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五:银行ATM机“吞掉”了三条命


昨天早上妻打来电话说要吃参加一个老乡的丧礼。我说,大过年的能不去就不去了。妻说不行,死者是她们一个村里的,又是儿时的好朋友。完了给我叨叨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亡者已去生者悲,丑人姑且用化名。

琴虽生在于农家,但天生丽质,特别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惹人怜爱。但琴心高气傲,正直爽快,又令人敬佩。初中毕业后就去南京打工,成了厂里的小伙子们追逐的对象,琴也先后在南京处了四、五个对象,但一谈到实处,男方家一听说是从甘肃农村来的,没有一家愿意接受。后有一自称丧偶老板垂涎于琴的姿色,天天送花送果。有一次竟然拿出五万元跪在琴的面前,苦苦哀求:“如果琴答应跟他好,他将这五万元送给琴的父母。”并许下了好多愿,具体什么愿,丑人就不得而知。琴断然拒绝,拂袖而去。(幸亏遇到的是色而不恶的良民老板,假如琴碰到的是黑社会恶势力呢?)

自此以后,琴已无谈志,南京成了琴的伤心之地。转眼已是十三四年过去了,琴也是三十岁的人了。于是撒泪离开了南京,来到了丑人所在的城市。后经人介绍,与良结为连理。

良为某厂普通一职工,善良本分,诚实稳重,可这年头就是得不到周围女同胞的芳心,因此35岁仍然光棍一条,后经介绍,与琴认识。两人一拍即合(丑人想,肯定不是一见钟情)。还好,两个人结婚以后感情也能说得过去。琴也在本市找了个零时工作。三年以后,琴有了身孕,B超显示是双胞胎。预产期在今年的三月四五号,也就是农历的正月十五前后。

初四晚上十一点五十左右,琴突然下身流血,冷汗不止。因家在马路边,良拿上自己的工资卡,急忙在楼下叫了辆出租车,五分钟就到了本市的一家最好的医院。(良当时肯定想出租车比120要快一些,事实上,因其家在路边,确实如此,如病人家在偏僻处,或者病危时,千万别用此着)。

闲话少说,良将媳妇送到医院妇产科的急诊室中,当班大夫当即作了检查,胎儿胎心正常,但由于胎盘上的毛病引起了出血,需马上做剖腹产。另一方面大夫当即强调,需三千元的押金,否则不予做手术。“你先做,我拿的工资卡,我这就在自动取款机上取”良央求道,庆幸自己发了四千元的年终奖,卡带在身上。大夫说不行,医院有规定,钱取来了再做也不迟。听到媳妇在产床上的痛苦的呻吟,良急速的跑下楼去。奔到离医院不远的自动柜元机跟前,插卡操作起来。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自动柜元机在这时发挥了作用,自动的吞了良的卡。良急忙取出手机拨打110,一次占线,二次占线… …八次打通。良急忙说明情况,值班民警同志挺和蔼:“这事你得找银行。”“那银行的电话是多少?”“也不知道,你打114问问吧”

114倒是很容易,三次就打通了,值班员柔声细语:“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良急忙说明情况。

“哪你打XXXXX”值班员建议。

良拨了十几次,未能拔通,这才猛地想起过年人家银行也放假了。又慌里慌张的挡了辆出租车到城南的妹夫家,还好,妹夫那里有现钱。

离开医院半个小时后,良将三千元交到了挂号室,拿着条子到了妇产科,大夫马上进行手术。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大夫满脸悲伤的从手述室中出来对良说道:“你去准备后事吧,大人孩子都去了。”良呆呆的盯着天花板,没有哭出声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