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年关扫黄扫得“小姐涨价”


扫黄的风声一紧,按摩屋里从事色情活动的“小姐”也跟着涨价,这样的新闻第一次听说。请同事就此发表高见,有的说好笑,有的说滑稽,有的说荒唐。物以稀为贵,扫黄期间,色情活动的“风险”相应大了,“小姐涨价”,也算“随行就市”。这种买卖,自古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和涨价不涨价的,关系不是特别大。

  扫黄扫得“小姐涨价”,说明了什么?这是个非常有趣的话题。我在想,成都那些仍坚持在“黄色恐怖”战线的 “小姐”们,真的害怕扫黄吗?从风声紧便要涨价看,她们不该害怕。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她们还巴不得风声稍稍紧些,这样,反倒可以多赚一些钱的。假设她们很是害怕公安机关的扫黄,早该闻风而逃,或者关门歇业,躲避风头了。记者随便暗访,便屡屡被“小姐”们抢进按摩屋里,公开谈论不同服务项目的不同价目,可知远未扫到她们的软肋上。涨价,不过是她们“哄抬物价”的一个借口罢了。

  扫黄扫得“小姐涨价”,是扫黄尴尬的某种写照。时下的扫黄,虽然每年都搞,效果怎么样,看看“小姐涨价”的新闻,已经不言自明。纵观各地扫黄的“三步曲”,不外乎是“公开警告”,“全线出击”,“收网盘查”。还有一个半公开的秘密,那就是罚款了事。罚款之后,“扫黄”活动告一段落,“小姐”们继续重操旧业,直到有人举报,或者公安部统一部署再次扫黄工作为止。所以,“黄毒”年年扫,警方和色情经营场所却能“和睦共处”。

  扫黄扫得“小姐涨价”,新闻记者不经意间也扮演了“哄抬物价”的 “罪魁祸首”。但凡小规模的、偶然的扫黄行动,多是媒体记者向公安机关报案的结果。媒体向公安机关提供色情活动线索,公安机关不能无动于衷。问题是,公安机关内心里愿意不愿意以扫黄为己任,关系到扫黄成功与否。假如公安机关是推推动动,拨拨转转,毫无诚意可言,除非媒体将曝光色情业当成日常工作,否则,扫黄也只能扫到“小姐涨价”的地步而已。换言之,扫黄扫得“小姐涨价”,是被动扫黄的表现。这样的扫黄,对媒体而言,有点苦涩的味道。

  “小姐涨价”是扫黄失败的标记,既是扫黄者的败笔,更是公安机关的耻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