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雪 左志刚走了


 



五年前,一位年轻人在结婚的前一天,突遭绑架,一夜之间离奇死亡……

五年了,每每90多岁的祖母问及最疼爱的孙子,总是被告知“出国了”……

五年来,两位70多岁的老人,为了给儿子伸冤,走遍了省市各级政府部门……

左志刚先生在石家庄一家电脑公司工作,做为业务骨干的他可谓兢兢业业。33岁的他即将结婚,正忙着装修新房,家人都在欢天喜地的帮着准备。他与未婚妻约好了晚上七点钟见面,商量结婚事宜,这一天是2001年5月30日。

一夜之间离奇死亡

左志刚象往常一样工作忙忙碌碌。下午3点,石家庄市桥西区兴华派出所突然来到公司说要传唤左志刚,怀疑他上海外的法轮功网站,并把公司的电脑抄走检查。后来没有查出所要的东西,又还给了公司。

面对警察左志刚一言不发。晚六点警察把左志刚从公司带走,晚七点,正等着左志刚下班回来吃晚饭的父母没有等到儿子,却等来了警察的抄家,直到把家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他们想要的。

第二天(5月31日)一早,左志刚母亲就往公安局桥西分局打电话,一直找不到带走左志刚的政保大队的林队长、候文华等人。下午,左志刚母亲与左志刚的大姐带上要送的衣物到桥西分局找林队长,等了一下午,林一直没出现,别人也不管。母女二人无奈,6点多只得回家。

一直在家等候消息的左父在下午5点多,等来了警察的口信。公安局要他到单位保卫科,被盘问了2小时后,才告诉他左志刚于这天早晨6点30分左右将半袖上衣撕成布条上吊自杀了。这一晴天霹雳,左父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人都走了一整天了到现在才讲,可怜的老伴这一整天还在公安局找人呢。

“自杀”???

6月1日上午10:30左右,桥西公安分局解释左志刚的死亡经过:“5月30日下午左志刚被带到兴华街派出所后,公安人员对其进行了询问,当时左志刚的心态平静,询问直到晚上9:30左右结束。次日早晨7:20-7:40之间,监管他的联防队员为他买了早饭,看到他准备吃饭,就去打扫留置室外间约2平米地上的卫生,大约6、7分钟后,发现左志刚用自己半袖上衣在(留置室)铁栅门上上吊了,经抢救无效死亡。”但,没有法医鉴定书。

且不说搞刑侦的专业人员,就是一般人也要问个自杀动机,一个好好上班的人为什么会在公安局“自杀”?

左志刚全家到兴华街派出所现场查看,又在火葬厂查看了左志刚的遗体,发现他的脖颈部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较细的伤痕,周围尚有血迹,后腰有两块相距一寸左右长方形对称的两个深坑,且后背大面积皮肤为紫色,头部有伤:左脸部、腮部有钝器击打的肿块,右耳全部为紫兰色,而衣服上并没有血迹……家人多次要求桥西分局出具尸检报告,但他们相互推诿不让看,只催家属办理火化手续。家属觉得分局所述疑点颇多,提出很多问题:

1、铁栅门1.6米高,而左志刚身高1.72米,怎么能在铁栅门上上吊自杀?桥西公安分局说左志刚是将腿弯曲后上的吊,真是天大的谎言!人求生的本能也会使他腿伸开两脚踩地、手抓住栅栏门而上吊不成。

2、左志刚遗体面目正常,没有一点自杀上吊双目外突、舌头在外的特征。

3、左志刚在被迫害的前一天,已经同未婚妻约好了第二天去照结婚照、领结婚证,一个性格开朗,工作顺心,家庭和睦、前途美好,就要举行婚礼的青年怎么会自杀呢?左志刚根本不存在任何自杀的动机和诱因。

4、派出所留置室24小时有人看守,里外仅隔一道铁栅门,看守人员既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撕衣、拧成绳再上吊,看守人除非是瞎子、聋子。

5、对公安人员来讲,被看管人员死在监管场所是重大责任事故,如果发现被害人是自杀,公安一定会保留现场的自杀证据,以能证明他们无责任。为什么当天匆忙把人送到火葬场,把现场破坏掉呢?

6、如果真象警察说的他们只是询问,左志刚身体上的伤怎么解释?

7、对左志刚后腰上的两个方形深坑,警察的解释是铁栅栏门上的钉子硌的。圆形的钉子能硌出方形坑?再一个那门上哪有那么突出的两个钉子?

