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访民周大烨被逼死 妻子血泪控诉

2007-05-12 06:38 作者: 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海57岁的访民周大烨,于5月10日下午4点56分,因急性胰腺炎抢救无效死亡。访民毛海秀表示,他也是强迁户,上访被公安恐吓、被打、被抄家,由于长期的压力、劳累及愤怒,最后被当局活活气死的;他的妻子丁君娣含泪表示,丈夫是含着冤屈走的,他死亡那刻眼泪都淌下来了。

非法抄家 家破人亡

周大烨夫妇是上海静安区居民,他们在东八块有2套房屋被强迁了,当局一直没有妥善解决房屋问题,而走上了漫长的上访路。

周大烨儿子表示,2月15日11点,公安突然来抄家,说搜出一份名单,当天晚上,爸、妈被带到派出所审问,外婆精神承受不了,当场心脏病发住院,爷爷也发高烧倒下了,爸爸又要工作、照顾老人,又要上访,3月5日,他太劳累了,突患急性胰腺炎昏倒,医生说这是疲劳过度,精神压力太大引起的,他以前身体很好的。

丁君娣哭着表示,2月15日晚,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他们淋在雨中,一个哭喊着儿子,一个哭喊着女儿。后来,他们夫妻被拘留,直到第二天6点才放回。回家后,才知道2个老人也病了。

丁君娣说:“昨天下午逝世了,我心理好难受、好难受,我也病倒在床上,请救救我们这一家,帮我们呼吁,我们的家该怎么办?”

原周大烨的邻居,现身居香港的沈婷女士表示,周大烨死亡的当天晚上,周给她托了个梦,跟她说:“我们要坚持到底不要放弃,我要走了。”今天早上赶紧打电话给周家,才得知他已走了。

揭黑签名 被威胁

因上海郑恩宠律师及上海访民,在网上发表了39封揭露了上海帮贪污腐败的公开签名信,周大烨夫妇也有签名。而警方抄家主要是搜查有关揭露周正毅、陈良宇的材料,以及搜走了上海当局发出的一份上海访民的名单。

据悉,上海政府为严控上海访民,做了一份500位重点访民的黑名单,这是当局公然侵犯公民上访权利和人身权利的一份详尽而具体的罪证。据说,这份名单是内部良心人士流传给外界的。

访民华神清表示,说在电脑上发现这份名单,把电脑硬盘拿走,而且传讯了他,通知他3月5日以前不能离开上海,随传随到;3月8日,静安区给他2张通知,一张是动迁协议,一张是不上访保证书,威胁他2天以内签名,不签的话就抓进去;3月9日,他在上班时昏倒了,最后被逼死了。

周大烨儿子表示,父母被抓进去后,公安向审问犯人一样。对着他们狂吼、威胁,“你们会被关3年、5年的,最多10年。”父母都是安份的老百姓,没有违法,只是为了要回2套房屋,要他们解决问题,他们就不肯,搞的他们家破人亡。

最后被逼死了

对于公安的威胁,周大烨没有吭声,因太多压力之下,最后被逼死了。

周大烨儿子表示,他爸爸在还能写字的情况下,用颤抖的手写下了“上海市委书记已调整,陈和贪官都被抓了,我们39封举报信成功了,叫我们不要在举报了。”他躺着病床上还在想这些东西,还写了关于房屋的事情……

300多位访民抗议

因五.一期间,上海访民到北京上访,截访的人员很凶,打了10几个访民,虹口区陈忠来(音同)肋骨被打断,有访民被甩耳光。访民很气愤、不服,5月9日,有300多位上海访民在街上喊口号,抗议当局野蛮行为。

访民付玉霞表示,大家去探视陈,出来后,大家就一路喊口号抗议,在南京东路被公安局截住了,带走了80多个人,其余的人被驱散了,有2个人被拘留。

丁君娣哭诉着表示,不知道有多少上海动迁户?被政府逼得走上这条不归路。访民所做的,无非就是为了争取他们自己生存权利和维护个人的利益,她大声疾呼国际社会关注上海的访民,关注中国的民生。(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