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神与人同在 中共自暴自弃


高智晟近日出的书名叫《神与我们同在》。这是他切身有的感受啊。便衣流氓开车两次暗算他,第一次急刹车、急翻跳、急记牌,人有惊无险还把罗干的走狗曝光了;第二次杀人的“刀”都刺进了高智晟的车内,却奇迹性地发生弯曲,不往高智晟的身体去。只有神与高智晟同在可以解释。高智晟在写实,没编神话。

人类早期的神话极有可能就是当时与神同在的人的写实。古代希腊宙斯、阿波罗、雅典娜等,也许就是跟古代希腊最早的居民同在的诸神呢。再看中华文明初期,炎帝、黄帝的传说--一半是神,一半就是人--那时候他们那么多的发明,也许就是神跟他们说的或者他们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在行人事呢。

读中华历史明显可以感觉到,直到商朝,中华黄土地都明显是神州大地。是从周朝开始,周公制礼以宗法百姓制度管理社会,到了孔子以仁辅礼,发展出远神论的礼教。儒家礼教从汉武帝时代直到清宣统时代,远神论使神离中国人越来越远,最后终于在中华民国时期拜拜了中国人。因为儒家的精神破落户们要么固执礼教立场,被精神长辫子勒得差不多没气了;要么走了全盘西化的路,以民主政治诉求和科学技术学习来实现天下为公或天下大同的人文理想,结果被共产党幽灵上了读书人的身,进了其心,控了其智,奴役中国人直到如今活得猪狗不如。

中共所以能够如此邪恶,是因为因势利导地玩儒家远神论礼教卓有成效,把无神论魔教请到中华大陆,让中国成了邪国。联系到共产主义运动由西欧自由世界萌生,却在东欧和东亚专制国落地开花,最后在东亚在中国演出共产主义的邪恶和丑陋达到神人共愤•天地难容的地步。可以说,中华历史由远神论到无神论,完全就是为中共邪魔在中华大陆兴妖风掀鬼浪准备的。德国和俄国只是推手。

2006年,法轮功修炼者讲真相和争人权英雄高智晟等讲真相,已让中共极度难堪和恐慌。对法轮功它已使出了必遭天杀的解除活体器官并焚尸毁迹的邪毒绝招,都没奈何修炼者的精神意志。疯狂了的中共便强力打压高智晟们,企望能阻止两边的讲真相活动汇合。3月中共把高智晟和马文都逼出北京,4月由从陕西逼回北京。没法奈何高智晟,便对陪伴马文都施展毒手,流氓面目全不顾了。

9日晚上马文都被绑架一晚上,10日下午又在他出门送客时在门外,被四名便衣围住,揪住头发拳击,代表中共国家施展南拳北腿,口吐狼语:“你他妈的现在还敢到处乱跑,还没有吸取教训?还敢在这里招摇!”。这些国家绑匪在马文都的脖子和腿上留下了斑斑伤痕。这当然是做给高智晟和关注高智晟反抗命运的人看的。但这样的凶恶行为表现的却是愚昧,让世人都认定这是一群畜生。

高智晟和马文都却并没被这吓倒,反而洞察到:中共已无自信,在自暴自弃。这对高智晟、马文都都经历了一个过程。印象中高智晟最初跟其许多律师朋友一样,认为中共还有十多年改良的过渡,真心地想帮助它。后来他发现中共是动物,跟人的良心善愿没法沟通,认为中共只能活五、六年了。再后来被中共以人间流氓手段骚扰到锵锵两人行地浪迹江湖,他不想当英雄硬逼他做英雄,他不想视便衣为流氓硬把便衣逼成流氓,于是知道中共自暴自弃了,可能就一、两年幸福时光了。马文都开始没跟上高智晟的思路进程,但被陕北便衣“我是流氓,你还惹么?”的一表演,被北京便衣晚上绑架白日修理,也知道中共真快摸不到脉了。

