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武师薛乃印抛女杀妻背后的故事


纽西兰华人武师薛乃印抛女杀妻一案,不但轰动澳纽二地,也成为了国际关注的社会大新闻.。在华人社会,由于人们对此案的关注,甚至忘了“九一八”中国的国难之日。

薛乃印是来自中国辽宁的移民,他到了纽西兰后作为一个武师,以武当太极第六代传人自居,在纽西兰成立“内劲道功夫总会”,每年总要举行几次大小不等的武术表演,中国领事馆也都出面为其捧场,作为弘扬“中华神功”的文化活动。

在纽西兰各家中文媒体上也时不时地出现他与纽西兰的政要名人和中国使领馆的领导的合影,这也算是日后他骗取少女之心的几轮光环吧。薛乃印以武术出名后,近年又踏入华文媒体,成为媒体人物,且不说他报纸办得怎样,只见他背着相机,在华社各类活动场合进进出出,也算是社区一大景观。因此,薛乃印在纽西兰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风云人物。但其口碑在华人圈中却并不佳,人们对其人品众说纷纭。

薛乃印到纽后不久,人们的印象中就与妻不在一起,其女儿也不与其来往,总之是一个破碎的家庭。四年前,他带着一个漂亮年轻的女人出双入对,他在人前介绍是他同居的女友,是一位留学生。该女子就是现在遇害的刘安安。薛在介绍这位女友时,总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后来就有了孩子,就是那个被他抛弃在墨尔本火车站的“小南瓜”。

薛乃印为了登一些有关武术表演的信息,常到报社来。他喜欢神侃其不可一世的武功,如他出世的那一天,天上出现祥云紫光等神迹。他来时也常带着他同居的女友刘安安,但刘安安大都不愿出来,只坐在车里等候。只有一次大约在车里呆得时间长了,她走出来,报社同仁见了,都说:“好一朵鲜花呵!怎么插在牛粪上呢”,当然当时说得是玩笑话。不过,我也当着薛的面说,老薛呀!你这个岁数了,怀里抱着下一代,你不怕她拿到身份就跑了。我当时说的是真的,因为这种情况这些年我看得多了。

薛乃印和刘安安之间那种年龄上和容貌上的巨大差距,很难是一种感情上的结合。不是为感情而是为利益的结合,往往就会为将来出现的悲剧种下祸根。刘安安是一个留学生,她和大多数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一样,都希望留在纽西兰。但留学生除出那些学习成绩好,毕业后又能找到工作之外的就很难留下来。有不少的留学生,特别是女生想通过同居的方式来获得居留。刘安安就是其中一个想走这样捷径的女孩。

在某年某月的一天,他与这位薛大师相遇了。按薛乃印的说法,他在咖啡馆与她喝上一杯咖啡她就跟他回家了。当然薛的说法是带着吹嘘成份而不可全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俩是同居了。那么同居双方的条件是什么呢?据说是薛为刘获得纽西兰居住的身份,刘为薛除提供青春肉体外加一个胖小子。薛是武当传人,他没有儿子,而又希望武当香火不绝,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他凭什么去占有一个属于下一代人的青春呢,世俗一点说,他既其貌不扬,也没有多少钱,他手里有的只是一个纽西兰的身份。也就是这个身份使一个青春少女,投进了这个形象几乎有一点猥琐的半老头子的怀抱里。

刘安安嫁给薛这样一个人,内心当然是极不情愿的。但为了纽西兰的身份她只能受辱负重,有了孩子以后,孩子成了她的救星,她整天搂着孩子不让薛碰她,为此她常常受到薛的毒打,并威胁要杀死她。这样恐怖的生活当然不能持续。她已开始了离开他的计划。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计划可以说从她与他相识的第一天开始就已形成了。没有一个为了身份而嫁人的女子,是甘心情愿与所嫁的人过一辈子的。

刘安安开始为她的幸福行动了。她在征婚的网站上推出了自己,以“彼岸花”的名字登录。一个离异但没有孩子的青春美少妇,玉照倩影十分诱人。刘安安也是一名网络博客,她在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的文章中,称自己是:“一个来去自由的女人,可以随时到来,随时离开。漂泊是我的宿命,直到遇到一个可以让我停泊的港湾……找不到可以爱的人,也找不到爱我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活着就是遭罪”。在网络中她也有了自己的秘密情人。就在她被杀不久,她到威灵顿与她的情人生活了二个多月,但是可悲的是这一次刘安安又找错了人,那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在他的妻子将从国内回来时,她不得不携手相看泪眼,离开了“有一点坏,但很可爱”的那个男人,逃离了她爱的小屋,回到奥克兰回到薛的身边回到苦海。如果说这一次刘安安没有遇害,那么我们可以预测她与这位秘密情人,也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一个女人,一步错了,往往是步步都错。

我们现在无法猜测,薛杀妻的动机是发现了妻子有了外遇,还是妻子的征婚要离他而去。也不得而知刘准备与薛离异之时,是否因怨恨也将离弃她的女儿小南瓜,还是想带着她的女儿私奔前程。但是不管如何,这一对男女造孽生下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小南瓜,是不可饶恕的罪恶。当她被遗弃在墨尔本火车站,孤苦伶仃的那一脸惶恐的表情,牵动了多少人的心。人们在追问着遗弃她的家长的同时,也在追问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人间悲剧。

为了身份象刘安安这样的女子在海外可以说不在少数。那么为什么一个海外国家的身份,就能使一个个青春女子有了这样不顾一切的勇气,做出牺牲自己青春的壮举呢?不用推论,那就是她们无论如何不想再回到自己的国家生活了。薛乃印抛女杀妻一案还没有终结,凶手还在逍遥法外。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一些不为人知的情节将会浮出水面。这种为身份而结合的老夫少妻造成的悲剧案件,薛案绝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只能祈求自己的祖国,快一点自由、民主、均富,使人们都愿意生活在自己的家园,而不愿浪迹天涯。

来源:博讯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