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专栏】悲情版“杨门女将”

2007-03-30 23:03 作者: 天人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据香港媒体近日报道:甘肃一名近30岁的女子苦恋刘德华13年。为了满足女儿“追星”愿望,父母倾家荡产,在所不惜。近日,因女儿未能与偶像“单独聊天并获得签名”,年近7旬的老父亲在香港尖沙嘴跳海自杀。

据悉,该女子名叫杨丽娟,出生于甘肃兰州,现年29岁。父亲杨勤冀是当地一名退休语文教师。据杨丽娟说,她在初二那年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刘德华拉着她的手说话,梦醒后,她便彻底迷上了刘德华。此后至今,她没谈过恋爱,没参加工作,自己“生活的全部就是刘德华”。杨丽娟的母亲也没有工作,一家三口全靠父亲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维持生计。为了能够见上刘德华一面,并和他单独聊天、得到他的签名,女儿到北京、香港等地到处“追星”。为此,父亲卖掉了家中住房,四处举债,甚至还想过卖掉自己的肾,只是这种想法被医院拒绝。母亲也在陪女儿外出的途中跌伤双脚,走路都需要依靠拐杖。

今年3月,父亲拿自己的半年退休金做抵押借了1万多元的高利贷,带着妻女第三次来到香港,一家人先是住在一家旅馆里,两天后就因为缺钱而四处露宿。3月25日,女儿终于有机会参加了刘德华的歌迷聚会,并获得了与偶像合影的机会。活动结束后,父亲希望偶像能与女儿私下单独聊聊并签名,但被歌迷会出面拒绝。26日,杨父留下一封长达12页纸的遗书后,跳海自杀。在遗书中,这位爱女如命的父亲说:刘德华,你以为你是谁?你很自私、很虚伪,你不敢承认现实,非常可悲。我的孩子为能见你一面,做出惊天动地的牺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价,走过13年血泪之路,几乎把命都搭上了。父母为孩子实现见你这么个小小愿望,已经倾其所有、债台高筑。孩子因没见上你,受到的社会压力更大,自尊心严重受到伤害,抬不起头,是致命打击,难道你不心疼和内疚吗?……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足够让人震惊。但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父亲死后,母亲在一边痛哭流涕的时候,女儿并没有因父亲的逝世而忏悔,反而希望可以借机单独见刘德华一面,“完成自己和父亲的心愿”。杨丽娟宁愿见偶像,都不见她父亲的尸体,对偶像如此狂热的她,心里是否还有父母应该有的位置?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胡申生说,这件事以一种极端的面貌再次揭示了现代社会年轻人缺乏孝道、缺乏感恩之心的事实。是啊,大陆年轻人不乏执著和热情。他们会为“超级女声”、“好男儿”的表演尖叫不已,对明星的狂热追求让人瞠目。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表现出的冷漠和自私也让人震惊。

记得曾有位记者采访过上海彭浦新村的一户家庭。家人双双下岗,父亲每天清早骑车挨家挨户送牛奶,忙完后赶到装饰市场替客户送材料,晚上又要在停车场守夜值班;妻子则在早上去证券公司做清洁工,下午到小百货店当营业员,夫妇俩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不过2000多元钱,日子过得很清苦。但读高二的儿子却“高标准、严要求”。开学时,他看到同学都有车子接送,竟要求父亲也租辆车送他去学校。在假期里,又提出办一个同学聚会,为此他一会儿宣称绝食,一会儿装病不去上课,逼着父母凑足2000元供他花销,理由是“大家轮流做东,出手大方,我也不能坏了规矩,以后在学校还要做人的”。最近,《齐鲁晚报》报道:一女孩与母亲在公交车上发生争执,竟然对母亲大打出手,并对劝阻的乘客破口大骂。这是3月20日下午发生在济南70路公交车上的一幕。此外,还有和父母有一时不快,子女就离家出走的。凡此情形,举不胜举。

去年,上海外贸学院曾对入学的大一新生作了一次“亲情调查”,对“在家吃饭时,你是否会给父母盛饭”的问题,有44.93%的学生回答“否”;至于“当父母劳累了一天回家后,你是否会主动给他们揉揉肩或捶背”?60%以上的学生的回答也是“否”。有10%以上的学生连父母的生日是哪一天都不知道,超过60%的学生在自己生日时也不会想到向母亲道声谢谢,感谢她生育了自己。至于和父母的最后一次亲密接触如拥抱等,有近60%的学生不记得了,男生的这一比例更是超过了70%。

