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于外星球的修炼方法

2007-02-17 00:25 作者: 善东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经过四五百年的演变和改良,到唐代为止,逐渐形成了大乘佛教的各大宗派。改良后的佛教与原始的佛教,也就是释迦牟尼时代的佛教,已经大相径庭。被公认的对此一改良贡献最大的要属龙树菩萨。他是大乘佛教的「千部论师」、「八宗共祖」,如:禅宗、密宗、唯识(法相)、天台、华严、三论、成实、净土等。

据《大藏经》上记载,出家后的龙树菩萨来到了龙宫的“图书馆”,骑著白马,走马看佛经的题目,三个月还没有全部看完。他从龙王那里取来人世尚未流传的《华严经》一部,后来龙树登台说法,时常显现神通,使听众们只见座上有一圆满的光轮,但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密宗分两支传入东亚大陆,一支在唐代传入中国,叫唐密。可是,密宗的修法里面有男女双修的部分,而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中国人接受不了,唐密也就最终在中国消失了。另一支传入西藏,在那个比较特殊的地方一直流传到现在。

既然密宗中的男女双修与古代人类的伦理概念那么格格不入,它会不会不是人类文明的产物的呢?佛经上记载的龙族会不会是属于另外空间的生物,或者哪一颗地外星球呢?

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里阐述男女双修时肯定的指出“我们首先跟大家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地球上,不只是我们中国受了儒家影响,我们整个人类,在上几个世纪的古代,人类的道德观念都差不多少。所以这种修炼方法其实不来源于我们这个地球,它是另外星球传来的,但是这种方法确实能够修炼。”

在德国人豪威格豪斯夺夫撰写的《中国的罗斯威尔:远东幽浮见闻古今谈》中有一段文字记载了密宗和外星文明之间的联系,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故事发生在1920年,主人公名叫约翰斯班瑟 (John Spencer),美国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曾经长住中国从事非法军火和毒品交易。然而,连年的军阀混战不得不使他放弃舒适的生活并最终流离失所。由于种种原因约翰不能够体面的直接从海上离开,只得颠簸流离,绕道内陆,最后徒步跋涉来到外蒙古。精疲力竭的他饥肠辘辘,发起了高烧,终于不支而晕倒在路上。

也是约翰命不该绝,一名过路的行脚僧发现后将他带回 Tuerin 的一座的喇嘛庙。在僧人们夜以继日的细心照料下,不久约翰就恢复了。

原来这座庙里还住著另外一个美国人,学者兼商人的威廉汤母森 (William Thompson)。对东方的宗教和文化情有独中的威廉已经在庙里住了几个星期了。两个同乡人第一次见面时威廉向还在调养中的约翰讲诉了寺庙的情况,引起了约翰对东方文化的极大兴趣。

一天,大病初愈的约翰起了个早,在寺庙周围溜达探奇。沿着庙墙,他发现了一座风化了的石阶。石阶下是一扇铁门。天性好奇的约翰走下石阶,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那扇门。

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高大宽敞房间。这个奇怪的房间有12面墙壁,每一面墙上都画着颜色鲜艳的似乎是展现星座的图案。约翰只认的其中一幅画--他自己出生的金牛星座。约翰的很多饰物都是牛的形像,包括他颈子上挂的饰物。

好奇的约翰用手指顺着壁画一幅幅的描。当他描到最后一幅画时(威廉事后说那是西方星座中的六姐妹的 Pleiades ,也就是东方所说的昴宿星团) ,墙壁在他手指的触碰下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幽深的地道跃入眼帘。

约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进去看个究竟。他将一块大石推到隧道的入口处以防止墙壁突然关闭。隧道的深处透着一丝淡淡的绿光,约翰向前摸索著,却找不到那绿光的来源,好像到处都是但又到处都不是。但是,他可以肯定这条狭隘的地道不是天然形成的。不久约翰来到了第一个分叉口。为了不迷失方向,只要有分叉的地方他都向右拐。后来威廉发现他走的路乃是根据入口处的星座图案来决定的。