我这些文字表述,看上去很通俗,却因为我把中共当魔物(修罗道),让很多总把中共当政党当人的组织看的人心里堵得慌,我这边讲的是道理,那边动的却是情绪。他恰恰反过来看,因此难以接受我的分析结论。但有朝一日他们如同郭飞熊、高智晟、马文都一样被中共当动物玩弄--修罗道把人当成兽类,引领敌眼看人的人修道成魔--时,他们立马就知道我在说什么,比如高、马。

高智晟和马文都被中共现身说法一再教育,终于明白了中共一再告诉他们,并通过他们告诉世人:我是邪魔我要吃人!我是流氓我怕谁?!我要人怕我!!!马文都观察中共还用自信心、责任心之类用语去检视中共的生命力问题,却不知道中共心里面根本没有这些心,混在人中它也捡来说,一讲党性就扔掉这些心。

人权律师高智晟和民运人士马文都锵锵两人行地行走江湖中国,脚踩江泽民,带胡锦涛入水。不畏打压、不惧孤立,走在正路上,神与他们同行。虽然没有现身,但他们已经时时能够感觉到神的存在。人世间的怕心离他们而去。

信神,神就与人同在。坚信神,看穿生死,有知无畏,人便惧有了神性。
由于信仰坚定,人内在的神性便出来了,不修道也在道中。拿中共施加的肉体伤害,锤炼自己的道德良心和自由意志,大智若愚地应对中共特务给以的暴力。打骂受着,却不怕你,你对我做什么都由你,但做一件我就曝光你一件!就这一招,终有一天,高智晟和马文都将在中共的打压下成为真正的金刚不坏之身。那时候,中共对他们一筹莫展,打骂无用,关杀不能,他们就成中国神人了。

战国时代,齐国大夫崔杼杀齐庄公之后,命令太史伯在史书中谎记齐庄公得疟疾而死。太史伯不理会,坚持记下“崔杼杀其君”。崔杼大怒,杀了太史伯。太史仲在史书上依然坚持记下“崔杼杀其君”。仲也给杀掉了。太史叔还坚持记下“崔杼杀其君”。叔也因此被杀。太史季还在史书上记下“崔杼杀其君”。崔杼无可奈何了,没杀太史季。崔杼杀齐庄公这一史实便载入史册。故事还有个尾声:太史季手捧书简回史馆时,碰上南史氏。季问他来这干吗,他说:“我担心没人如实记载这件事,所以我就来了,我来记载这件事。”

上面这则史事里,崔杼和伯仲叔季四兄弟都不过是人之较量,四兄弟忠于史实接力不惧生死,崔杼的强权就没用了。而今高智晟跟中共却是人魔较量,难度大得多,不信神(而成神人)根本就走不过来。但信神就一定走得过来。

神与人同在,通过高智晟现象,已经非常显然。除了上面所说两次暗算过程中神的护佑,还有这种打压中独特的自由“特权”,还有耿和的从从容容、女儿的心智成长,更有老高现在的平平静静。这说明,高智晟一定能坚持下去。

由于高智晟的坚持,各式各样的“南史氏” 将在民间和高层出现。北京通州张文和曾因想到高智晟办公室帮忙,于2月24日被抓走,3月24日被释放后,依然每天被当局监控或者抓到派出所、招待所里,10日,在他与高智晟通话说自己要去看他后,惊奇地发现监控他的警察竟然全部撤掉。高智晟北京另外一个朋友近来也获得没有监控的自由了,他在路上碰到警察,问,怎么最近不看我了?警察说,还盯什么呀,需要盯的人太多了,都盯不过来了。这还只是民间呢。高层一旦某人某天公开正面表态支持高智晟,罗干准得疯!怎么盯?!

需要盯的人太多了,盯不过来了!中共邪魔•流氓最后会面临这样的尴尬处境。神与人同在,很快这会被很多人确认而走出来。那时中共真的盯不过来了。

(看中国首发)(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