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去世传闻风波的背后

2007-05-10 07:20 作者: 山人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5月9日,凤凰卫视、路透社、泰晤士报、星岛环球网等媒体纷纷报导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近一段时间来的焦点人物之一的黄菊已于当日去世。后来,中国国务院对此作了辟谣,凤凰卫视也撤回了报导。德国之声记者综合报导如下。

黄菊病危应该是真的

卡斯特罗报了几次即将死亡,每次引起世界关注,却依然健在。当初赵紫阳的死讯也曾多次误报。5月9日,那么多媒体都报了黄菊去世的消息。但中国国务院说,这个说法是丝毫没有根据的。

近日本已传出消息,说黄菊4月底已从长期疗养地上海被接返北京,入住解放军301医院高干病房,实施抢救。黄菊患胰腺癌是从去年初传出的,中间时有所闻。日前又从上海接去北京抢救。癌症这个东西,众所周知,它不象别的疾病,就怕反复。一旦反复,就危险了。凤凰卫视的相关新闻下面,读者的反馈中也有说:“听上海医务界的同仁说毛病的确很严重了。应该是差不多了。”

将来怎么给黄菊写讣告

凤凰卫视有位读者留言说:“这么重要的新闻是要以讣告的形式出现的。中央还在研究讣告内容事项呢。”

虽然黄菊只是病危,但此言还是说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一旦黄菊去世,这个讣告可是相当不好写的呢。首先,黄菊在中国政界的地位相当高,在9大政治局常委里排名在中间。而与此同时,上海社保案开始清查后,关于黄菊的传闻始终不断。也许关于他本人的还少些,但关于他家人的传闻可以用“沸沸扬扬”来形容。记者去年在中国期间也听到不少。有人说,中央给黄菊指出了两条路,一是隐退,二是离婚。

黄菊既没有隐退也没有离婚,而且还隔三岔五地露一下面,以示没事。最近一次是在两会上,3月5日开幕式上他出现了。海外的记者们注意到,胡温等领导人对他丝毫“不假颜色”。然后,他3月7日出现在上海代表团,慷慨激昂了一番,若有所指,又似有给上海领导人壮胆之意。

在追求“和谐社会”的今天,如何处理黄菊这样的高层领导人显然是个难题。本来人们认为,至少出于他的身体状况,他会在十七大上自然退下。可是,如果他确实是在癌症晚期,如果他在十七大之前就被“大自然”给退下,那么,怎么写他的讣告呢?

所谓盖棺定论,在当今的中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此地位,写得简洁了不好,写得太好了又不好。所谓入土为安。讣告自然不会去说他不好的地方、可能有问题的地方,何况所谓问题是需要证据的。连陈良宇都没有结案,怎么可能数说黄菊呢?但要写得太好,或许也有反作用,尤其是对受社保案牵连的许多人来说,或成为激励,或成为借口?本来,讣告在中国就是一种最难写的文字,每个字都可能会讨论半天。涉及处在游移处境里的黄菊,那就更难了。也许,这个讣告现在已经起草好了也难说。

在海外,时有关于黄菊的一些绯闻流传。在上海社保案前后,关于他家庭卷入腐败的传闻更是不断。在星岛环球网的相关报导下,有这样一些读者留言:“他解脱了!他太太怎么办啊?”“死了也很好,免得17大出丑。”“关于他,坊间都有传言,就是杨浦区控江路那里的别墅。我对杨浦区很不熟悉,这些话都是从前在杨浦上班时听杨浦的同事们讲的。”“唉!”

最后这个带感叹号的“唉”字一字评语尤其意味深长。假如中国共产党中央的讣告允许用一个字来表达,这也许是很合适的。他的一生,名有了,地位有了,晚节不保?不知道。外界不是很清楚。但从“无风不起浪”的角度看,却也许比较接近事实。

他身后的上海变数以及什么是“上海帮”

黄菊病危之际,上海的换届已将到来,说是“五。二三”换届。港台媒体估计,上海市委将有大变动,“市长韩正可望留任市委副书记,以求上海稳定,直到中共十七大后再调动。但现任的副书记及市委常委可能大变动。据悉,一名常委当前正接受中纪委调查。”

联合报说:“黄菊病情起伏,在上海都被视为一种象征。上海方面当前正处于高度人心浮动阶段。……上海官场至今难风平浪静。……黄菊此时病危,被接到北京,对上海部分官员是一重击。”

还有海外媒体的分析报导说,习近平到上海后,加大整治力度,但又避免硬手造成上海过分动荡,因此采取“软下台”之招数。最突出的是上海人大常委会主任龚学平将被劝退。

黄菊一旦去世,是否就是给所谓的“上海帮”画上一个句号呢?

“上海帮”一说本来只是一个代名词,本身并不准确。最早启用这个词的大概是毛泽东了。毛泽东半开玩笑地说王张江姚是“上海帮”,“四人帮”。从那以后,关于“上海帮”的说法在中国国内虽然不提,但在海外华语媒体中几乎没有间断过。

其实,所谓“上海帮”,被视为成员的也只不过跟上海有较多的渊源而已,或在那里长期生活过,或在那里长期工作过。四人帮里,江青和张春桥虽然早在三、四十年代就在上海滩混,但他俩都是山东人,姚文元是浙江诸稽人,王洪文是吉林长春人。至于以后被海外华文媒体称为上海帮的,也几乎没有一个是上海人或在上海出生的,江泽民是江苏盐城人,朱镕基是湖南长沙人;吴邦国是安徽肥东人,曾庆红是江西吉安人,陈良宇是浙江宁波人,韩正是浙江慈溪人。相比较下,出生地最靠近上海的倒是黄菊了。他出生的地方嘉善,往南出了上海就到,在嘉兴和上海松江之间。

真正地道的上海人,倒未曾被称为上海帮。在中国高层领导人里有两位是最著名的,即陈云(上海青浦人)和钱其琛(上海嘉定人)。

今日中国,做生意的也好,搞政治的也好,谁能跟上海毫无瓜葛呢?如果说,谁在上海居留较长时间,谁就成了“上海帮”,那么习近平就是下一位了。然而,这种“习惯定义”难以让人信服。只能说,上海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是中国的经济、金融中心,一定程度上也是与北京并列的文化中心。由于其重要,所以当了上海领导人的一般都会成为中国核心的政治局的成员,从这里再往上走,离顶峰也不远了。上海从江泽民开始,有意无意中成了提供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主要道路。胡温的崛起,对此作了一定的改变,使中国最高层领导人走“分散集中道路”和“上海道路”这两条升华道路的力量对比至少相对均衡了。继江泽民、朱镕基退下后,黄菊一旦去世,自然使经上海走向中国最高领导层的这一条道路显得更弱一些。要说象征意义,也许也就在这里还有一些。但也就是那么点象征意义了。

德国波鸿大学辜学武教授曾对德国之声说,上海帮的真正核心不是黄菊,也不是吴邦国,而是曾庆红。如果这个推断成立,那么,黄菊的去世,虽然会给上海政界仍然在位的领导人们的地位,或者说心理位置,带来一定的影响,但对中国高层政治而言,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意义。绝不会象卡斯特罗去世将会给古巴带来决定性的影响那样。

但是,5月9日的黄菊去世传闻风波,却也说明全世界都在关注着黄菊。为什么关注黄菊呢?自然因为前有陈良宇案,后有十七大。世界关注中国,今天已是自然的事。世界关注上海,也是因为中国这个经济金融中心对世界许多国家许多公司许多人有着越来越大的切身利益联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