是啊,看看我们的周围,许多男孩女孩其实内心不乏热情,他们可以狂热地追求偶像、金钱,但很多次,我们同时也看到了他们对自己父母极端“无情”的一面。爱明星甚于爱父母,亲情与孝道的危机,再次残酷地摆在世人眼前。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大陆年轻的一代如此“妖魔化”呢?我想,其根源就是学校教育的偏离和缺失。长期以来,大陆的教育一直存在“唯分是举”,一考定终身。学校往往把教育的重心集中在如何提高学生的考分上,而忽略了道德教育、情感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不是没“品”、就是无“学”,使“品学兼优”渐已成为一个“古老”的名词。道德、伦理教育在中小学完全处于边缘化的地位,这就使得许多学生考入大学后,成为头脑发达、道德平庸的“单面人”。当这一代人毕业后走入社会,渐渐成为社会的主体,不难想象,我们的世界该会是什么样?

追星可以追到倾家荡产,甚至是家破人亡!那么,究竟是什么成就了杨丽娟的“执着”?杨丽娟的邻居曾这样介绍杨父对女儿的疼爱:“经常是他买来饭菜,不敢惊动女儿,悄悄地挂在门把手上。如果弄出响声了,女儿就不吃了。”由此可见,父亲对女儿的溺爱甚是了得。在杨丽娟痴迷的当初,其父母便四处举债帮其圆梦。为了却其见上偶像一面的心愿,全家竟能卖掉住房到北京租住,专门等刘德华来开演唱会。然后,买最贵的门票,以便能最近距离地看到刘德华。后来,便是两次远赴香港,直至父亲想卖肾筹款。显然,这种家庭教育的错位和放纵,无疑助长了女儿的追星信念,导致其举止越来越古怪,也越来越疯狂。在这次事件中,让人惊异的不仅是女孩对明星的狂热,还有其父母对她这种非理性行为的支持与配合。

总之,杨丽娟13年的“全职追星”经历,终于使她等到了家庭破碎、亲人永绝的结局。她会后悔吗?据报道说,她曾在父亲跳海处大声呼喊:爸爸回来吧!可是,这一切来得太晚了,悲剧的发生都是相关人员一手造成的,杨丽娟多年的“不懈努力”难道就是为了换得父亲那一具冰冷的尸体吗?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时代偶像,但比起贴贴明星照、听听录音带,今天的“粉丝”与偶像之间的距离似乎越发地近了。由于现代通讯技术提供的便利、公共传播的无处不在,“互动”与“炒作”理念的泛滥,造就了疯狂的“滚动”效应。而裹挟在“滚动”雪球上面的,却丝毫不乏“流行的糟粕”:明星吃喝什么、穿戴什么、甚至嗲声嗲气地说话和一些奇怪的癖好,都成了争相模仿的内容……正是这一块带有必然性因素的社会土壤,才培育出这个极端的家庭悲剧!所以,这个“怪胎”的出现与我们的社会母体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泛娱乐化的时代。打造偶像、专业炒作,正成为一个兴旺的行业;而一些明星也乐于用媒体来粉饰浮华,引领并忽悠着庞大的“粉丝团”,用以彰显自己“有影响”的力量。无疑,作出一个“谢谢你的爱”的表态很容易,不容易的是担起公共的责任,而不是助推泛娱乐泡沫的积聚。无论是沉迷在明星浪漫光环之下的孩子,还是让自己好像有几分姿色的孩子不停去选秀的家长,其实都在成为泛娱乐化社会里一颗悲哀的棋子。

应该说,在杨丽娟的身上,无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尽管不长)、社会教育都是失败的,但在我们的身边,深受教育偏失之害的只是杨丽娟吗?这一代孩子成长于公共传播、影视文化的环境中——他们极易被明星的光环冲昏头脑,就这一点看,大众媒体恐怕也难辞其咎。最可怕的是,大陆的社会并没有给孩子们提供应有的精神营养,而是任由他们的思想深处和内心世界充满空虚和无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啊!

共匪一向鼓吹它是多么“高级”,古代的封建社会是多么“低级”。而在宋朝,同样也是杨氏一门,其父是抵抗外侮的民族英雄,虽也是自尽而亡,但却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而其女儿们(儿媳)承受着巨大的亡夫之痛,擦干眼泪,愤然征西,这不也是需要一份无比的坚忍吗?而现实中的这家杨门父女其精神不能说不可嘉,但其内涵却离他们的“祖先”相差太远。这是他们的悲哀和无知吗?

什么树结什么样的果。虽说“杨门悲剧”是个极端的例子,但只有在共匪霸占的国度,才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哀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