几分钟后,约翰来到了地道的尽头:原来是一间巨大的石室。那无处不在的绿光异常强烈,约翰可以清楚的看见沿著一面墙立着摆放着一行棺材,大概有25到30具左右。

约翰当时感觉那些棺材是悬在离地1到2英尺的空中,但是他事后记不清了。在贪婪心的驱使下他企图在棺材中找值钱的东西。机不可失,约翰立即下手,他兴奋的发现棺盖应手而开。前三个棺材里装著三位僧人的尸体,穿戴都与约翰在寺庙看见的僧人一样。第四个棺材里面是一个著男装的女比丘的尸体,第五个装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印度人。所有的尸体都没有一点腐败的迹象。一路看过去,越往后那棺材就越古老。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所有的棺材没有一具装有任何财宝。

约翰越加不奈烦,每一具棺材他都检查的十分仔细。倒数第三具棺材里装着一具穿着白色纱衣的男尸,再下一个里面是一个女性,但是约翰分辨不出她的种族。当他打开最后一个棺盖,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小个头的生物,穿着闪烁着银色光芒的衣服。生物的头部也是银色的,眼睛闭着,眼皮非常的大,鼻子很短,但是看不出来有嘴巴。当约翰弯过腰去碰那尸体时,那硕大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一道刺眼的绿光使约翰睁不开眼睛。

巨大的恐惧感使约翰吓得差点昏死过去。那一瞬间,他把棺盖猛的关上,掉头就跑,尖叫着狂奔出了地室。长期从事非法交易的约翰毕竟久经摔打,很快就使自己镇静下来。慢慢的他寻找来路走出了迷宫一般的地道,为了不走错路,比他进来时多花了好多时间。当他终于推开进来的那扇墙壁,走过画有星座的房间,再出来拾阶而上,约翰惊奇的发现已经是晚上了。

当约翰回到喇嘛庙,他马上找到了威廉并告诉他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尤其是那失去的时间。约翰估计自己不过在地道里呆了两三个小时,但是一整天却过去了。

威廉的第一反应是对约翰的行为非常气愤,在没有寺院主人同意的情况下到处乱走,擅闯禁地。在数落了约翰一通后,威廉告诉了寺里的主持僧人。

第二天一早,约翰被叫到一名级别极高的大喇嘛面前。大喇嘛非常友善,他微笑着试图说服约翰他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出自想象,是被高烧烧糊涂了。约翰可不是那么轻易被说服的。终于,大喇嘛陪他来到那间画有星座的多边行房间。星座的壁画真的在墙上。喇嘛触碰了一面墙壁,墙壁也打开了。他们俩走过狭隘的地道,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比约翰记忆中小很多的石室。

这个石室的中间有一座神坛。上面拜访着约翰头一天看到的那些棺材--不同的是,它们只有巴掌大。每一具微缩形棺材里装有一尊人像,每一尊都对应着约翰见到的尸体。

这肯定是和尚们弄出来糊弄我的!约翰觉得既然如此,也没有必要与面前这位大喇嘛理论。不过他还是鼓起勇气寻问他所见到的银色生物。大喇嘛回答说那尊人像是“一位来自星星上的大师。”

回到住所,约翰又试图说服朋友威廉自己的神奇经历确实是真实的。

“你想一想,我的手被刮伤,一只靴子的跟也跑掉了。如果不是因为恐惧感的真实,加上漆黑的地道,怎么会这么狼狈不堪呢?”

“我碰到了那些尸体上的衣服,我看见它们的皱纹和凸出的血管。我打开的那堵墙在房间的左边,喇嘛打开的在右边。那些喇嘛为了让我觉得自己在幻想,故意做了那些人像糊弄我,但却不是我看到的。”

几天以后,约翰离开了喇嘛庙,之后就再没有关于他的任何音讯了。威廉回到美国后,将所见所闻写下并发表在“探险”杂志上。他坚持自己所写的每一个字都是约翰亲口跟他讲的。

呆在蒙古和中国的时日里,威廉自己也不曾一次见到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不腐肉身。不过,从来没有听说过约翰说到的神秘的银色生物,而且是很久以前来自外星球上的大师。



参考资料:

李洪志,《转法轮》

【正见网】佛家故事:龙树菩萨传

豪威格豪斯夺夫,《中国的罗 斯威 尔:远东幽浮见闻古今谈》
Hartwig Hausdorf, “The Chinese Roswell: UFO Encounters in the Far East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