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看看真实的矿工遗书


爸、妈、弟、妹:

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了。二老别哭,不要难过,尤其俺妈你,更不能哭。我觉得俺爹的腰疼病真该治了,俺弟上学也要钱,主要是俺妹的病,不能再拖了,再拖就太受罪了。光靠攒钱看病,不定什么时候攒够。如果我的死能换来你们不受罪,我死得也就值了。

我不知道我怎么个死法,要是一次死得多,矿主瞒不住,上级来查,死的人每人可以赔20万。如果就死我一个两个,你们就和矿主私了,您问他要25万。半月前砸死的那个人就是赔25万私了的。爸妈,你俩一定不要来,路太远,又太难走,可不能受这个罪。你让俺明起、明发哥来,他们见过世面,能说出话,个子又大,有派头。再让西院俺三婶也来,她泼辣,能哭能闹。对他们说,先开口30万,矿主肯定不给,就和他们闹,就说要找报纸、电台,把矿上出人命的事说出去,矿主就害怕这个。但也别真说,咱就是吓唬吓唬他,咱好多要两个钱,最低25万,当然能多要一万两万的更好。你们可得咬死口,不要顾惜他们,他们挣钱厉害了,哪天不挣个十万八万的?只是他们不想给,怕开了口子,今后再有死人比着要。所以您对明起哥他们说,该闹就闹,软的硬的都得使,能多要一万,俺妹就多活年把。但是您可不能让明起哥他们勒得太紧,逼急了,这些矿主黑道上都有人,可别让明起哥他们吃亏。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落下个身子,如果找不着就算了。有的话,你千万不要往回运,雇个车去咱家一趟得一万多呢,咱不花这个冤枉钱。你让明起哥在这里把我烧了,带骨灰回去就行。我的零花钱,都放在抽屉里。那个小收音机,就给我带走吧。

爸妈,有了这25万,爸你别去当壮工了,你的腰不得劲,可不能再爬高上低。妈你也别包人家的地种了,你俩可得好好歇一歇了。先给俺妹治病,可真要是花十五六万也看不好,你也别硬往里砸钱了。您二老得留些养老钱,再给俺弟留点儿。他上学这几年的学费得个五六万吧?还不知好不好找工作,娶媳妇什么的,花钱的事多着呢。我没上出来学,可得好好供俺弟上学。只有上出学,才能不出力,走出咱这穷山窝。再把借大姑、二姑、俺姨、俺舅、叔叔大爷的钱都还上,他们家里都有一大摊子事,都是该用钱的时候。还有,俺姑家的表弟前一阵子也想上这里来干,你对他们说,在家挣300也别上这里挣3000。这里苦累不说,真是太危险了,你可不能让他们来啊。

爸妈,我不能给您二老打影旗摔老盆了,让俺弟给您传宗接代、养老送终吧。在这里,您的不孝儿子大光给您磕头了。祝二老下半辈子过上好日子,祝俺妹快看好病,祝俺弟事事如意。


还有:咱家的老屋明年也该翻盖了,要不又漏雨又受水的,对爸的腰妈的腿俺妹的病都不好。还有就是天冷了,你们每人都得买几件新衣裳,再买一个电视。

一定要买彩电,让俺妹也看看彩电,给俺妹买个面包服,给俺弟买个皮鞋。一定得买,回家就买。别怕人家说什么闲话,这是咱不偷不抢挣来的钱谁能笑话?您都吃好了穿好了,我也就死得安心了。


儿:大光2006年10月8号


2006年12月4日,贵州矿工李大光在下煤窑时罹难,工友按他的生前约定,将遗书带回他家。此版修改了标点,改了8个错别字。

---------------------------------------------------------------------------------------------------------------------------------------------------------------------
相关文章:
我看到的矿工生活

作者:李海鹏

近一年来我曾4次到煤矿采访,发现无论是在哪个省份,无论是在国营煤矿还是在小煤窑,矿工们的生活形态庶几相同。工作危险、生活沉闷、对个人命运的掌控能力较低和子女缺少受教育机会,是他们的共同特征。在经济方面,过分渲染矿工阶层的贫穷显然会悖离事实,由于煤炭价格上涨带来的利润,他们可以获得比周围乡镇里的人群更好的收入。不过如果说矿工们是这一轮市场化改革的受益者,可能距真相更远。

