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退伍军人被城管逼成黑社会


两年前是部队的精英, 两年后是政府的囚犯. 这种辛辣的讽刺经常在我所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退伍军人,尤其是农村退伍军人身上一年接一年的演绎着。

        我老家有句调侃人的话:“没当过兵,没坐过牢的男人,不是一个真男人”!

        很不幸被言中,我大哥成了乡亲们所谓的真男人,退伍回来不到半年,就踏进了监牢。

       大哥天生聪颖,对人很温和,初中时梦想考军校当个杰出的将军,没等高中毕业,害怕眼睛近视的他迫不及待的说服父母参军,服役于云南边防军,两年里,大哥两次获优秀士兵,三次荣获嘉奖,并在第二年当上副班长。

       天生纯真的大哥踌躇满志的参加了“廊坊**指挥学院”的录取考试,最后的结果却让大哥痛不欲生,成绩名列总队第二的他竟然与军校无缘,他的中队长,号称与毒贩火拼死了两次又活过来最后混到一杠两星的老中尉,在成绩下来的那天深夜提着一壶烧酒把大哥拉到树丛里,两人边喝边哭麻木的连南疆的大蚊子怎么叮都没感觉。

       大哥的将军梦彻底破碎了!

       两年后,大哥一身伤痛的回到农村,在半夜三更敲开破旧的家门,用老父亲的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两年前政府敲锣打鼓给小子带上大红花送他去边疆玩命,两年后没想到小子却在半夜三更背着被子像做贼一样溜回来”!

       两年的军旅生涯,大哥的每月生活津贴是45元,最后还拿到部队3657元退伍费,这是天底下最廉价的卖命钱,城市的退伍费加上当地政府的两年补贴却是农村的五六倍不止,真他妈的想不到我们伟大的政府连军人也要分城乡有别。

       手里紧紧攥着三千多元的大哥,受不了脱下骄人的军服换上灰色的保安服被小流氓骂作“狗保安”的屈辱,更受不了从保家卫国的神圣卫兵沦落成私营企业门卫的巨大心里落差,他不顾家人的反对,依然走到省城,准备做点小生意,过过自由人的生活。

       可是,三千多元做生意谈何容易?省城的房租奇高,再加上办七个证八个证的,没有十万在手就别想弄个店铺做生意。权衡之下,大哥花了200元在收破烂的手中买了一俩破三轮车,在旧货市场花了350元买了一个旧冰柜,在杂货店买了锅锅盖盖,再在城郊的一个交通不便的角落,租了一个每月300元的住所(交半年房租),做暂住证45,可以说,大哥用自己的全部家财,打造自己的未来之梦。

       所有准备就绪后,大哥的女朋友知道这消息后却立马跟他分手,大哥麻木的坐了一整夜,铁骨硬汉竟然流下了眼泪。天亮后,大哥小心的从箱子里拣起大红的退伍证,像对待性命一样把它珍藏在自己的军大衣里,面对火红的朝阳,大哥露出充满希望的笑容。

        穿着军大衣的大哥骑着三轮车,在繁华的夜市角落卖点心,正式开始了他的城市梦想。

        但是,穷凶极恶的城管们,却让大哥的流动小摊位没有片刻安宁。大哥是个老实人,他没有缺斤少两,没有占路道,没有卖有毒食品,不偷不抢不谋财害命,凭自己的双手谋生,只想留点积蓄明年租家店铺当个光荣的共和国纳税人,可是城管的天生使命是跟穷人作对,大哥几乎每晚被城管追着跑,而跟城管有关系的店铺老板,却可以明目张胆的把商品摆在路上占道卖。

         从来都是追杀毒贩的大哥,却成了现代化城市的丧家之犬无处容身,四处打游击的大哥,一天的营业额仅合乎生存,但是他还是坚持下去,他说:“只要我饿不死,总有翻身的一天”。

        大哥确实太天真了,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夜晚遭了殃,城管竟然和交警联合,把大哥堵在死胡同里,一个女城管气势汹汹的跑过来对大哥尖叫:“你们这些乡下人,干嘛不好好呆在家里,出来把我们城市都搞乱了”!跟过来的几个彪形城管不由分说,把大哥的全部家当包括那辆破三轮车还有手电筒,全部扔进货车里无条件没收了!

        大哥急的张嘴想说什么,突然看到城管头上的国徽,血液里燃起丁点希望,他急匆匆的从军大衣里摸出大红的退伍证,满脸谦恭的递给城管说:“同志,我是刚退伍的军人,没有工作,只是为了能赚点钱生存”!女城管像验假钞似的把退伍证反反复复查看了好几遍,最后把它砸在大哥的胸膛上,轻蔑的嘲笑道:“哼!农村两年兵退伍,难怪要来城里鬼混,回家种地去吧!现在农村多富啊”!大手一挥就把东西拉走了!

         大哥铁青着脸,想哭却哭不出,强忍着满腔怒火,弯腰拣起退伍证酿酿跄跄的消失在夜幕中。

         从来不喝酒的大哥,喝的大醉后打电话到我学校告诉我这一切,我哭了。
 
         大哥醉醺醺的说:“在城里混,要么是当官,要么是黑社会,不然准被人欺负”!

         我说:“我们再忍忍吧,生活慢慢会好起来的”!大哥却泣不成声。

        事情终于发生了,几个月后突然有朋友告诉我,大哥被抓了,罪名是组织黑社会团伙,专门干收钱砍人的事情,成员接近一半是农村退伍军人,有几个还是和他同一批入伍的,据受害者说,那帮年轻人砍起人来很变态......
   
        大哥曾经告诉个内幕:流串杀人狂张君曾经参加过越战。
        是什么让一个曾经辉煌的军人变成一个恶魔?

        我也曾经看过一个新闻,98抗洪的一位英雄班长,退伍没多久就偷渡到香港成了杀手。

       “刚退伍的时候户口都拿在自己手里,杀多少人连警察也找不到”,我大学军训时那位压抑的教官阴森森的说道。

         现在轮到我大哥和他的战友们!
 
         呜呼!

         窃国者荣,摆摊者诛!
         逼良从娼者岢政,逼兵为盗者城管!
   
         我们可爱的社会,打造出一支半军事化的城管,却也逼造出一支准军事化的黑社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