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何须敬鲁迅这中共文人的内裤


今年中共文化界将纪念鲁迅逝世七十周年。这是中共及其帮闲文人的事,我瞌睡。今天,我不得不说一下鲁迅,却不是为了祭奠。在网上读到大学生因想到鲁迅而要支持高智晟,就觉得不能不说一说这个并不值得尊敬的人了。鲁迅啊,一语概括:不过中共文人的内裤,何须敬之。敬鲁迅者,必轻天地神灵。

一、我们对鲁迅的崇敬热情是中共煽起来的!

我也崇敬过鲁迅,现在可以肯定那不是真我,那是邪恶的中共文化教育变异了的我。就是这个“我”曾经对清水君批判鲁迅心堵,质问过“弃了鲁迅,新文化运动还剩下什么?”2005年一路过来,退出几十年前加入过的团、队,超越无中华文化根基的民运,紧跟法轮功传九退三,心智月月增进,回看鲁迅真可怜。可怜变异的我,可怜对鲁迅的崇敬,可怜中共文化教育出来的全体文人。

可以肯定的说,没有中共的文化教育,我以及国内的现当代作家,堕落的大多数和没堕落的、策略的少数派都极不可能崇敬鲁迅。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最初读父亲遗留的鲁迅的文集,怎么也读不完一篇,读《狂人日记》和《阿Q正传》也并没自然读出对礼教的痛恨和对市井民众的悲悯。就是对《祝福》终究能够说出点“深刻”的东西,那也是老师灌的,不是自己良知里天然的产物。

我的良知和人类良知一样是趋真向善求美的,于情中求仁。但崇敬鲁迅并没能让我在第一时间里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所遭受的迫害说不,却长期让我以恨国民党的方式去爱共产党,在对中共的幻想中献改良计策,白耗二十年春秋。现在我可以肯定地说,除了这一世带着邪毒使命来人世的人,所有人对鲁迅的热情都是中共煽起来的。没有中共在学校、电影、电视里煽情,谁会敬爱鲁迅?

二、鲁迅不过一儒家破落户,悲悯可以敬爱何须?

鲁迅最为让人推崇的是其拿来主义。今天我们拿思想显微镜看鲁迅的文学细胞,就可以发现,他拿西方科学作了邪教运用,是一个用儒家邪统反儒家正统的儒家破落弟子,用儒骂为共产主义开道,幻想语言暴力和军事暴力的结合,以儒家蔑视的小民共产主义实验实现儒家的大同理想,摧毁性地颠覆了儒家文化。

鲁迅身处中华民国前期,在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政治斗争中亲共反国,属于激进的左派文人的精神领袖和思想导师。今天理智地看国共斗争,鲁迅对国民党政府的批评是苛求的,基本上是配合共产党在农村的血腥暴乱和城市的地下斗争对国民党政府作一种语言邪毒的伤害性批判。有人说,鲁迅“对民主与自由连最抽象的认识都没有”,这是事实。今人眼睛清楚地看到、身心切实地感受到他热盼的中共领导的社会敌我主义国家根本就是一个社会牢狱,监狱则是人间地狱。

跟林语堂相比,鲁迅心胸狭窄,缺少儒家正统文人的旷达。跟胡适相比,鲁迅眼光短视,看不见或蔑视国民党代表着儒家中华正统文化和基督教西式正统,否定国民党政府的可改良性。如此鲁迅带着对中华正统的全盘否定,带着对国民党刻骨铭心的仇恨用儒式暴力语言刻薄地讨伐国民党和民国政府,注定只能是个杂文小家。鲁迅因此成为一个兼患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心理病人,可悲和可怜。

三、鲁迅是中共文人的内裤,遮盖着怯懦。

也许我前世是修道的,说真话没有儒家仁衣、义裤、礼帽的遮掩。除了真修法轮功的人,没有人不被我的真话刺得动气并制怒不住。据此我又觉得我像苏格拉底转世来中国,来这块黄土地做一只城市牛虻,飞来飞去地专叮伪君子。

鲁迅何许人也?中共文人的内裤掩饰政治阳痿。是否定论,历史自会公断。
今天凡中共学校里走出来真正有些知识的文人,包括有马列主义邪知的文人,包括信科学的反共的无神论者,包括信上帝的反共的基督教徒,他们崇敬鲁迅与其说是发自内心,不如说是玩弄谋略。马列文人今天祭奠鲁迅,完全听命中共,开完纪念会、研讨会后立马去夜总会泡妞、去集中营看解剖法轮功学员活体,视阶级敌人的身体就是工业原料,没有一点心理障碍。无神论者和基督教徒中的文人反共多反暴政,少反或不反邪恶,以此为底线的人居多。一旦谁超越这个底线显示出精神的圣洁和大无畏的勇气时,他们或者会配合共产党贬抑这些圣者和英雄,或者会默许中共对这些圣者和英雄的打压,对高智晟的态度就是这样的。

他们以鲁迅的方式骂共产党的铁屋,却对其修建了36个苏家屯似的魔窟而必遭天杀的邪恶暴行沉默寡言。这些文人当然不是天生这样的,是中共教育害的。他们心里完全清楚应该站出来,但他们不敢。鲁迅骂国民党成了最富裕的文人之一,其勇气主要来自国民党政府的宽容。这种宽容和致富机会中共决不会给他们。

结语:敬鲁迅莫如敬神灵!

大学生啊,支持高智晟只须问一问自己的良心就知道了,何须从鲁迅那里吸取力量。鲁迅骂国民党的勇气,是来自中华民国给他杂文式儒骂的政治空间。在共产党无法无天的政治打压下,鲁迅能强过罗隆基和李敖?根本不可能。如果共产党像对付法轮功男学员那样砸他的生殖器,像对付高智晟那样围堵、停薪并暗杀他,鲁迅何能够抗得住?无神论者和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怕狼!反共敬鲁迅无用。

敬鲁迅者必畏中共。对鲁迅的崇敬是中共煽起来的,是怕中共的老师灌输给的虚假的感情,当不得真。鲁迅的反专制方式是拿来主义支持的儒式谩骂,宣泄对中共的不满情绪可以,却对消解中共毫无用处。在今天,不敢读九评的文人,文骂中共平衡心理之后没有三退拆中共皇宫的行为,没有站出来证实中共迫害的行为,最终还是在帮助中共--或小骂大帮忙,或默许中共借自己的名义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和高智晟等争人权的英雄。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让人伤痛在心。

敬鲁迅莫如敬神灵。中华敬圣者如神和修道佛成神的半神文化传统给我们不畏强权的英雄楷模远有文天祥、谭嗣同,近有王玉芝、高智晟,何须鲁迅?他们都是心有神灵的人。信神反共,神与良知者同行,正义必定赢!

(看中国首发 欢迎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