杀,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感到直击灵魂的悲愤,中共官权的冷酷封锁,冻僵了冤魂的鲜血,窒息了死者亲人们的哀嚎、眼泪和乞求。

胡温亲民变屠民 和谐变血案

胡温上台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和挽救政权合法性流失,一直在高喊“亲民路线”与“社会和谐”。是的,官权为民权服务和维护社会和谐,本应成为各级政府的首要施政目标。但近年来,在“亲民”、“和谐”的号召下不断发生的,却是官权对民间维权的蛮横镇压,“依法治国”的动听口号沦为“靠枪治国”的残暴现实。

如果只看大陆的官方媒体,中国正在步入小康社会,经济繁荣,政治稳定,文化多姿,官方发言人自夸为“中国历史上的最好时期”,御用智囊们赞为“太平盛世”。然而,在通报危机的内参里、在境外媒体上和互联网上,此起彼伏的底层反抗遍布全国各地,大规模的激烈的官民冲突也时有发生。

同时,近年来的群体维权事件的频发地区,已经不再局限于贫困的中西部,而使蔓延到富裕地区如广东等地。

据中共官方公布的统计,二○○四年,大陆各地共发生骚乱或严重骚乱七万四千起,比二○○三年的五万八千多起群体抗议事件大幅上升。大规模的官民冲突越来越多,冲突的性质也越来越血腥,其中,重庆市万州区爆发几万民众包围区政府,四川雅安市汉源县爆发的有十万民众参与的大规模官民冲突,都酿成震惊全国的流血事件。汉源冲突时中有两名武警和七名农民死亡,四十多人受伤。中国犹如坐在暂时平静的火山口上,全面危机随时都可能突然爆发。

二○○五年以来官民暴力冲突事件

仅就近二○○五年而言,就发生过如下备受国内外舆论关注的大规模的官民暴力冲突:

二月二十六日,深圳市发生逾千员工与几百名防暴警察的警民冲突,警方拘捕四名工人。事件持续三个多小时,直到工厂答应暂缓执行新措施,工人才散去。

四月十一日,浙江东阳县画水村村民众抗议当地化工厂对环境的严重污染而进行群体维权,当地政府出动三千警力对付画水村两万名维权农民,冲突中,警方因寡不敌众而撤离,警车遭翻覆伤毁。

五月三十一日,广东佛山民众因对强制拆迁的不满而进行了持续三个月的维权,官权出动了四千多名军警,包括了一些打手和地痞流氓,还出动了四十多辆推土机,二十多辆挖土机,致使和平维权演变成大规模警民冲突。

六月三日广州郊区的西州福太纺织厂罢工抗议的三千工人遭到警察镇压,二十人被监禁并有人受伤致死。

六月十一日,河北定州市绳油村村民因征地纠纷而坚持维权,最后遭到暴徒血洗,造成六名村民被打死的惨案。

六月十三日,中山市黄圃镇大岑村上千村民,因不满当地卖地所得款项下落不明,认为有官员贪污,连续多天堵路抗议。当局出动近千名武警和公安驱散村民,十多人被捕并有多名村民受伤。

六月十四日,广东东莞塘厦镇大规模警民流血冲突,传八名的士司机在冲突中死亡。

六月十四日,广西省南宁市因官权暴力征地大批民众与现场二千名警员发生冲突,导致抗议民众一人死亡,五人受伤,多人被捕。

六月二十六日,曾经发生在重庆万洲的大规模官民冲突,在安徽池州再次上演,因警方对一起偶然的交通事故处置不当,引发大规模警民冲突,冲突从下午持续到夜间,抗议者在派出所门外燃放爆竹并且向警察投掷石块。

六月二十九日,湖南省衡山县一批公安夜闯民居抓人,将一名怀有六个月身孕的中年妇人暴打致死,事件触发当地逾万民众包围派出所大楼,推翻及焚烧公安车辆泄愤。

七月十五日,浙江省新昌县京新制药厂旁边发生了大规模暴力冲突事件,嵊州市黄泥桥村一万多名村民聚集在制药厂门前抗议药厂污染新昌江,当局出动近千多防爆警察和保安队员前去镇压。愤怒的村民推倒制药厂的围墙,并与警方撕打在一起,冲突中有七名警察和四十多民众受伤。

