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小学做义工(图)

2006-11-15 21:32 作者: 小放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选择工作---

上小学一年纪的女儿经常从学校带回需要家长协助的活动清单,有协助上英文阅读课的,有郊游时需要家长作陪的,有午餐帮厨的。英语阅读嘛,自己虽然汉语口音已不那么重,但老美都说我带法语口音(当然,我说法语,他们说我带美国口音,整个一个邯郸学步。),所以我还是不要误人子弟为好。陪学生去郊游则需要较长的时间段,工薪的人有时侯请假不太方便。午餐的时间段对我比较合适,再说了,到美国后还没有在餐馆打过工,这回正好可以补补。于是我选择了在午饭时,协助学校食堂为小学生开伙。

到了我事先签定的日期,我先到学校办公室报到,学校工作人员照例感谢一番我为学校做义工、肯定我的高尚精神,给了我一个义工的名牌挂在胸前,然后对我挤挤眼,说:“祝你好运”,从那眼神里我理解到这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

---工作任务---

学校食堂其实雇有四名固定的员工:一个负责为学生盛饭菜,一个负责收款记帐,另外两个负责清理餐桌和照理学生吃饭,如果学生需要别人帮着打开饮料、需要一个勺子、需要几张餐巾纸、要袋番茄酱、要加点盐什么的都是这两个人负责。我们做义工的也就是给这两个人帮忙。这两个人,一位比较瘦,年龄也较大,叫Helen;另一位比较胖,但年纪很轻,叫 Mary。

吃饭的时间,学生按年级分批进餐,这个年级用完餐了,工作人员把餐桌清理一下,下一个年级的学生再进来。所以同时进餐的学生数量并不多,两个人就足够了,义工在这里好像是多余的,我且把它看作是增加家长和学校互动的手段。开饭不久,那位年龄大的就说家里有事得回去一趟,一下就回来。再过不久,那位年轻的要帮其他的老师布置墙壁也走了,餐厅里我成了管事的老大。敢情,我这个义工到这里不是来帮忙的,是来顶工的。

---开饭了---

绝大部分学生是自带午饭,小部分学生从学校购买。从学校买的套餐,价格很便宜,主食冷菜甜点饮料很是齐全,而且量很足,成年人吃都够了,但大部分学生还是愿意自己带,我女儿也是自己带,她的理由是省心,免去排队选菜的麻烦,再说,我女儿是在饭上舔几口肚子就饱了的人,吃得不多,从学校买的饭大部分都会浪费掉。

就餐时,学生按班级分配在不同的餐桌上,学生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远比我想象的要守纪律、要安静。只要学生说话的分贝稍高了点,Mary 就会把餐厅里的灯关了,学生就明白他们违反纪律了,都闭上他们的小嘴,Mary说这帮学生太调皮,不这样狠狠管教不行。我暗自思忖:“呵呵,比我们自己在小学时强多了,想当初……(省去八百字),就凭你?就凭你管灯?能管的住?哈哈”,在我眼里这些都是优秀学生,个个都可以成为三好学生、都可以戴红领巾,都是牢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有人说,这是因为自己当了父亲而且自己的女儿就在其中,就惯孩子、就爱屋及乌了。呵呵,也许吧,有了孩子,更爱孩子,天经地义。

反正,跟孩子们在一起,我怎么地都满意,给孩子们做义工,真是很快乐。我揣着一大把饮料吸管、一大叠餐巾纸、一大把番茄酱在餐桌间不断走动,学生举手表示需要这些东西时,我就递上。还要不时帮他们解决一些小问题,譬如,饭盒或罐头打不开了、汤洒了、勺子不见了、番茄汁弄到鼻子上了……等等。有两张桌子的学生有过敏体质,对他们要特殊照顾,千万不能让他们尝其他同学的食物,连擦桌子的抹布也要分开;低年级的学生可能羞于举手,要主动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高年级的学生喜欢呈能,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干,结果把土豆片散的到处都是。哈哈,我干得不已乐乎。高兴的时候,跟同学们聊几句,开个玩笑,乃天伦之乐也。除了为孩子们服务外,我还掌握了一些小小的权力,孩子们想上厕所、想到外面喝口水,嘿嘿,都得向我请示、批准,又过了一回孩子王的瘾。

---孩子们为我感到骄傲---

好像孩子们对我非常崇拜,有一个小男生还小声地问我是不是成龙,拜托,成龙有我这么高大吗?真是走眼。我认识的一些学生,高年级的会想办法给我打个招呼说几句话;低年级的会要求一个 hug但腼腆得一句话都不说,特别是女儿的几个要好的同学,她们都表现得很兴奋。等他们回到座位上,周围的同学都会围上来,大概是问:“你怎么认识他的?”,“他是谁?”,“他是谁的爸爸?”,一脸的羡慕。女儿更是感到很自豪,自豪的女儿当然得有自豪的表现,所以她那天非常罕见地把带去的午餐全部吃完了。我在餐厅的一角停下来站了一下,我女儿马上举手,把我叫了过去:“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吗?你要到处走,看到需要帮助的同学,就过去帮。不要站着不动。” 这个小混蛋,还生怕我不尽职,我想休息一下都不成。