对于矿工的利益,国营煤矿管理者和私人煤矿主的共识是“多劳多得”。在山西大同一国营矿,支架工可以每月收入3000元,机电工则只能收入1500元。造成这一明显级差的原因,就在于煤矿上普遍采用的“向采煤一线倾斜”的薪酬体制。

山西煤质出色,矿工的收入因而比其他地方要高得多。在内蒙古某煤业集团下属的6家煤矿,一线工人的月收入为1500左右,二线为1000元左右,井上人员则往往只有500多元。

同样,他们的收入也高于周围乡镇的一般人,这正是他们甘于冒险的动力所在。劳动力这种商品的价格往往取决于市场供求关系,农村的高失业率,使得采煤成为值得人们羡慕的工作,它的收入水准也就被大大降低。

更值得注意的是,与一般规律不同,拿到较高薪水的采煤工并不能因此获得比其他职工更好的社会地位。

这些矿的一线矿工们就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他们的队长。这里的矿工们的工资发放中存在着一个叫作“背牛”的概念,即每月都会被队长扣掉一部分,具体用于何种用途,他们却从来得不到解释。在2004年发生矿难的河南大平煤矿,矿工们中间也普遍流传着与此类似的说法。

这实际是一种在矿区中普遍存在的冒领和回扣。队长向领导虚报下井的矿工人数,以此获得更高的工资总额,而矿工们拿到了较高薪水后,又必须把虚报的部分返还给队长。如果一个矿工想进入高收入的采煤一线,那么就不得不遵守这一潜规则,尽管他们不得不在工作时冒生命危险。

这些矿都使用综合采煤系统,一线工人们操作这种机械,利用直径1.8米的金属割轮切割煤层和矸石,噪音巨大,煤粉飞扬。由于井下空气溽热,矿工们常常把呼吸器挂在脖子上,而不是罩在口鼻处。不过与一些私人煤矿相比,这已经是再好不过的工作环境。在大同的后所沟,大多数小煤矿还在使用一些好像多年以前的电影中的道具似的机械。没有传输皮带,没有溜子,“绞车拉煤车”,工人也没有呼吸器。

这种做法使得采矿成本非常低廉。一些国营矿在2004年的采煤成本是133元/吨,而这里可能只有40元/吨左右。

其中一个叫作“前进矿”的私人煤矿采取的是炮采的老方法,即在煤层中打眼,塞进雷管,放炮崩塌煤层,然后向地面搬运。这是一个斜井,在煤层和矿车轨道之间有 800米的距离,矿工们在这里使用一种专供拉煤的骡车。由于薪水要按照出煤量计算,出煤又要依赖骡子的体力,因而这些矿工的收入多少实际上是由骡子来决定的。

在一个矿井下,我注意到,一个瓦斯探头上的数字显示为1.2,而矿工们仍在如常工作。这一数字意味着当时当处的瓦斯浓度为1.2%,按照国家的安全生产规定,瓦斯浓度超过1%就应该停工通风。但矿工们对这些数字司空见惯。在一定程度上冒险作业,在全国各个煤矿中都是一种“惯例”。

矿区的社会结构还是最传统的那一种。我们曾与某矿区的党委副书记和几位矿工一起吃了顿饭。其中一个矿工,在副书记还是文学青年的年代曾是后者的诗友,有点儿喝多了。“我得跟你反映个事儿,”他对副书记说,“这个事我只跟你说。”然后他开始讲述一些井下不注意安全操作规程的事例。我注意到,这位矿工似乎喜欢 “哥们儿”式的人际关系,又认同着官本位的秩序,脸上交织着真诚和讨好的神情。副书记的脸立刻就黑了。


矿工
收入微薄的矿工以稀饭充饥 图/ CFP


矿工
2001年8月,西部一个小煤矿,煤矿工人每拖一船煤,都要付出吃奶的劲,矿工从一百多米的深井自挖自背一背煤一般可得一块多钱


矿工
2005年2月,山西大同,私人小煤矿的民工宿舍


矿工
1991年,云南小煤窑上的矿工。云南产煤区集中在东北部,分布广、煤质好、开采容易方便,向来被称为燃料基地。
除国有煤矿外,还有许多集体和个体开采的小煤窑,工作环境之简陋令人吃惊。
矿工们大部分是来自昭通、会泽一带的贫苦农民


矿工
小煤窑上的童工


矿工
山西大同一煤矿的民工在作业


矿工
伪满时期,热河省阜新县土家子煤矿的劳工在背运煤炭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