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逃离血汗工厂的全程


经过一个多月以来的努力,笔者的表妹(亲姑姑的女儿)——龙前英终于逃出了“血汗工厂”(获准辞工,结算到工资)。回想起来,对所有打工者们的命运感到非常悲哀!

  全过程:

  1、2006年3月30日通过招聘,成为东莞市长安镇霄边社区德州鞋厂裁场部一名员工。

  2、7月3日因为无法忍受长时间加班,恶劣的工作环境,和相对低廉的工资待遇,提出辞工,厂方以工厂招不到人为由,不予批准,要求再干一个月。

  3、7月份实际工作372小时,其中22天加班至晚上23:00,4天加班至21:30,5个周日每天工作8小时,实际加班达200小时。

  4、8月1日再次要求辞工,被要求再工作一个月,称9月1日可同意辞工。与此同时亲眼看到同室工友,因辞不到工,拿不到工资,伤心地放弃一个月工资自动离厂。

  5、龙前英向笔者说明此事,并说自己实在做不下去了,也想自动离厂不要工资算了。

  6、笔者相信还有公理,支持龙前英停止工作,但血汗钱绝对不能不要,刚满17岁的小姑娘不敢相信。

  7、笔者打东莞市投诉电话12333,把事情大致说一遍,大约用2分钟,接电话者有气无力地答出一个字:“嗯?”,只好再说一遍,对方回答:“什么事?”(明显对方根本没有在认真听)当我说完第三次的时候,对方回答:“请先去找当地的劳动分局”这使笔者信心大受打击。

  8、不相信天底下没有正义,笔者决定亲自陪同龙前英去长安镇劳动分局。并拟好劳动仲裁申诉书,把所有证据,工资条,厂牌等复印一份。

  9、8月8日,在劳动分局,这里的工作人员看起来也不很友好,说什么你8月2日就没上班了,为什么不早过来?你这样主动旷工,不去上班可能不好说哦。似乎不把厂方违法行为当回事,只看到了当事人没有去上班,而违反工厂的管理规定。

  10、该工作人员开具了一张便条,说让我们先去找村里的劳动服务站。

  11、这样,皮球被踢到霄边村劳动服务站。到了服务站,接待者是一个长相很凶的年轻男子,普通话说得极不标准。在这里小姑娘被单独接受问话,我担心小姑娘说不清楚,想插一句话,被要求到一边去坐好,不可插言。我说明她是我妹妹,担还是不允许。亲眼看到该男子问道:厂里没有批准辞工,你为什么就不上班了,你应该等他们批了再出厂。简直就是一个劳动法的法盲。本人深刻怀疑,这些人上岗前有没有经过培训。

  12、最后龙前英被要求填写一份登记表,等待接受服务站找厂方调解。

  13、两天后,我接到了厂方的电话,说让龙前英去结算7月份工资。

  14、就这样龙前英终于拿到了被扣留的工资,终于逃出了“血汗工厂”,相比较那些放弃一个月工资自动离厂的工友,和那些仍然在接受非人般压迫的工友们,龙前英成了少数几个幸运者。

  15、经过权衡,我们最终放弃了进一步起诉德州鞋厂,最这样,违法“血汗工厂”逃脱了处罚,而这种违法行为还在继续。

  打工者还有谁可以依靠,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还有谁可以依靠,社会正义要怎样去申张,笔者很茫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