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国标:盼这样的节目早日在大陆上演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柏林首场演出二十七日晚上圆满落幕后,目前正在德国的自由知识份子、前北京大学副教授焦国标先生接受了本报专访。他觉得这样一种神传文化的概念和思想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中国人特别需要这样一种思想去稀释大陆现在的那种单一的一元性的思维。焦国标还希望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这样的节目能早日在中国上演。

记者:焦国标先生,晚上好,首先祝您新年愉快!这是您在海外的第一个中国传统新年,您今天晚上看到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有什么感受吗?

焦国标:我首先感谢有这么一台丰富多彩的文艺晚会,以前在北京我常作为北京文化部文化报的记者,经常参加这样的一些活动,看到一些这样的大型演出,但是这种演出有很多不一样的体验。比如说:我以前没看到过有这么多外国人看这样的节目,满眼几乎全是外国人,觉的这是一种很大的冲击。

另外,这个晚会实际是在一个发生在中国的大的迫害背景下的一个作品,所以我在看节目的时候,不管是欢乐的也好,忧伤的也好,我觉得我的心都没有离开大的中国的环境,甚至没有离开北京,所以整个来说,心情还是满沉重的。这样的节目,我希望他能早一点在中国,在人民大会堂去演出,那就好了。

还有,就是总体上的神传文化的概念,有神论的主题思想,我觉得都是非常新鲜的。相比较而言,我们以前在国内看到的一些节目,基本上宣扬表达的都是爱国、爱党这些东西,我感觉到这两者之间很有距离。我觉得这样一种神传文化的概念和思想对中国人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中国人特别需要这样一种思想去冲淡我们的那种单一的一元性的思维,去给它一种冲击,我感到这是一个非常充实的演出。

记者:新唐人晚会也谈到,这是一个没有党文化的,真正的中华民族文化的晚会。中国文化,您也知道,主要是儒释道,就像节目里面表现的,您觉的复兴以有神论为基础的中华文化,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

焦国标:我觉得当代社会,分为两大群体,一个群体就是有神论的群体,另一个就是无神论的群体。比如我是基督徒,我很清楚有神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无神论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中国,作为一个有信仰者,或者从大的层面上说,作为一个有神论者,我觉得中国社会需要至少一半是有神论者,这个社会才是稳定的、太平的、平衡的,否则的话,就可能会是无神论者对有神论者的迫害,它会形成这么一个局面。

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是有神论的文化,不管是佛道或者基督教,我觉得是需要这样的文化去平衡这个社会,否则这个社会很容易翻船。所以我很支持这样一种在有神论支配下的方方面面的文化上的复兴。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