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胡兰不是英雄,所有争论是扯淡


最近,关于“女英雄”刘胡兰的死法在网络上引发了一场罗罗嗦嗦的口水战,这场口水战甚至连某军报都牵扯了进来,言之凿凿地证明着刘胡兰死法的主流说法。

在我看来,这场口水战其实特别滑稽、肤浅和无聊,问题的关键其实不在于刘胡兰是死于老乡的铡刀还是死于中国革命军的铡刀,而在于我们宣传、景仰、恭敬了半个多世纪的“女英雄”刘胡兰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把一个死于动荡年代的女造反者当做烈士的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基于意识形态考虑的造神运动的延续,而现在,是该终结这场鼓励革命和血腥的意识形态斗争的时候了。
  
英雄的本义不过是是植物和动物的精华,“英雄”本义的人格化,暗含了人类从野蛮的自然中分离出来,同时又没有被社会权力异化的特殊状态。英雄借助于身体的自然能量和勇气抵抗外力的伤害,并保护了身体能量较低的同类,他们能够在紧急状态中迈出第一步,并且具有自我牺牲精神。真正的英雄是敢于行动、不断行动的活生生的人。他们可能会失败而成为悲剧角色,也可能会腐烂而消失在土地之中,但他不会变成僵死的偶像。

在今天,英雄的“本义”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消失在现实的制度和权力之中。“英雄”语义的消失与含混不清,使得强势意识形态话语,为了自己集团的利益而随意虚构“英雄”,导致了“英雄”的娱乐化。

学者张柠认为:对英雄身份的确认,既不能靠选举,也不能靠制度化支撑,只能靠人群在心理上的认同,英雄人格是通过身体能量展示自身的魅力,对钱财和权力不感兴趣。因为权力的较量不是“力”的较量,而是“术”的较量。
  
从上面关于英雄的本义和人格化以及对于英雄意识形态化现状的摘抄里,我们可以反过头来回到刘胡兰死去的年代和成为这个社会认可的英雄的过程,进而将刘胡兰从英雄的行列剥离出来,恢复她一个殉难者—对,刘胡兰就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革命"的殉难者,而不是什么英雄!
  
刘胡兰死的时候才14岁,而且是死在内战敌对一方的铡刀下,其血腥程度和小小年级的极度反差刺激着人们的想象。但是,无庸置疑,不论赋予多么高尚甚至极度崇高的借口,内战都是一个民族的悲剧,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地方;而内战的程度越惨烈,死的人越多,这种悲剧的色彩就越严重。从刘胡兰死难的原因上看,最初的原因在于云周西村新成立的党组织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和在某种程度上业绩的需要,不经审判地绞死了政府任命的村长,而且据说这个村长并不是十恶不赦、恶贯满盈。这种革命的恐怖主义引起了当地百姓的恐惧,就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当地驻军。于是,报复不可避免地发生,刘胡兰作为肇事者之一承当了革命恐怖行为的灾难性结果;在那样一个动荡年代,这样的事件其实屡见不鲜。但是,因为一篇被戏剧化和美化了的报道,刘胡兰竟然吸引了中共最高领导者毛泽东的注意,并且被伟大领袖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再于是,根据革命运动造神的需要,殉难者成了脸谱化的英雄,历史的真相被修改得越来越接近革命浪漫主义的想象,而刘胡兰就这样成了一个被意识形态和革命需要被漫画出来的英雄,让人们盲目崇拜了几十年。
  
时间在路上走,历史也在逐渐显现着它应该具有的面目,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说,甚至对于一个时代来说,英雄辈出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就象注水肉会令肉失去它应该具有的鲜香味道。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