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国有企业老厂长吃年饭时的醉话

2006-06-25 05:00 作者: 汪华斌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某大型国有企业在春节前将老干部们集中联欢并一起吃年饭,谁知该企业一位当了15年的二线老厂长竟在酒不过三巡时就醉了;而且醉话连篇。现把无意听到的讲出来,以供大家品味。


  “他妈的,我这辈子真窝啷;你看你们的孩子一个个咋那么有出悉,不是到美国就是到加拿大;就是我的两个,大的是委培生(企业出钱读书的学生),小的是封闭班( 指家长出钱的扩编班);除了本企业,哪里都不会要。你们说,是不是就我一个人窝啷?”。“什么?我当厂长风光,他妈的,我这辈子过的最窝啷的就是当厂长的那些年;那些年我经常提心吊胆,一怕有么事或有么人给我捅漏子,捅到上面就怕我的位置保不住;二怕厂里出事故,出了有影响的事故我也完了;三怕检察院查我的收入账,一查就与家里对不上也不好交待;四怕有人捅我的暗刀子,因为这些年来顺上瞒下得罪了不少人;五怕国家对我们进行动真格的考试和考核,一动真格的我就漏馅了。你们说,我这风光吗?”“你们看现在的厂长几好当,凡是刺儿头(指对领导有意见的)全部下岗了;没有任何事操心,也不怕告状的了”。

  “什么?我是国家级专家,学科带头人;狗屁。那都是唬外人的,这些都是给厂长这个位置的。说实在的,刚开始当领导时,我也想学点东西。可是当了领导以后才知道,学东西是假的;你要去陪上级领导,要去应付下级;那有时间学习。一年365天,天天晚上各种活动到半夜;你还有精力去学习,连陪老婆的劲也没有了。 他妈的,这些年我算是看穿了;当领导的就两件事,上班就是开会;下班就是吃喝玩乐,那个要你真才实学。我的同学王三虽说在国内外发表专业论文200多篇,可上级技术职称评审部门就是不批准他的高级职称;他对我有意见,其实是冤枉了我;因为评审组都是我这样的人,大家都不投他的票;我又有什么办法。说到底就是他太冒尖了,大家不服气。中国就是一个官本位的国家,你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要退休了,他这个低职称的倒有国内外那么多单位要聘你;而我这个学科带头人的高级专家,鬼都不要;因为人家知道,在职的没有几个不是水货( 指不符实的意思)。”

  “实惠,这些年我跟没有当官的比是可以的;一共有三套住房,我住三室两厅;大孩住两室一厅,小的还没有结婚,也给安排了个一室一厅。”“收入,其实我在位时,一直都是胆小的。你们知道,我任何钱决不拿最多;一般总是拿平均的。但累计起来,我在厂的收入也能高达平均收入的八倍以上。你们看现在的小厂长们胆子多大,任何奖都要拿平均的五倍;你们知道,我在位时的单项奖就有58项;每项都五倍,那不是职工的几十倍;因为有很多单项到不了车间以下的干部和职工手中。此外还有外面的收入,现在连年终表彰先进个人的奖品都有回扣;所以我只能样样都接受一点。另外一些大的技改回扣,我从不个人得;一般进入厂技协和科协的账,使多数人都收益;至于上门送礼的那就不好说了,反正我的三处房子装修是没有花一分钱的;所以为什么说怕检察院查收入,后来胆子就大了;中国目前太好应付了,只要到处用假名存银行;把存折分散就查不出来了。你们看,现在的小厂长们真是赶上好时机了;实行年薪制光兑现就有30多万,这还不算平时的钱;光这就顶我过去干十年的。是呀!你看他前两年结婚时没钱还找我借钱,可现在又是买四室二厅的住房和私家小车;还要豪华装修,又是高档家具和电器;这些100万是拿不下来的,我可没有100万啦;我们为什么这么背,没有赶上年薪制的尾巴呀。”……后面的声音模糊了,我震惊了;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国有企业,但愿这是醉话;如不是醉话,但愿仅此一例;其它如有雷同,则只能是我们国有企业的悲剧


辣椒城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