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女人省信访处门前哭天


青海开关厂女工徐世英今年已过四十,儿子两年前考入内地某高校,虽则徐英三十出头时就因为厂子停产,下岗回家,没能从单位和其他任何地方领过一分钱,但凭借其夫君从部队退役后,那份固定收入,她还能将自家的小日子操持得有模有样。但是,自打三年前她被推举为职工代表率本厂职工,向省市区三级政府状告厂领导鲸吞价值近千万元的资产之后,她的生活就完全变了样……

2007年5月16日,八时许,这三年来,备受骚扰和恐吓的徐世英被六名暴徒在其生活的小区惨遭毒打。在众目睽睽之下,暴徒边恶声道,“叫你告,叫你告!整死你,整死你!”,边用板砖一下一下地猛砸徐英的脑袋和腹腔软肋,直到一个过路的公安冲将上来,这六名暴徒才四散逃去。但被打得满头满身鲜血淋淋的徐世英,则死死地抱着一个踹断了她右肋肋骨的暴徒的双脚,始终没有松开她那一双同样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淋的手。

但获救后的徐世英却拒绝去医院救治,她满身是血,一路挣扎,冲向青海省政府信访处。面对着青天白日,她昂扬着她那被开了瓢的头,仰天哭叫:“天,这青海还有天!”

青海开关厂女工徐世英昏死在随后赶来的丈夫怀里。这位昔日的驻青某部汽车营营长的丈夫看着头上血流如注和满身是伤的妻子,不禁涕泪交加。徐世英随即被送往青海医学院附二医院抢救。经查:徐世英严重脑振荡,头皮多处开裂,胸腹腿脚大面积瘀血挫伤,右肋两根肋骨断裂。

十七日上午,苏醒后的徐世英竟首先叮嘱丈夫,不要将她被打伤的事儿,告诉开关厂的同事,惟恐有些胆小怕事的同事就此退出由她挑头的维权行动。但近两日,青海开关厂陆续有四十多位职工闻讯赶往医院探望徐世英。徐世英丈夫看着妻子有些同事东张西望忐忑不安地走进病房时,在电话中对记者说,那些参与上访的职工代表,无一例外受到过恐吓。年过七旬的曹朴琴和八十老人陈继志本人、老伴及儿女都接到过这样的恐吓电话。五月十七日晚,九时许,曹朴琴老人还接到了这样的恐吓电话。十六日,没将陌生人放入家门的陈继志老人的大门和墙上被泼了大量的血水。受到惊吓的陈继志老人的老伴至今精神仍旧有些恍恍惚惚。

近十多年来,青海开关厂不论是退休,还是下岗的职工代表,凡是参与上访的,无一例外生活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之中。椐徐世英丈夫介绍,青海开关厂原厂长李树森曾亲自将这样的电话打到过他的家里。

据了解,青海开关厂已经被原厂长李树森和书记刘桂芝视作为“夫妻老婆店”,该厂自1997年停产以来,价值近千万元的资产均被这两人私自变卖一空。他们不仅盗卖厂里各种机床设备,库存原材料,甚至连车间暖气片地下管道,厂区绿化护栏也被其全部变卖。200多名下岗职工每人每年自筹千余元养老保险金及已退休未进入社保之前的退休职工近50%的工资(1997—2000年10月)均被李树森、刘桂芝等人侵吞,用于个人挥霍。截止 2004年11月,开关厂欠交社保局职工养老保险金达135万元。在此期间,不断有职工向青海开关厂的上级主管部门上访举报李树森、刘桂芝等人,但十年过去了,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青海开关厂原厂长书记李树森、刘桂芝这十年来却毫发未损,而且是越活越滋润。这几年,退休后的李树森始终忙于在内地购房产买旺铺,刘桂芝则一直周旋于西宁市城中区委区政府主管部门的头头脑脑之间。接管青海开关厂领导工作的刘桂芝,曾多次以已经停产的厂子名义,邀请上级主管部门——西宁市城中区政府张某及城中区经贸局刘居滨局长等人前往港澳及美国等地“外出考察”。同时,还将经贸局王海凤科长的多名亲属(已在外单位买断工龄)调入已停产的青海开关厂,“留守护厂”。

因而李树森刘桂芝之流方能如此毫无顾忌、肆无忌惮地将恐吓进行到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