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锋谈《同一首歌》的背后


近日中共喉舌央视在加拿大、美国推出“同一首歌”演唱会,为此中共动用巨资推动这场表演,原因何在?

著名政论家凌锋表示:它们的目地是统战,向海外的华人示好。但是问题是以前这种类似的活动,规模没有这么庞大,级别这么高,因为这次等于是把顶极的演员都弄出来了,所以就觉得它不同寻常。那个时间的安排也使人感觉到跟新唐人晚会故意唱对台戏,特别是纽约新唐人晚会完了以后,新唐人晚会是礼拜五礼拜六上场,礼拜天是其他机构早就定下来的,所以它就摆在礼拜一晚上,礼拜一晚上一般是很少有这种演出的,一般演出在周末比较多,我想是因为订的时间太短它周末完全订不到时间,所以就摆在星期一。而且选择同一个Radio City,在同一个音乐厅开那个“盛大的晚会”,它故意做出来的,就是要跟你新唐人电视晚会唱对台,做的非常的明显,我想这是它的目地吧。它为什么要和新唐人电视台春节晚会故意对着干呢?我想是因为它感觉到了新唐人电视所形成的压力。晚会本身是娱乐性的,不带政治的,但是因为新唐人代表了一个媒体,这个媒体现在是日渐壮大,而且给中共封锁新闻扭曲真相的新闻报道一个很大的威胁,所以它必须这样弄来表示对着干。当然还有个鬼胎,它这样做的话,也许可以把本来准备去欣赏新唐人晚会的观众拉到它那边去,让新唐人新年晚会没有什么人去,就显得好像民众是支持它而不是支持新唐人,我想这还是它的险恶用心。

凌锋对《同一首歌》进一步分析到:《同一首歌》是1990年推出的,是在中央电视台正式开播亚运会节目以前,先用这个歌唱出来。1990年是什么年份呢?我们知道是六四屠杀的第二年,1989年六四屠杀以后很多西方国家就对中共进行制裁,拒绝跟那些中共领导人握手,他们说不愿意跟屠夫握手,甚至有人提出制裁 90年在北京举行的亚运会。所以当时中共就炮制了一些歌曲包括这首歌来粉饰太平,让人们遗忘八九年那场血腥的屠杀,所以你看歌词里面,我们想到的是鲜血,哪里有什么“鲜花”?还有当时北京老百姓恶梦还没有过去,它在这里粉饰说是什么“甜蜜的梦”,还有“每一次的相逢和笑脸都能彼此铭刻”,其实当时北京市民之间每一次见面大家心里都很沉痛,都在骂中共的野蛮,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它用这种歌,来欺骗来参加奥运会的那些亚洲人士,等于说来粉饰太平。

这根本是欺骗人的统战伎俩。到后来,这首歌它居然还嫌不够,它用这种统战骗人还不够,还要在镇压法轮功以后,用这首歌来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面跟那些公安干警一起唱。意思说我跟你就没有什么不同了,我已经认同你了才跟你唱《同一首歌》,它不但要那些六四家属,六四那些受迫害的人们,来跟中共唱“同一首歌”,也要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也要跟中共唱这一首歌,而且甚至说这种所谓“转化”,因为法轮功学员被抓了以后要强迫转化,跟它唱同一首歌就表示你承认你已经被转化了,所以呢,它不但从以前这种统战歌曲又演变成一种洗脑的歌曲。如果说以前是比较“甜蜜的”欺骗,现在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所以我觉得共产党用这种歌啊来对付六四来对付法轮功,是非常的可耻。现在又拿这首歌来欺骗海外所有的华人,我觉得更加无耻。因为海外华人能够知道这首歌的背景的人并不多。他们以为真的是和谐社会了,又是美梦了又是鲜花了,实际上,它这首歌所反映出来都是血腥和恶梦。所以海外华人应该认清中共这种卑鄙的伎俩。

凌锋表示:中共衡量文艺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政治标准,一个是艺术标准。这两者之中,它又说,政治标准更加重要。它甚至于还说,艺术标准越高,如果政治标准不对头的话,那么它的毒害更大。我们也从这个角度来看,共产党现在制造这些,它也是让这些艺术标准来为政治标准服务的。从文革期间江青的样板戏,拚命在艺术上提高,来为它那个文革服务。现在还有人怀念说样板戏艺术水准如何如何好,完全忽略了当时时代背景,那个政治标准的时代背景,当时是为那个文革服务的。同样的,有人说这个《同一首歌》弄的很好,它越是好它那个迷惑人心就越强烈,所以,我自己觉得,如果你自己在看那个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实际上很多东西是它们不打自招的,它也就按照它那种东西来迷惑现在中国的老百姓,而且这个迷惑是相当有成效,因为从41年到现在,也已经六十几年,超过一个甲子了,包括在中共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人,听到一些老的歌啊,心里也不自觉有一种怀旧的情绪,这种怀旧情绪,如果你真的感情用事的话,你就很容易在是非上面就会是非不分。

有分析家指出:中共在关键时刻用这种文艺形式来迷惑民众、粉饰太平。花大力气到海外进行这种宣传,与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和目前海外的退党潮密不可分,中共已感到气数已尽,末日将至的威胁。

凌锋表示:它自己觉得影响力已经在逐渐削弱了,所以它等于是在最后给它一个强心针,而且它这里手段是非常恶劣的,它除了欺骗海外不明真相的华人以外,我自己看到,它在纽约的演出,居然争取到《世界日报》给它资助10万美元。中共最近的外汇储备好像是8000多亿,反正最近增加的非常快,它根本就不会在乎区区 10万美元的补助。但是它又偏偏又叫《世界日报》(资助),要叫《明报》叫《星岛日报》(资助)还可以理解,《明报》、《星岛日报》老板在香港在中国跟中共关系非常密切。它偏偏就去找一个台湾的报纸来资助,意思在外面显示:你看连台湾人都支持,一个增加对台湾人的欺骗性,第二个就是说,你看这个又是一个中国,连台湾媒体都支持我们。同时又用这种方式来挑拨新唐人、大纪元跟世界日报的关系,我来搞你们,它来支持我。所以这个用心非常的险恶。我相信这些台湾人根本不会明白共产党耍的这套政治手腕,但是也是他们经常讲的“在商言商,不谈政治”啦,你不谈政治,共产党就跟你玩政治,让你上当。为什么台湾人就很容易上当?那也是因为中共的统战,统战也是对他们进行转化,也有一些人给中共转化,但这个转化的程度有深有浅。你跟中共打交道,一不小心,你就掉到中共的陷阱里边。这个也是我觉得必须向台湾人提醒的,你们对中共不了解,中共所玩的东西你们也不了解,或者是了解了因为利益攸关你们勾结在一起,无论是了解还是不了解,你们都要注意,你不了解,就让你了解,要少跟中共打交道,如果你了解为了利益跟中共绑在一起,将来中共倒台的话,你也没有好下场。

凌锋认为:我相信被中共利用的一些台湾人并不了解这首歌的背景,但是如果他们不是已经被共产党所谓某种程度的“转化”,又怎么能够轻易的与共产党这个流氓恶棍政权站在一起唱《同一首歌》?

(由希望之声记者蔡红采访编辑,雅梅播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