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外交官:中国人体器官市场 生意红火


上星期五,应国际人权协会邀请,加拿大外交部前国务秘书乔高和著名律师麦塔斯在德国波恩附近的科尼希施泰因举行记者会,介绍了他们关于中国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对中国“供销两旺”的人体器官“市场”, 法兰克福汇报和世界报十分震惊。

德国之声消息,法兰克福汇报写道:“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等人权组织对这一调查报告持谨慎态度。虽然中国许多事都有可能发生,但现在并没有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报告的两位作者反问道:怎么可能拿到证据呢?一位眼科医生的证词是一大例外,即使他现在也不愿公开重复这一证词。但提供大量器官一事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问题。

为了写调查报告,乔高和麦塔斯让人给中国医院打电话,询问移植器官的可能。医院保证一周内就可以获得想要的器官,病人只需前往医院即可。报告指出,这说明中国的医院肯定不依赖自愿捐赠的器官。乔高以一名到上海接受肾脏移植的男子为例说,医院有八个肾脏供他选择,只有第八个才与他的身体相‘匹配 ’。针对‘捐’一个肾并非肯定导致死亡的说法,乔高反驳说,他和他的同事从来没有听到‘捐赠者’活着走出手术室的例子。

不清楚的问题是为什么约在2001年开始了摘取器官的做法。乔高和麦塔斯的解释是,当时军队医疗系统的经费明显减少,安全部门于是按‘市场经济’的原则做出了反应,以买卖器官赚钱。由于处决的人犯数目不够,就转向法轮功弟子。但据他们所知,上级部门并没有发出摘取器官的命令。”

世界报写道:“令人吃惊的是,对这种做法,中国国内很少有人意识到其残忍性。直到去年七月,中国的医院还公开在网页上为‘鲜货’做广告。沈阳市国际器官移植网络中心的网页上写道:‘我们这里的器官并非来自脑死的人,因为这些人的器官可能不好。’

中国国际器官移植中心的网页还自夸等候器官时间短:‘找到一个合适的肾脏捐赠者也许只要一周时间,最长一个月。’在西方国家,通常要等多年。这个移植中心还列出了器官的价格表。2006年7月以后,互联网上这些广告被删除。尽管如此,许多医生仍然在电话中提供信息。广州军区医院的朱大夫说:‘我们首选年轻健康的肾脏。’

乔高和麦塔斯说,法轮功弟子是最受中国当局侮辱的人犯,党把法轮功视为威胁其独裁统治的危险,在这种仇恨的气氛中,在押法轮功弟子特别容易成为暴力的牺牲品。此外,法轮功弟子是理想的器官‘捐赠者’,因为他们大多年轻,既不抽烟,也不喝酒。”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