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的电话


和林阳离婚以后,我搬出了那个住了10年的家。婆婆帮我整理着东西,一边整理一边流眼泪。虽然和林阳感情出现了裂痕,可我和婆婆的感情一直很好,她待我一直像亲生女儿一样。我娇弱,她煲鸡汤排骨汤给我喝;我笨,连纽扣都不会缝,婆婆穿针引线,把所有的被子和褥子全给我做好。我签离婚协议时手发抖,不是为林阳,而是难舍婆婆这份情意。

离婚后,婆婆的电话常常打来。开始很尴尬,我不知称呼她什么,阿姨?伯母?还是那个叫了10年的妈?她也不自在,总是借口找小宝,和我说话的时间并不多。电话中,我听到小宝和奶奶说得很开心,但每次到最后婆婆总是哭了,她哭着叫小宝,小宝也哭着叫奶奶,叫得人心里好难过。

  小宝和婆婆的感情极深,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半步。如今,小宝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有一次她做梦喊奶奶,喊得眼角带泪。

  我租了一个位于六楼的房子住,80多平方米,顶楼,一来贪图便宜,二来我早晚要回娘家。

  有一回回家,看到防盗门门口放着两瓶子炸辣椒,我的心忽地一热。 是婆婆来过,一定是她!她知道我喜欢吃炸辣椒,知道我最爱吃她炸的辣椒。

  晚上吃饭时我吃了很多辣椒,一边吃一边掉眼泪,小宝说,妈,怎么了?我说,辣椒太辣了。小宝不知道辣椒是婆婆送来的,她拿了毛巾递给我,说,辣就不要再吃了,如果是奶奶炸的,就不会让妈妈辣出泪来。小宝不知道正因为是她奶奶炸的,才会让我落泪啊!

  春天的时候我搬家了,搬到北京,那里有一个旧友想让我去帮忙。北京离婆婆家有两个半小时的车程,搬家的时候婆婆过来帮忙,把应该拆洗的被子全给我拆了。她一边拆一边说,以后要是该拆洗了就给她打电话。我背过脸去,不敢让她看到我的眼泪。

  到北京后,婆婆的电话隔三差五就会打来,嘱咐我的话都是家长里短:要在北京站住脚就要努力,别怕吃亏,能让人就让人。我的胃不好,婆婆嘱咐我买个微波炉,千万不要吃凉的,炸辣椒她会定期给我寄过来。她还说,如果被子脏了千万要给她打电话;如果我出差,她一定会过来照顾小宝!每次打电话都是她一直在说,我答应着。婆婆的每次电话,都让我哽咽难言。我一直不明白婆婆为什么对我这样好。离了婚,我却好似她远嫁的女儿,她对我的惦念并没有减少半分。

  终于,婆婆来看我了,我们一起包着手工的水饺。我说,妈,我前世一定是您的女儿。婆婆说,我就一直把你当女儿看。你看我身上穿的用的,全是你买给我的。我本命年,你给我买红棉袄红腰带。你和林阳是离了婚,可咱们母女的缘分却断不了啊!我喜欢你,喜欢小宝。

  很多人不理解我和婆婆之间的感情,觉得都和她儿子离婚了,还和她有何关系?可我知道,有一种感情叫缘分。

  去年去俄罗斯,我给婆婆买了一块极鲜艳的大披肩。婆婆说太艳了吧,我年纪这样大,怎么戴得出去?我鼓励婆婆,你看起来一点也不老,和我像姐妹呢!春节的时候,我接婆婆来北京玩,在天安门前照相时,婆婆和我都披着大披肩,有游客经过时很羡慕:看看人家母女俩,多漂亮啊!我和婆婆对望了一眼,眼里全是幸福的泪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