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临死前还玩把幽默



  李雄:
千言万语也说不完我的悔恨,但愿法律允许戴罪立功,比如上前线趟地雷什么的,我将毫不犹豫而前行!

  成克杰:
想到广西还有700万人没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

  胡长清:
(1)总有一天中国会不行的。
(2)有两个国籍,将来就有余地了。
(3)我不是以一个高级干部的身份写字,而是以一个书法家的身份写字。
(4)现在我花你几个钱,今后等我当了大官,只要写个字条,打个电话,你们就会几千万地赚。
(5)我当上副省长后,就好像小猫关进牛圈里,天马行空,来去自由。
(6)假如江西的新闻媒体能像美国记者曝光克林顿那样,敢于报道我的绯闻,我不至于落到死刑的地步。
(7)我能写字,你们留下我,我给你们写字。

  贾永祥:
50多岁了,不抓紧时间享受享受就没机会了。

  王宝森:
有人问起,你(司机)不要说我在这里。

  陈希同:
(1)(王宝森)财政收入要有点埋伏。
(2)不要怕培养了“掘墓人”。
(3)(何平)千万不要回来。

  胡建学:
(1)官做到我们这一级,也就没有人管了。
(2)“钱”是什么?“钱”就是两个持“戈”的士兵守着金库,伸手就要被捉。

  李真:
(1)与其一旦江山易手,自己万事皆空,不如权力在握之时及早做好经济准备,如有不测也万无一失。
(2)你在商界为了挣钱,我在官场为了当官;你在商界需要权力支持,我在官场需要经济支持;我支持你经商,你支持我从政;我的官越做越大,你的钱越挣越多。

  李嘉廷:
(1)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未来5年内解决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160万人口的贫困问题。
(2)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

  王怀忠:
(1)只要你能搞出政绩,就算你能,能上,但关键不是让百姓看到政绩,要让领导看到政绩。
(2)数字报大点,没关系,又不交税。

  王雪冰:
我比部门老总还拿得少。

  刘中山:
喂,保安吗?把这个行贿的人给我赶出去!

  薛五辰:
实话实说,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人民的事。

  肖作新:
(1)反腐倡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长期任务。
(2)为了报答党,报答阜阳人民,我在工作上是踏踏实实、兢兢业业的。

  罗凤群:
我若贪污一分钱,就将我开除党籍;我若受贿一分钱,就将我枪毙。并可一直枪毙到我的孙子。

  张斌昌:
我约法三章:第一,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小汽车;第二,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房子;第三,不乱花兰钢的一分钱。

  邢党婴:
请大家放心,我是经得起调查的。我从来不收别人的钱,并已上交了9万多元。我想,最后他们肯定会查出个廉洁奉公的干部来。

  邓以铭:
过年过节下属给上级送钱很正常,都成一种风气了,我也不过是“随波逐流”。

  褚之田:
不知自己当时的行为是在犯罪。

  李纪周:
过多地与老板特别是那些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不法商人搅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泥坑。

  廖邦清:
当地群众公认我是一名好领导。

  蒲树培:
有那么多人都在收钱,我收受钱财可能不会被发现,也没有人来追究,如果不收就会吃亏。

  刘欣年:
你送我一点点,我就收你一点点,我再往上送一点点。

  朱胜文:
(1)大家一辈子不要做贪官
(2)帮人办点事,人家拿东西感谢一下,我想算不得什么受贿,因为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回事。
(3)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从学校出来做官。官场没有游戏规则,若能退回20年前,我宁愿还是在学校里教书。至少,做学问还是有规律可循的。
(4)(我)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不断会有熟悉的官员落马?我感觉制度上的漏洞还是太多。

  陈同庆:
给我送钱的,都是我的熟人、朋友,都是出于对我和家人的关心。

  赵甫安:
搞大量钱,是为了我能做大官;做了大官便可以继续搞到钱;因为上级领导做官也需要钱,所以我要经常给领导送钱,领导升官了,我也能随之高升。

  李润身:
(1)你要明白一个掰烧饼的道理,一个烧饼如果你一个人独吞了,下次没人帮你了,你连窝窝头也得不到。如果你我一人吃一点,下次会给你一个更大的烧饼。
(2)你知道烧饼怎么掰,怎么吃?谁分大块,谁分小块?弄不好吃烧饼的问题,当不好经理,不是好经理。

