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高律师的孩子买个糖火烧!

2006-09-01 22:03 作者: 陈弘莘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朋友,如果你有机会、有可能去看望高智晟律师的家人,请给高律师的孩子买个糖火烧——

仅仅在他被抓走的两天之前,我还在电话中问他:“这次山东之行有人与你同行吗?”

他说:“我哪次出行不是前呼后拥的?” 他笑了,我也是—

已经两个多星期了,我们仍就不知道高智晟律师被关在北京城的哪个角落?不知道以他刚烈的性格是否又和警察有了冲突?是否又被打得皮肤开了花?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家?还有多久才能恢复自由?

高律师的女儿格格,几天前骑自行车逃出了便衣警察的跟踪,在外停留了几小时,才令我们知道:十多天来高夫人耿和带着一双儿女格格和天宇被禁锢在家,非但失去了出入自由、说话和见人的自由,连吃喝的自由也备受限制,两岁的孩子天宇居然连新鲜牛奶都喝不上了……

多年来,我自认为是半个多世纪中国悲伤历史的追述者、思考者,一直以为自己的神经是坚韧和理性的,然而,看着报纸上身穿镶着小花边上衣,年仅12岁的格格说:“我还行,已经看了爸爸十几年了,天宇太可怜了,他只有2岁,要是我爸爸被抓起来,他那么小就再也看不见爸爸了……”,这个孩子的话,令我不得不抬头远望,看看那片蓝蓝的天,和天空下因阳光照射而显得格外绿的门前草地,为了不让满眶的泪水流下来……


 父子情深。


爸爸不在的日子,小天宇的身边却多了许多不相识的“便衣”。 他们强行进入高家后所做的一件事,就是断了小天宇最爱喝的牛奶。

两岁多的天宇是个极其可爱又有个性的男孩,我一直记得他很喜欢吃的食物之一是糖火烧,一种北京特有的,深咖啡色,里面裹了花生酱或者巧克力酱的小圆烧饼。我曾经问过小天宇,“为什么喜欢吃糖火烧?”记得他告诉我说:因为一个叫什么的英雄喜欢吃。孩子的话虽然不可考证,却是十分认真的。一次耿和买了两个糖火烧给天宇,我逗他说:“给我吃一个好吗?”,结果被他一口否定,为了不让我难过,他安慰我说:“我吃糖火烧,你吃瓜子吧,这种瓜子可好吃呢!”,没想到,开始吃糖火烧前,他又被我手机中的游戏吸引了,两个小胖手玩了半天游戏之后,为了表示友好,他居然说:“给你咬一口我的糖火烧吧,但是就只能咬一口……”。

我曾经和一个电影人说:我一定要拍一部记录片,片头就是小天宇嘴中喃喃的说着:“便衣,便衣”,当初,耿和苦笑的告诉我,他们2岁多的儿子都会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禁不住流泪了,真没想到,一个在和平时期出生的孩子居然要面对这样的生活。高智晟,一个铮铮男儿,为了一个神圣的事业,已经献上了他何等崇高的灵魂,那么,那些丑陋和残暴的灵魂呢,他们将来又以什么去赎买自己那遗失在人性原野上的灵魂呢?

已经两个多星期了,我们仍就不知道高智晟律师被关在北京城的哪个角落?不知道耿和还要一个人以300元人民币带着两个孩子支撑多久?不知道格格什么时候能够和所有的孩子一样轻松的出入学校?不知道小天宇什么时候能够再看见父亲?

朋友,如果你有机会、有可能去看望高智晟律师的家人,请给高律师的孩子买个糖火烧——

(写在高律师失踪后的第15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