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传奇乞丐的故事登上银幕


乞丐是个复杂的群体,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乞丐。然而各国乞丐的生活方式也大相迳庭。美国乞丐喜欢陈述乞讨的理由,俄罗斯乞丐善于变着法乞讨,英国乞丐注意体面,泰国乞丐派动物出面乞讨……。据新快报报道,其中有些乞丐还成了名人。

法国老乞丐演绎原版《幸福终点站》

经常出入法国戴高乐机场的人,对“梅安•卡里米•纳瑟里”这个名字都不陌生。谁能想到,年过花甲的老乞丐纳瑟里在戴高乐机场已经滞留了18年。上世纪 70年代,身为英伊混血儿的纳瑟里从英国名校布拉德福大学毕业,并在海外参与了反对自己国家伊朗的示威游行。结果于1977年被伊朗开除国籍,此后不得不持临时难民签证流亡到欧洲。1988年,纳瑟里在前往戴高乐机场的地铁中,皮包被盗,丢失了包括难民签证在内的所有能证明其身份的证件。当时,法国政府同意纳瑟里留在机场,但不许他离开那里。此后,法国戴高乐机场的一号出口就成了纳瑟里的居所。

在戴高乐机场生活的18年里,机场的长椅就是纳瑟里的床,机场大车就是他的衣橱。早上,他5点半就起来,用机场赠送的免费牙膏刷牙,并在乘客到来之前把自己的“家”收拾好。白天,他或找些人家丢掉的杂志,或找些书报阅读来打发一天的时间。晚上,他要等到机场商店打烊才开始出来活动,去机场的卫生间洗衣服。纳瑟里的衣服永远是那么整洁,他的胡子从来没有不修边幅的时候,他的所有物品也整齐地放在一个磨起边的手提箱和一堆标有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标志的盒子里。

纳瑟里的机场生活并不寂寞。来往的乘客都认识他,并经常和他打招呼,机场的工作人员和他也很熟络,常给他递来一杯咖啡和他聊天,机场牧师也总是隔三差五地来探望他。更有趣的是,住在法国的纳瑟里的妻子把每天去机场看望他当成了必修课。虽然人们对待纳瑟里都很友好,但生性倔强的他从不接受别人的帮助,曾有机场员工试图送给他衣服,就被他说的“我不是乞丐”而拒之门外。

其实,纳瑟里并不缺钱。2005年,他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了美国“梦工厂”电影公司,获得25万美元的电影版权费,他的传奇故事还被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改编成电影《幸福终点站》,吸引了著名影星汤姆•汉克斯的出镜。

美国女乞丐上过报纸头版新闻

生活在举世闻名的第五大道商业街,上过《纽约邮报》的头版新闻,这就是美国“丐帮”中的知名人物———保拉•哈德莉。

哈德莉一直在第五大道上行乞。每天,她一只手拽着裹在身上的巨大黑色塑料袋,一只手拿着纸杯伸向人群乞讨。因为只用塑料袋蔽体,所以哈德莉似乎更能得到路人的同情。据说有个周末,哈德莉只是在路易•威登的店门口张望了二十分钟,就得到了18美元,外加一杯热气腾腾的可可奶。那路人把可可奶递到哈德莉跟前时还不忘关怀地提醒着:“小心,有点烫。”

然而不久,哈德莉的骗术被揭穿。原来,身裹塑料垃圾袋只是哈德莉的可怜扮相而已。曾经有人看到,在结束一天乞讨后,哈德莉会趁人不备地穿过第五大道,且走着走着原来的步履蹒跚会逐渐变得轻盈起来。随后,她会在一个电话亭里,像超人一样快速地换上一身新衣。打开门后,一个身穿慢跑服、嘴叼可可奶的女人走了出来,她正是哈德莉!有人为她统计过,靠乞讨,哈德莉一年能有超过一万美元的收入,且完全不用上税,这比一些帮助过她的人挣得还多。

谎言的败露并没有让哈德莉为这种行为感到羞耻,她仍旧用这套把戏继续乞讨。凭着这种“高明”的手段,哈德莉讨到了大笔不义之财。以前,她都是在长椅上露宿,而如今,她已经和朋友住进了一栋公寓。对此,哈德莉还为自己的行为诡辩,声称那都是“正当的”。据她介绍,在她24岁时父母双亡,此后她开始流落街头。那时她和其他乞丐的乞讨方式差不多,钱来得总是非常慢。后来,为了显得更可怜,她就想出了把垃圾袋穿在身上的招数,骗取了不少人对她的同情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