  褚时健:
我也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交签字权。我得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不能白苦。所以我决定私分了300多万美元。

  马红妹:
我是公仆,是公家的人,吃的用的都应该是公家的。

  李水明:
(1)我爱人一直反对我收人家的钱财,一次看到我收下别人的“红包”,哭着叫我退掉,我当时确实追下楼退给了人家,可事后却换了个地方再次收下。
(2)我有时看报刊杂志上的反腐案例,看的也不是警示和教训,而是别人贪敛钱财的手段。

  李国富:
如果有健康的、光明的八小时之外,我就不致成为人民的罪人。

  张二江:
(1)不让我回去,天门(市)160万人民怎么办?
(2)皇帝还有三宫六院,我有两三个相好算什么?
(3)都是女人惹的祸。

  蒋艳萍:
(1)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讲档次。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
(2)现在有人告我的黑状,但那是不自量力,不论你告到哪里,都有我的人。
(3)自己本来是很纯洁的,由于自己没把握住,染上了不应该有的颜色。
(4)在湖南,只要我愿意,就没有接不到的工程。

  矫智仁:
(1)过去医院诊断我大脑缺氧,小脑萎缩,不是我态度不好,是记忆力差。
(2)咱们(与妻钟某)在莱州市收了那么多钱,想想心里真后怕,你看胡建学判得多重啊,以后咱别收人家钱了!

  陈清泉:
想发财,就别到地铁来。

  李乘龙:
我的权力太大,稍不注意,权力就会转化成金钱,监督机制对于我形同虚设。

  孟庆平:
(1)我是爱江山也爱美人。在我有生之年能遇上几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是我的福分。
(2)我在女人面前有魅力,我和她们(情妇)来的都是真感情。
(3)好人坏人看面相也能看出来,你们看我的面相,像个坏人么?

  王泽珠:
(1)我从小就爱存钱,这是我人生一大爱好。
(2)勤勤恳恳几十年,为党为民,(我)没有对不起党的事。

  戚火贵:
(1)我从未向人要过一分钱,但有些人老是上门。
(2)我在东方(市)这些年,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3)我如果有一个好的爱人的话,如果她及时提醒我,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4)没想到出事这么快。
(5)我把钱都交了,你们不能判我死刑。

  杜保干:
(1)你们要和县委保持一致。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
(2)什么是新闻?县委书记说的话就是新闻,县委书记办的事就是新闻。

  张穗生:
我郑重地起誓,我自认为对得起广州市政府。

  张昆桐:
要让廉政在全省(河南省)公路上延伸。

  郝成学:
我这(教育局)局长来得也不容易,你想当校长,总得表示表示吧。

  慕绥新:
(1)给我送过钱的,我都不记得了。没送过钱的,我都记得。
(2)如再做市长(我)会把钱退回,并希望不要再送了。

  田凤山:
我日你娘,我收你钱,给你办事了。

  郭久嗣:
我恨给我送股票的人,恨给我找小姐的人!

  石巧玲:
如果患者(肿瘤病人)知道我出事了,我觉得他们心里会很难过的,在他们心目中我是非常好的人。

  宋新生:
你们(检察官)干什么?我是有身份的--是税务局长。 转自铁血

  丛福奎:
佛不佑我!

  程维高:
谁反对我,我就整谁。谁要想扰乱河北,谁要想破坏河北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是断然没有好下场的! 

  李铁成:
最终还是要看谁送的礼多,我给谁的回报就多,给谁的照顾就大,一句话就是论钱行赏。

  宋焕威:
我要这么多钱干么?

  赵士春:
像我这一级(副厅级)干部,100个人中,若是先抓进95个,那里面肯定没有我,要再抓,就不好说了。

  徐炳松:
我受贿赂这么多钱,官是不能当了,希望能给我几十亩试验田,我用高科技来种田,为国家做点贡献。

  李长河:
我怎么知道什么是犯罪,什么不是犯罪,我又不懂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