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关心我哥哥喻东岳的朋友们拜年

2007-02-26 00:23 作者: 俞日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朋友们,新年好!

借助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论坛》,我代表喻东岳及全家人向天涯海角的所有关心帮助过喻东岳的朋友们拜年。

祝朋友们:父母健康长寿!夫妻甜蜜幸福!
     子女聪明伶俐!事业更加发达!

我哥哥喻东岳出狱一年以来,在好心人、朋友们的关心和救助下,一直在治病,一直没有中断过。我哥哥刚出来时,

◆走路不稳,
◆吃东西不知道去壳去核,
◆不认识父母弟妹,
◆面壁下蹲,
◆见人作揖下跪,
◆见到戴大盖帽的人惊恐不安,
◆不知年月日,不知自己是谁,
◆洗了澡不穿衣裤,一丝不挂跑到客厅里坐,整个人痴痴呆呆。

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东岳现在记忆恢复了一些。他以前的朋友、同事他差不多都可以认识出来。出门前他会先整理好衣衫,梳理好头发。家门口有卖小菜的,他能自己到门口买小菜。有次他拿十块钱买了四把红菜苔以及二斤辣椒,回来后坐在桌旁想了一阵,自言自语说:“红菜苔一元钱一把,四元钱;辣椒二元五角一斤,五元,一共只有九元钱,还应找我一元钱。”说完又跑出去了。妈妈站在阳台上看。

那个卖菜的妇女对哥哥说:“你走得快,少找你一元钱,给,再拿一把红菜苔吧。”那卖菜的妇女又递给哥哥一把红菜苔。哥哥能与人简单交谈几句,深谈就不能进一步沟通,因为他会讲一些不合逻辑、别人无法理解的言语。在湘雅住院时,专家教授综合会诊,诊断他患的是精神分裂症。

北京牛阿姨给我寄来了关于精神病方面的分析、诊断、治疗、药物应用、心理护理及防治的各种书籍。通过所有这些书本我了解到:“精神分裂症”发现得早、治疗得及时,也有可能完全治愈,能恢复到病前的正常工作生活状态;但没有及时医治,耽误了病情的,就很难很难完全治愈,有的需要经常上医院,反覆吃药。有的甚至终生离不开药。”精神病的治愈如此不乐观,我只能祈祷上苍赐福我哥哥,能在他身上出现奇迹,让他的病能完全治愈。

上海陈阿姨给我寄来了关于饮食营养调理方面的书。我和妈妈慢慢学会怎么为哥哥搭配更合理的饮食。

有一次我和妈妈在谈论,怎样才能把哥哥的病治好,妈妈忍不住流泪了。我为妈妈把眼泪擦干。这时我们听到哥哥在阳台上读诗:“……我们要坚强,享受阳光和雨露,呼吸自由的空气,依然要快乐地活着……”。在为我哥哥治病的这条路上,我要坚强,相信艰难泥泞的路总会有尽头。

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过俞东岳的朋友们:

◆感谢笔会的赵达功先生,
◆感谢笔会的朋友们三年来对俞东岳及全家的关心和救助,
◆感谢艺术家高氏兄弟,
◆感谢法国的陈健先生,
◆感谢刘丰就先生,
◆感谢加拿大的陈一然先生,
◆感谢洛杉矶的George Mo先生,
◆感谢加州的张玲先生,
◆感谢美国的宋仁义先生,
◆感谢东岳的同学、同事、朋友们,
◆感谢所有我知道和不知道的好心人!

祝所有关切我哥哥的好心人

  新年愉快、阖家团圆、
  生活一天比一天开心,
  事业一年比一年红火。

喻日霞 上
2007年2月16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