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传奇: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下)

2006-10-01 12:53 作者: 原文/李敬, 改写/道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酸凤姐撒泼逆阴阳


今天我们再接着上次,跟大家谈“红楼梦”中的精彩人物--凤姐儿,今天我们要讲的主题是:“酸凤姐撒泼逆阴阳”。

(一)

在《红楼梦》这本书里的时代,妇人讲求“三从四德”;夫妻之间讲究“夫唱妇随 ”。在上集中谈到了王熙凤的"宿命"判词,其中的第三句,写的是:“一从二令三人木”,谁应是服从者?谁又应当是发号施令者呢?按理说,“从”者是妻子,发“令”者当然是丈夫。可她违背了伦理,阴阳反背,把夫妇间的关系整个儿翻了过来,书中说贾琏自娶了她,只好‘倒退了一射之地’。这一句判词里的“一、二、三”是顺序词,“人木”合为一个“休”字。是指王熙凤与贾琏的夫妻关系,最后是王熙凤被“休”了。第四句:“哭向金陵事更哀。”那时女人被“休”,都是被送回娘家去的,这里的“金陵”指的是她娘家所在地。因为曹公的《红楼梦》只写了前八十回,凤姐最后怎么被贾琏"休"回家去的,我们无缘看到全过程,但可以两件事例,来看他俩的夫妻关系:

(二)

有一天,贾母发起,要为凤姐过生日,说她一年到头辛苦,今儿个定要叫她痛痛快快地乐一次。当天大家轮流来敬酒,凤姐儿喝得欲罢不能,自觉酒沉了,心里突突的往上撞,要往家去歇歇。瞅人不防,便出了席,平儿赶快跟了出来,她便扶着平儿一起回家。没想到忽然之间到家,却撞上了丈夫贾琏和鲍二的媳妇偷情,又听见他们在说笑。那妇人说,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你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贾琏叹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了!凤姐听了,气的浑身乱颤,那酒越发涌上来,一脚便踢开门进去,不由分说,抓着鲍二家的就打。又怕贾琏溜走,便堵着门大骂起来。在混乱中,贾琏气的从墙上拔出剑来,也闹着要杀她。

凤姐假装害怕,往贾母那边跑。趴在贾母怀里,哭着告状。贾母等人听了都说:“这还了得!快拿那下流种子来!”一语未了,只见贾琏举着剑赶来了,后面许多人跟着。

贾母和邢夫人气得把他駡走了,贾母笑着对凤姐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的住呢?世人都打这么过来的。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喝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了。”说的众人都笑了,凤姐也笑了。

次日贾琏醒了,想昨日之事,只好忍愧到贾母面前跪下。贾母问:“怎么了?”贾琏忙陪笑道:“昨儿吃了酒,惊了老太太的驾了,今儿来领罪。”贾母先骂了他一句,然后说;“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地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凤丫头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儿,你看昨儿唬得多可怜……”然后又叫他给凤姐和平儿陪不是,完了叫人送他三人回家去。

刚来到房里,就有人来回说:“鲍二媳妇上吊死了。”贾琏、凤姐都吃了一惊。凤姐忙收了怯色,反喝道:“死了就死了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44回)还是贾琏偷偷的给了鲍二两百两银子,做为办丧事的钱,又安慰他,说:“另日再挑好媳妇给你。”鲍二觉得又有了体面,又有了银子,有什么不愿意的?便仍然侍奉着贾琏。

(三)