记得自己在小学的时候,最怕让其它同学看到自己的爸妈,同学们会千方百计找出你爸妈的外表特征,然后给他们起个外号逗乐。而在这里,爸妈的出现只会使孩子们感到自豪。不知道孩子大了后还会不会这样。我的老外同事,就曾有滑铁泸的经历。他送他在高中的女儿上学时,她女儿要在离学校还很远的地方下车,生怕同学看到了,他既生气又无奈:“爹太老了给你丢人了?车太老了给你丢人了?”。

一旦受人尊敬,就得负起责任,同学之间有了纠纷就要你去主持公道。一个男生来告状:“他偷了我的土豆片”,我只好去问。

“我就拿了一片”,挺诚实的,这就好处理了。

“以后拿别人的东西,要经过别人的容许”,我对拿东西的人说。

“得像个男人,不就一片土豆嘛”,我对被拿了东西的人说。

一个女生用小得像蚊子叫的声音来告状,座位被两边的同学挤得没地方了。欺负人可不行,我得帮助弱者,于是要那个桌子上的每个同学起立,人站均匀了,位置重新平均了,“坐下”。

高年级的男生调皮些,有人揭发:“他都去了两次厕所了”,意思是说他借上厕所的机会到走廊玩去了。我用眼睛瞪着他以期得到证实,“对不起,我不再去了”。

难怪美国学校里没有班干部,学生间的小矛盾很容易解决,学生听话着呢。最闹腾的午餐时间尚且如此,上课时的秩序可能更好了。

---众生像---

诚然,全校二百来号学生并非千篇一律,他们也有丰富的个性。你瞧,坐在那儿的两个男生正相互较劲呢:他们不敢公开吵闹,他们一面盯着我这头,怕被我发现了,一面在桌子下面使劲推开对方,好像一方侵犯了另一方的地盘,互不相让,两个小脸都因为在用劲而涨得通红。行,有种,男孩子嘛自然就应该跟女孩子不一样,这种小打小斗也是一种锻炼,不影响别人就行。

另一头的一个女孩子就表现得特别文静,一脸的秀气,那脸庞带上那略尖的下巴让我联想起小时候的章子怡。她把面前的餐具和食品摆放得整整齐齐,那天她是用一个保温杯带的汤,小心翼翼地把保温杯的盖子拧开,用餐巾纸擦干净了才把盖子倒过来放在桌子上,用一个长长的勺子慢斯条理地一口一口地呡着汤,仅用微笑跟周围的同学打招呼,并不参加他们的喧嚷,很有大家闺秀的味道,我不禁叹道:“不知道章子怡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斯文”。巧得很,星期六我女儿到同学那里参加生日party,正好是那个女孩子的邻居,又遇到了她。这回她表现出来的调皮让我大跌眼镜,只见她在屋里大声嚷嚷、四处乱跑,下楼梯不是一级一级下,是两级两级地跳着下,还剩下四五级的时候,干脆一步跳下,让整个屋子咚咚作响,我不禁又叹道:“不知道章子怡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野”。

另一个胖胖的男生果然不负他的外表,特别能吃,口味特别好,几分钟就把午餐吃完了,还要掏钱买甜点;还有一个女生戴着厚厚的眼镜,一脸的憨厚,动作还有些笨拙,把饭菜弄到地上,表现得十分尴尬和不知所挫;那个一脸精明的男生果然精明,跟同学玩剪刀石头布,老赢;那个又说又笑的女生已经表现出哗众取宠的领导才能……

小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每个小学生都是父母的小宝贝。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他们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呵呵,中为洋用。

---下次义工时再见--

学生们用完餐,我可以离开了。到学校半公室交差的时候,工作人员打趣说我终于活着出来了。实际上,这个学校的学生在我眼里既诚实又服从管教,一点都不若人烦。有爱心,每个形态各异的学生都是可爱的。倒是学校工作人员缺乏足够的耐心,Mary那天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她嫌学生吵,关了三次灯,以学生没有守纪律为由收了两个午餐包,承认错误后方才让领回。

当天跟我一起做义工的应该还有一位家长,但他一直没有出现,到他的女儿班级来吃饭的时候,我才看到他。显然,他是第一次做义工,不知道该做什么,后来看我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嘿嘿,我们华人在献爱心方面还起了回“模范带头作用”。

到学校做义工是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也是近距离观察学校、观察老师、观察学生、观察孩子的好机会。我还会参加更多的义工,届时再与大家分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