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纸币

2006-09-30 20:27 作者: 半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地铁站售票窗口前,我发现找回的钱少了一张纸币。我马上对售票员说找的钱不对。忙忙碌碌的一天里,大错小错谁没有过?我已经把“没关系”准备在嘴边了。不料,从透明的售票房里面抛出了一句话,告诉我是我搞错了。为了不影响排队的人,我礼让了后面的两个人。然后,这个售票的小伙平静地对我说,他相信他不会看错。我看着他的眼睛,也尽量镇静地告诉他是他搞错了。他从制服的口袋里取下笔,记下了我的名字和电话,然后说他要等到下班前才能清点钱数。

地铁车厢里,我的眼前总是闪着年轻售票员的那双透明的蓝眼睛,它似乎很真诚。不管怎样,他却没能接受我的眼睛里表明的真实。只是一张纸币嘛,不算什么,可是我在乎这件事给我的感觉。它甚至让我想起曾有过的不值一提的相似经历。我继续去忙我的事,接下来我去银行,去诊所,很想忘了它,它却像头顶上的一小片阴云,挥之不去。

傍晚,回到家,我正在厨房忙着,电话铃响了。电话那边说,很抱歉,清点完后,知道那二十元钱应该是我的,并让我告诉他我家里的详细地址,他可以把钱送过来。我没有让他专程送过来,只是和他约了一个准确的时间去取。

当我再次走近那个透明的小亭子时,小伙子已经从里面迎了出来。伴随着对不起、没关系、谢谢这些话,我接过了递过来的那张纸币,并顺便说:祝一天好!正要转身离开,他叫了我的名字,我回过头,他解释说:为了表示歉意,这是送给你的一些公交票。边说边塞到我手上一打儿门票一样的东西,我看了一下,原来那是一册代用票。我马上说:谢谢,不用了,我有票。小伙子坚持说拿着吧。我说:真的不用,我买了票。当他看我真的不想拿那打儿票时,他说:至少你是为这件事来的。我点了点头说:有道理。我撕下了一张,把剩下的给回了他,虽然我也可以拿上那些票。最后,我们互相给了对方一个理解的笑。

从内心讲,我只希望那个笑容留在记忆里。坐在电脑前,我很犹豫是否要把这样琐碎的小事写下来。但是,在生活中,它们却真实地、无时不在地触动着自己。尽管不是所有的蓝色眼睛都透出真诚,但是我相信我生活在一个信用社会里。尽管我的黑头发、黄皮肤和那并不流利的语言,告诉人们我会是一个来自于不富裕的国度的新移民,但无论如何我都能自己付车票费。不然,自己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在哪里?我知道我需要保留一份对生活的信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