8、说左志刚撕衣上吊,可遗体身上的衣服好好的。

……

对提出的多处疑问,公安根本不给解释,也解释不了。不通知家属,匆忙将尸体运走,这只能证明他们想掩盖刑讯逼供之事实!公安局长赵新建还气势汹汹的说:“你们再这样,就对你们不客气了!”理屈词穷,还嚣张跋扈。

家属要求尸检,他们相互推诿。家属认为左志刚决不可能自杀,要求保留尸体,不同意火化。他们才被迫保存了尸体。在家属多次上访及要求后,直到两年后的2003年7月份,他们才给家属看了由市检察院,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联合做出的法医鉴定书的复印件。检验意见是:“分析为生前缢死。”

在公安局死的人,公安局出鉴定!自己鉴定自己,这样的鉴定还有什么可信度?

人们的怀念

左志刚的冤死给家人带来的更是无尽的痛苦。他是家里的独子,在家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噩耗传来,全家上下跌入悲伤的深渊,喜事变丧事。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令人难以相信和接受这个事实。

消息传开,亲朋好友中有不少响当当的男儿也不知掉了多少次眼泪,就连只见过他一两次面的人也为之潸然泪下,都难以相信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这样走了。来访的人络绎不绝,就连亲戚中80多岁的老人也被人搀扶着赶来了,令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左志刚在业余时间帮助过很多人修理电脑、电视机,从来都是分文不取;他曾毫无怨言地照顾了受到意外事故躺在病床上但却深深伤害了他的一位友人,在其痊愈后他才悄悄地离开;他还曾义无反顾地伺候在病榻上的一个亲人,使本已经疏远的亲情又渐渐地走近……。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在工作上他兢兢业业,就在左志刚被警察带走当天,他没有来得及向家人和未婚妻道声别,甚至未能留下一句口信,但却没有忘记给单位留下老板嘱托的电话号码,为的是不影响工作。工作单位的同事们都说左志刚是相当好的一个人,成天自己主动加班加点,义务加班加点,责任心特别强,前几天到单位来开结婚证明信,同事们跟他开玩笑:等你结婚我们喝你的喜酒,都挺高兴的,他绝对不会自杀。他的公司也给开了一个证明信,证明左志刚在这个单位人缘很好,责任心挺强,合格率百分之百,免检。对他的评价相当高。

在生活上,他对自己也是严格要求,生活俭朴,亲人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的衬裤上还有补丁,在月收入千元以上的中国人中,如此朴素之人恐怕为数不多。对父母关心体贴更是没说的,就在他走的当天上午,天下着雨,他还打电话询问家中刚修好的天窗的情况,“不漏了我就放心了”,这就是家人听到的他的最后遗言。

5月30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举城百姓议论纷纷: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七十父母为冤儿申冤不止

左志刚的父母,两位70多岁的老人,这五年里为了给心爱的儿子伸冤,不断的上访、申诉,老人怀着总有晴天的时候的信念,走遍了区、市、省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人大、政府、新闻单位和多家律师事务所。但只因为左志刚修炼法轮功,被警察害死说成是“政治事件”,在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的邪恶政策下,公检法不给立案、不让律师接案、不让记者报导。给左志刚讨还公道是两位老人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左志刚的父亲左耀新今年72周岁,母亲张竹亭今年68周岁。左志刚遇害后,二位老人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左志刚的祖母、和患病的二姐。二老退休金微薄,左父还要去打临工赚钱才够维持生活。二老的艰辛可想而知,家中再没有往日的欢乐。

左志刚父母为儿申冤五年无果,却不断遭到恶警骚扰,家里电话24小时被监听,出门还遭恶人跟踪。“我也不怕,儿子都死了,我们已经老了,它要弄死我们,就随它。”左志刚的父亲气愤的说。

可是在江、罗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下,其爪牙为了毁灭证据,毁尸灭迹,竟想将左志刚遗体强行火化,2006年6月26日《燕赵都市报》刊登了石家庄殡葬管理处公告,逾期由殡仪馆予以火化。左志刚的父母强调说,如果不把责任人调查个水落石出,把凶手绳之以法,决不同意火化儿子遗体,因为那是儿子被害的证据。

左志刚被害一案,亲朋好友多方奔走努力至今都未能昭雪,就是中共挟持公检法等制度性、政策性犯罪的又一有力佐证。

家人为了给左志刚伸冤,一直要求省级以上的司法部门立案侦察,做出公正的尸体鉴定,并请求有关部门监督桥西分局保全左志刚的尸体。左志刚属非正常死亡,家属疑问较多,家属有知道真象的权利,也有要求上一级单位重新尸检的权利,有申诉、诉讼的权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