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八九“六.四”

2006-06-09 17:55 作者: 喻日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7年前的89“6.4”的时候,我已经18岁了,正在浏阳四中读高中,和我的同学们一样,也在做着自己的“大学梦”。

然而,当年的5月23日,这个日子对我和我家人来说,完全是一个“晴天霹雳”!我哥哥喻东岳和他的朋友余志坚、鲁德成三人出事了:他们竟然把北京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像给污损!我们当时都感到极度震惊:谁能相信呢?我们连哥哥他们是什么时候去北京的都不知道,况且哥哥一直是我的偶像,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我实在无法相信,可又不能不相信,他们三人都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了。我再也无心于读书,跑到余志坚家,他妈妈为他眼睛都哭瞎了。小城里都在谈着他们的事。

接下来便是“6.4”:我们都听说了北京死了很多人,政府出动了坦克车和机关枪。我们全都在恐惧和担心中煎熬着,北京都死了这么多人,他们三人恐怕都会被枪毙吧?终于,还好,哥哥只被判了20年,余志坚判了无期,鲁德成判了16年。在我想来,20年虽长,但总算捡回了性命。

此后我家的生活就是真正的一团漆黑:哥哥既是家中的长子,也是全家的骄傲和经济支柱,一直在支助我和弟弟读书。无奈下,我和弟弟被迫退学了,到广东去打工。最伤心的是我的父母。爸爸平常话语不多,老实巴交,心中有着难言之隐,从此就开始借酒销愁,自己糟蹋自己的身体。只有妈妈还算坚强,在精神上支撑着我们这个家,私下里虽然哭过很多回,外人却看不出来。

17年就怎么过去了。三个月前,我哥哥作为89“6.4”的最后一名政治犯出狱了。可好好的一个人进去,却成了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出来,我们家谁都想不通。无论换了是谁,恐怕谁也想不通。我们家族也从来没有精神病史。直到今日,湖南省赤山监狱还没事人一个,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好象我哥哥这个样子跟他们完全没有关系。政府方面也没有一个人过问这事。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哥哥的病已经被监狱给拖了十几年,即便有了钱,也不知道能否治好?今后该如何安排哥哥的生活和为他治病?全家人都在为此而痛苦。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面对着我的疯子哥哥,我们也只能这样互相安慰了。是啊!比起17年前那么多优秀的无辜的年轻的鲜活的生命,他们在一瞬间就那样从人世间消失了,有那么多父母兄妹还在悲痛着他们失去的亲人,我哥哥总还算幸运一些。

在此,我虔诚地祈求上天能保佑所有的89“6.4”的亡灵们!如果他们当时已经投胎转世,他们现在就已经整整17岁了,愿他们现在能过上永远幸福、平安的生活!

89“6.4”还活着的人们,有的远离了祖国,有的经历过铁窗生活,有的还在遭受着苦难。我希望上天能赐福给所有的89“6.4”的朋友们,愿所有的困难都远离你们!

(2006-06-03于湖南浏阳)

── 原载 民主论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