七月至十月,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与官方压制的斗争在十月七日演变为大规模警民冲突,两位工人代表和八位维权骨干被抓,多人受伤,但工人没有屈服,通宵站马路以示抗议,官方不得不满足工人们的部份要求。

八月至十月,广东番禺区太石村因官权压制村民合法罢免村官而导致官民冲突,当局出动上千警力进行镇压,还动用黑社会人员对维权人士进行围追堵截,帮助村民维权的郭飞雄先生被逮捕,至今仍深陷囹圄。

十一月五日,深圳市发生逾千名基建工程兵及家属为抗议政府逮捕两名维权代表而上街示威事件,示威者包围香蜜湖派出所并一度冲击市政府,深圳警方抽调数百名公安、保安及防暴大队到场,警民之间多次发生冲突。

十一月十六日,辽宁大连甘井子区三千多名原红旗镇社员聚集在红旗街道办事处,抗议非法征地和财产不明,要求公开多年钜额征地款流失内幕、解决养老保险、取暖费等生活问题。当局出动数百名公安、防暴警察、保安和部分警校学员强行驱散示威人群。

十二月六日的汕尾东洲血案,无疑中共官权制造的最为恶劣和严重的流血事件!

构建和谐社会的首要前提是官民和谐,官民和谐的前提是官权为民权服务,倾听民间呼声、尊重主流民意和保障基本人权。而广东当局在处理东洲冲突上的所作所为恰恰是背道而驰,不听村民呼声、不尊重村民权益、肆意践踏村民人权。

必将加深社会对立与中共总体危机

当下中国的社会公正危机之所以日显加深,一方面,独裁强权主导之下的跛足改革,让普通百姓和整个社会付出了巨大的综合代价,不仅是普遍腐败、金融黑洞、公正奇缺、环境破坏和道德沉沦,而且持续增长的巨大债务正在透支着百姓的未来,这些代价的持续积累使民间怨恨日益加深。另一方面,独裁体制下的官权与民权的严重失衡,致使权贵阶层对底层民众的巧取豪夺愈演愈烈且越来越肆无忌惮,二者之间的冲突也就必然越发频繁和强烈。

就当下的社会稳定而言,广东当局的暴行已经给各地官权提供一个非常恶劣的示范,如果中共最高当局不作出严厉处罚,以杜绝此类血案的再次发生,那么,全国各地的官权就将群起而效仿广东当局,势必在各地造成官民之间的更多更激烈的冲突和对抗,甚至会影响到国际社会对二○○八年北京奥运会的信心。但就目前的处理情况看,仍然是小角色充当替罪羊,只有一名武警军官被刑事拘留,不要说广东大员毫发无损,即便是汕尾市的主要负责人也安然不动。

所以,东洲血案再次证明:中共政权的执政理念和危机处理方式仍然没有根本改变,滥用权力和贪得无厌依旧,敌视民意和践踏人权依旧,蔑视生命和野蛮嗜血依旧,黑箱操作和撒谎成性依旧,狂妄肆意和机会主义,不择手段和狡猾阴险......这些恶政恶德是渗透这个政权骨髓的遗传。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制度性保护和纵容,各级地方政府才能无所顾忌地滥用权力和榨取百姓,广东当局才敢动用从黑社会围殴到武警射杀的残暴手段来镇压合法的草根维权。如果中共最高当局仍然固守现行制度,不对现行政治制度进行民主化改革,写进宪法的人权就将仍然是一纸空文,类似的暴行和血案还将继续发生,不要说社会公正与和谐社会无从谈起,即便是跛足改革所积累的重重危机也难以解决,甚至连危机的缓解也将变得不可能,久而久之,必将演变成社会的广泛对立和总体危机。

二○○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于北京家中

转自《开放》2006年1月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