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派来的信使

2006-08-26 12:55 作者: 夏天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60多岁了,一辈子就要过去了,经历过很多事情,悲伤也罢,高兴也罢,都成了过眼的烟云,淡去了。但有一件事情,至今都清楚的记的。

那时我刚刚嫁作人妇。正月里,忙碌了一年,街坊邻居们都借机会玩玩,放松放松,我们一群妇女,聚在一起打麻将。那日里,我去晚了,人手够了,不得已,只能在一傍看着。

也不知道打了几圈,屋里进来一个人,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我一扭头看见他,吓了一跳,那人说:“别害怕,我遇上了点麻烦,没有钱回家了,一路就这样要饭到这,我有点祖传的医术,可以给人看病,你们谁让我看看,给我两钱,好快点回家过年。”

玩麻将的人们正起兴,头都没抬,就说:“我们也没病,去别家吧。”

这时那人说了:“机不可失呀!”又等了一会儿,见没人理,就往外走,二婶子猛的起来,说:“回来,回来,给我看看。”

那人转身过来,给二婶把脉。他说:“你呀,将来得噎死病而死,最多过不去五月节。不过我有妙方,看你依不依。”他停了一下,接着说:“你之所以有此灾,是因为你犯了天条,要想躲过,要忌口三年,三年之内不能吃荤腥的东西,我再给你开个药方,保你好!”

二婶听了说:“三年不吃荤腥,我可做不到。”

其她人听了,都说:“乌鸦嘴,大过年的,他二婶,别听他的。来,来,玩牌。”

二婶就不再理会,那人一会儿也走了。我见那人这样,疑心他不是好人,也不敢送。

出正月不久,二婶串门来说:“你说新鲜不新鲜,我这嗓子最近有点紧,象是有什么东西堵着。”

我说:“你不是心疑吧。”

她说:“不是。”

等到二月末时,二婶吃东西开始困难,她想起了过年时那人说的话,想着这人不可能只来我家呀,村子不大,一个陌生人显的很突出的,说不定在谁家扯半天,就知道他的住址呢,于是就挨家挨户问,可没有见过此人的。

三月份,她一个在医院工作的远房侄子来了,带她去检查了一翻,说是喉癌,晚期。四月底人就死了。

二婶的死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影响了我以后的人生路,使我再也不敢轻视任何人,可是,对于正月里为什么会遇见那个人,他到底从何而来,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无法开解的,直到前不久。

那天,家里来了一个客人,是个小丫头,她叽叽喳喳的给小孙女讲故事,听的小孙女入了迷,讲了一个又让讲一个,开始我还没在意,后来我听见她讲一个关于菩萨的故事。说是一个村子的人都特别坏,上天要发大水淹了这个村,菩萨就化成要饭的婆婆来讨饭,看有没有善良的可以救的人。菩萨挨家挨户的讨饭,人们不但不给她饭,还打骂她,只有一个妇女心好,给她饭,菩萨就告诉了她这里要发大水的秘密。这妇女把秘密告诉了村里的人,让人们赶快逃命,但很少有人相信她,最后除了相信的人,都被水淹死了。

我突然明白,那个给二婶看病的人,不是说二婶犯了天条吗?原来也是神慈悲于二婶,想给她个渎罪的机会,特派一个信使告诉她,故意穿着成那样,就看她信不信,信了就过了这一难了。可惜呀,当时我们谁也不明白。

小丫头见我也来听她讲故事,说:“我听说现在也有一个天机,上天同样给每个人一个选择的机会。共产党太坏了,杀了许多的好人,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所以天要灭它,你看现在到处天灾人祸的,都是灭它来的。但是上天不忍心看着许多并不是真心和它一伙的人也和它一起灭亡,所以每个曾加入过它组织的人都可以声明退出党、团、队,退了就不是它一伙的了,灾祸也就远离了你了!”

我想都没怎么想,就说:“退吧,我入过队。”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图啥,不就是没灾没难吗?我可不能犯二婶当年的错误呀,别看她是个小丫头,好象没经历过啥,可是谁知道上天会让什么样的信使送信给我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