事后不久,宁国府的贾敬大老爷归天了,出殡后,贾琏一直陪贾珍、贾蓉住在铁槛寺。一天,平儿在无意中,知道贾琏在外面有了“新二奶奶”,比“旧二奶奶”凤姐儿还俊,脾气儿也好。当时,平儿把这话儿说给了凤姐。凤姐醋性大发,严厉的审问小厮旺儿和兴儿。谁敢不讲实话?兴儿直挺挺地跪在地上,打着骂着,说:“咱二爷同蓉哥儿在回家的道上,爷儿俩儿说起珍大奶奶那边的二位姨奶奶来。咱二爷夸他们好,蓉哥儿就哄着二爷,说把二姨奶奶说给二爷。后来就是蓉哥给二爷找了房子,叫人裱糊好了。”凤姐问:“房子在哪里?”兴儿说:“就在府后头。”凤姐回头瞅着平儿说:“哦!咱们都是死人哪!你听听!”平儿也不敢作声。一直问了下去,兴儿都有问必答--后来珍大爷是怎么出的钱,为尤二姐解除与前夫的婚约。怎么样选定吉日,让贾琏与尤二姐成亲,贾蓉怎么送亲,等等……都说了。

(四)

打发走他们后,凤姐儿越想越气,歪在枕上,只是出神。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67回)凤姐知道贾琏将有一两个月的外差,等贾琏前脚一走,后脚她就带了平儿等人,坐车找到了尤二姐。见面后,尤二姐便立即向她行了跪拜礼,说:“妹子年轻,一切皆系家母和家姐主张。今日有幸相会,若姐姐不弃寒微,凡事求姐姐的指示教训。”凤姐儿忙下座以礼相还,并说只因自己见识短,总以妇人之见规劝丈夫要慎重,不要在外边眠花宿柳。怎奈二爷错会了意,连娶姐姐这样大的事也不给我说。今儿亲自来拜见。求姐姐体谅,起动大驾,搬至家中。若姐姐不随我去,我也在此相陪,每天伏侍姐姐梳头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好言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我死也情愿。说着竟呜呜咽咽的哭将起来。 (68回)

尤二姐心中本来早有要进去住的意思,今见如此,岂有不愿意的。凤姐又悄悄地告诉她:“我们家的规矩大,这事儿,老太太、太太一概不知,倘或知道了二爷偷偷的孝中娶你,非把他打死了不可……今儿只好从后门进园子,委屈姐姐先住在园子里,容我向老太太、太太禀明了再处理。”二姐道:“任凭姐姐裁处。”进园后凤姐把尤二姐交待给李纨,并把自己的一个名叫善姐的丫头,给她使唤。然后,又暗暗吩咐园中媳妇们:“好生照看着她。若有走失逃往,一概和你们算帐。”

(五)

谁知几日后,那丫头善姐便有些不服使唤起来。渐渐的每日连饭也懒得端来给她吃了,或早一顿,或晚一顿,所拿来的东西,都是剩的。尤二姐说过两次,她反瞪着眼晴嚷嚷起来。二姐又怕人笑她不安份,少不得忍着。隔上几天见到凤姐一面,那凤姐却是和颜悦色,满嘴姐姐不离口。又说:倘有下人不到之处,你降不住他们,只管告诉我,我打他们。”又駡丫头、媳妇们说:“我知道你们除我的话谁的也不听,欺软怕硬。倘或二奶奶告诉我一个不字儿,我要你们的命!”吓得二姐更不敢言语了。

然后凤姐又到东府里撒泼打滚,一见到尤氏,照脸就一口唾沬,駡道:“你们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偷着就往贾家送!”她一会儿拉上贾蓉要去见官;一会儿又拉上尤氏要去见老太太。揪住尤氏,哭了骂,骂了又哭。鼻涕眼泪抹了尤氏一身,丫环、媳妇们黑压压跪了一地,陪笑求说:“二奶奶是最圣明的,虽是我们奶奶的不是,当着奴才们,奶奶也作践够了!如今还求奶奶给留点脸儿!”贾蓉也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直到满足了凤姐所有条件才罢。可怜的尤二姐,自己的亲妹妹尤三姐已经死了。同父异母的姐姐尤氏,本来就是极糊涂的人,以至自己不明不白地,偷偷的嫁给了贾琏,如今又落在凤姐的手里,只能任其摆布了。(68回)

