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洲血案死者江光革妻子


东洲枪杀事件后,广东省汕尾当局严密控制村内信息。记者近日终于成功访问了官方承认死者之一,也是事件中第一个死者江光革的妻子。她表示丈夫死后,很少人敢与她联络,近期才听见官方指江光革当日携带雷管到现场才遭击毙的说法,表示这是冤枉。然而,遗孀对讨回公道不抱希望。
记者:“请问是江光革的家人吗?”

江光革的妻子:“是。”

记者:“我想问一下警察还有监视你们吗?”

江光革的妻子:“没有。”

记者:“最后收了多少钱补偿呢?”

江光革的妻子:“补偿五十万。”

记者:“你们现在会不会再追究这个法律上的责任呢?”

江光革的妻子:“没有。我现在要去追究什么?现在他补一点钱,我没有能力,又没有文化,叫谁去找他?孩子又小。”

记者:“官方作出一些什么表态呢?比如说道歉啊。”

江光革的妻子:“没有。”

记者:“那天拿钱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说的呢?”

江光革的妻子:“说我光革有一点犯罪。本来我光革是特别老实的人,那天晚上八点钟,他跟着人家背后去,也没有拿什么东西去,不到半个小时,便中枪死亡。我今天听人说,官员说我光革带雷管去,他们是这样冤枉他的。”

记者:“你们家光革的遗体,当天晚上出事你们就已经拿回来了,是吗?”

江光革的妻子:“是。我当时跟我光革一起,还有一个人在医院,两个人当场死,还有一个人就是现在跟我们一起求偿的,共三个人。”

记者:“那就是他们三个人当场被人看见的?”

江光革的妻子:“是。”

记者:“他是中了多少枪呢?”

江光革的妻子:“不知道多少枪,我去看他的时候脸上满头血,都看不清楚。”

记者:“您现在心情好了一点吗?”

江光革的妻子:“心情也不是好,现在我们家也没有人来,要过年了,像我这样的人,看过我光革的不应该去人家家,我不敢去,我一直带孩子在家。现在没有人跟我说什么话,我想哭,掉泪就掉泪,也没什么。”

记者:“您家里只有您和小孩?”

江光革的妻子:“我有三个小孩,大的十岁,是女儿,第二个九岁,小的是男的六岁。我住的这地方外面是山下,现在是晚上,我害怕,小孩子他们也都怕,因为他爸爸死了,孩子不知道怎么,天天晚上都怕。”

记者:“那您是怎么跟孩子解释他爸爸这样去了的呢?”

江光革的妻子:“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他老实怎么会中枪呢?12月6日那天是光革的阴历生日,我不知道是他生日,如果知道是他生日不要给他去就不会了。他死了也没有一句话跟我交代,眼睛还是不瞑目的。”

记者:“那小孩的心情会不会也受很大的影响呢?”

江光革的妻子:“小孩子不懂的,只会说爸爸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我有一点不习惯。我说你爸爸不会回来了。”

记者:“现在需要什么帮助吗?”

江光革的妻子:“我没有什么要帮助的。要帮助对付官员也没有人能帮助,现在可能还在抓人呢!很冤枉就是很冤枉的。我怕赔给我的一点钱,不是放在银行里面吗?那银行不是政府的吗?到时候会不会被拿回去啊?如果没有了,叫我和几个孩子怎么过啊?”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