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见识了一次官员出行的排场


晚饭后出去溜达,俺住这旮旯算半个郊区,除了几个刚建成的住宅区外就是正在建楼的工地,晚饭时分,工地停工,适合溜达。

溜达到和城市交通主干道的十字路口,哈,红灯绿灯都不亮了,有的车在走有的车停,黑暗中仔细一瞅,马路中间有个交警在指挥,不错,敬业,在这个提起交警就想朝他们脸上吐唾沫的城市。等吧,俺得过马路去买盒烟。

5分钟,靠,那交警是不是脑进水了,怎么只让一个方向的车行走,即使他只会一个动作,转身90°也可以让其他方向的车走阿,不会是新警察吧。没办法,车比人牛,自个的命自个要珍惜,继续等吧,看那交警何时把脑袋里的水倒出来。

过了一会,又一个交警开着摩托车过来了,俺心里嘀咕着,这新警察估计要挨批了,哪知道这家伙把车停好,也做着和那新警察一样的动作。狗日的,俺们的学校是个打造模具的作坊,莫非交警大队也是安装程序的地儿?

又过了2分钟左右,突然听到了大喇叭的声音,靠,时空倒流,回到人民公社了?耳朵回到人民公社,可是眼睛还在二十一世纪,俺看到了那两个程序在敬礼,两辆警察闪烁这警灯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人民公社的大喇叭里发出“靠边”的声音也远近飘扬着,接着,一串儿的轿车跟着呼啸而过,一部越野车押后,符合拔河原理,前排放几个精干的,再由一个胖墩殿后。可是,拔河是一项有趣味的集体体育活动,绳子两边参加者都是平等的,为图个乐儿,而这串儿官车的绳子对面是谁,心里立着“先高官乐而乐,后小民乐不乐算球了”?是啊,一个要过马路买烟的刁民,一些刚下班要回家吃个热乎饭的小民,一些开着或出租或货车或公交的一些小民,都是一些无权无势的家伙,这河不用拔,早输了。一个不能正常行使权利的地方,权力自然畅通无阻。

官车远去了,那两个程序也也跨上各自的摩托车开溜,此时,红绿灯一阵子猛闪,接着恢复正常,各路车马行人也按着红绿灯的指示正常穿梭。靠!俺再靠!人不能这么无耻吧,俺记得某省的交通厅厅长宣誓决不闯红灯,这下可好了,狗日的把红绿灯给关了,刁民们连“官车闯红灯”的藉口都找不着。官车也有行路权,这无可非议,虽然俺认为官车大都来路不正,属通过不正当手段来浪费纳税人的银子得来的,可是路权也要和其他车辆和行人平等吧。俺们这城市,假若行车碰到10个红灯,那肯定是出门踩到狗屎了,即使踩到狗屎碰到10个红灯,那也耽搁不了10分钟,这下好了,俺们的这些公仆,为了区区10分钟,愣的创造了“权力转化权利”定例,估摸牛顿转世,被苹果砸到是想不出来,非让呼啸的官车撞到才能理解。或许,俺们小民耽搁10分钟只是迟买到一盒烟,晚喝到一口热汤,对于俺们高官来说就不一样了,10分钟,小则全国GDP增长放缓,大则地球自转放慢。

在俺们城市里,行车碰到10个红灯是出门踩到狗屎了,但是要一路畅通无阻,概率肯定比在闹市区捡到钱包小。俺们那些满脑流油、权力在握的高官,估计从没思考过为何他们车子从没碰到红灯的这等小事,红绿灯为何不亮,刁民们为何看到俺就让路这些细节,他们从来都是干大事的,不会考虑细节。譬如,在俺们喉舌的报纸和电视,蹲在庄稼地里的高官们,油头粉面,衣着光鲜,皮鞋居然还一尘不染,边上还有文字说明:XXX在从事何种劳动,作秀是大事,至于皮鞋一尘不染当然是细节啦。俺们高官,所做的大事,当然是在电视上慷慨激扬的说着亲民为民(俺常常为此纳闷,他们这么辛苦“为民”,为何不自个轻松点,让“民为”一下),到各种地方去考察调研,当然不会注意到红绿灯为何不亮或他们车队为何一路畅通这样的细节了,虽然他们好像也吃人间烟火,虽然俺刁民认为红绿灯是和文明接轨的一个标志。

蛇有蛇道,鼠有鼠窝,假若是人,总得带点人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