(六)

等到贾琏要回来之前,凤姐就带领着二姐去见贾母,回明了这件事。自此尤二姐就见了天日,搬到了厢房,也就是凤姐的眼皮底下住了。

等贾琏回来后,到新房那儿找二姐,看到那里门已锁上了。回到家,又见凤姐待二姐那么好,心中暗暗的称奇。可他哪知道,凤姐在没人时,却和二姐说:“姐姐,有人说你的名声很不好。说得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他们说姐姐自小儿,作女孩儿时就不干净,又和姐夫有些首尾。我听见这话,气的倒仰。要查是谁说的,又查不出来。”然后说自己如何的气病了,茶饭不吃。而所有的丫头们,除了平儿以外,都是说三道四,指桑駡槐,暗中讽刺。

那尤二姐,原是“花为肚肠,雪作肌肤”的,极细致的一个美人儿,到这时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经过了这般折磨,受了不过一个月的暗气,便恹恹的得了一身病,四肢不动,茶饭不进,渐渐的黄瘦下去了。园中姐妹们都暗暗为二姐担心,但谁都不敢多言。没有人时,二姐一说起来就流泪,但又不敢抱怨凤姐。一天晚上一合上眼,便看见小妹尤三姐,手捧着鸳鸯宝剑前来说:“姐姐,你一生为人心痴意软,终究吃了亏。若妹子在世,决不会让你搬进来的。既进来也不容这般欺负于你……可叹的是,这也是天理应该,因你我生前不守妇道,又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你若依我,以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不然,你白白的丧命,也无人怜惜的。”二姐说:“妹妹,我一生品德既亏,今日报应,既为当然,何必又去杀人造业呢?"三姐儿听了,长叹而去。二姐这时忽然惊醒,才发觉是一梦。

(七)

等贾琏来时,二姐见无人在侧,便哭泣着说道:“我这病怕是不能好了。可我腹中已有身孕,倘老天见怜,生了下来还可,若不然,我命不保,何况于他。”贾琏也哭道;“你只放心,我请高明的医生来医治。”

不料请来医生诊脉、服药之后,到半夜,尤二姐忽然腹痛不止,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来。贾琏大怒,要告这医生,但医生早已卷包逃得不知踪影了。二姐这里心中想着:“我的病已成势,料定难好,如今胎儿又打下去了,还有什么可牵挂的?不如一死,倒还干净!”当下,人不知,鬼不觉,就吞下一块生金自尽了。(69回)

平儿知道后,禁不住悲声大哭,后悔当初,听到了议论“新二奶奶,旧二奶奶”的话,就告诉了凤姐,害死了好好的一个人。而贾琏念起了二姐的温柔、和顺,种种好处,更是搂尸大哭,只叫:“奶奶,你死得不明,都是我坑了你!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
曹公的《红楼梦〉只写了前八十回,凤姐最后怎么被贾琏"休"回家去,贾琏对出了什么凭证,怎么为二姐报仇的?也只得留给观众们思考了。但是,王熙凤的宿命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是改变不了的结果的。

(八)

凤姐的一生,没做过什么好事,甚至在她接济刘姥姥一家时,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个逗笑的女丑来戏弄,但究竟,凤姐还是在最困难时济助了她。

所以当她女儿巧姐儿,要被舅舅王仁和贾芹卖给那“外蕃”郡王时,是刘姥姥伸出援手,救走了巧姐,藏在她们庄里。打扫上房,供应茶饭,让她和平儿安心住下,逃过了一刼。

第五回太虚幻境中的“红楼梦”十二曲,有一曲是“留余庆”,说的就是巧姐儿。这首曲儿是这样的:“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正是凤姐儿一生,唯一积的一点阴德,就报巧姐儿身上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更是永世不变的天理。

今天的节目,到此先告一段落了,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觧,谢谢收看!@

——新唐人电视台节目.笔墨传奇〔红楼梦系列〕第四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