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戏台柱子马兰被逼走安徽内幕


杰出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被安徽排斥的事,我(安徽省委宣传部退休干部)知道一点内幕。那一年,北京有位重要的领导人到安徽,省委要安排马兰的黄梅戏招待,马兰同意了。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那天晚上的演出改成了“联欢会”,马兰就婉拒参加,说自己“只会演戏,不会唱歌跳舞”。省委一位副书记指示宣传部一定要让马兰参加,马兰回答说:“看到省里那么多演员发疯一般都要挤进这个联欢会与领导拍照,什么手段都用了,我觉得这个风气不好,能不能大家淡化一点,我还是不参加了。”

宣传部一共打了九个电话给马兰,马兰还是没有参加,连一位副部长都在私下叹息:“我为安徽有这样的艺术家感到骄傲。”但是那位省委副书记却真正生气了。他在会上说:“马兰是他上任后唯一没有向他汇报过思想和工作的著名艺术家,太骄傲了!”从此,他开始剥除马兰头上的一个个头衔。这位副书记曾在安庆担任过书记,因此决定重点培养安庆的演员韩再芬。这就有以后来的一切。

在这之前,马兰的艺术地位和社会地位都很高。除了一直担任人大代表整整十五年之外,省里甚至考虑过提拔她为党外文化副省长,因为马兰具备这样的气质和见识。但是,那位副书记觉得“谁不听党的话就不给谁前途”,活生生把马兰冷冻起来。我相信马兰本人根本不知道原因。

后来蒋建国等人制造出“马兰要到上海去了”的谣言,正好为冷冻造了舆论,所以蒋受到重用。这就是内幕。蒋建国是一个小脚色,如果没有上面当官的这句话,他这个小人物敢不让马兰演戏,扣压马兰档案,耍“人事斗争大法”,显示他的权势。

那位副书记(现在到了政协)应该明白:权力可以伤害一个艺术家,却不可能推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安徽黄梅戏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败笔有两项,一是文革迫害死严凤英,二是逼走马兰。很巧,严凤英被迫害致死和马兰被逼走时,都是38岁。

安徽领导整人是全国一流的,手下的人也给搞死了,同事之间矛盾重重,没有心思工作,整天就是那些纠缠不清的关系,很多年轻人都没有了雄心壮志,变的郁郁寡欢,可是领导的目的和地位就体现出来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