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专栏】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2007-09-24 20:02 作者: 张羽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张羽良

北宋政治与文学家欧脩为了离别之情曾写了一阕很有名的词,词牌是〈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

欲了解一个人的思想活动,从他写出的诗词与文章中,应该可以略窥一二。一向给人老成持重印象的欧阳脩,是北宋的儒学领袖,又是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却在这阕词中赋予情很大的分量,也让人看见他在理性之外,感性流露的一面。

对有情人而言,离别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道别之话才拟说出,尚未语,对方就已先泪流满腮!此情此景让欧阳脩感触到为人脆弱的本质,常不在于受外在的环境(风、月)所迫,而是为情所困,为情所苦。

正如佛家将六道众生称为“有情”,人之受七情六欲所带来的痛苦和感伤所困,是与生俱来的,环境、际遇并不是造成痛苦的本因,祇不过是将这种痛苦引发出来而已!

情加诸于人身上所产生的这种人性本质的矛盾和痛苦,也是儒、释、道一直想要解决的问题。儒家采用制礼作乐来调节情感;道家注重清心寡欲、返本归真之道,劝人远离欲望,一切无求而自得;佛家则强调六根清净,四大皆空,需断贪嗔痴三毒,始能证得涅盘、永离苦海。

然而由凡入圣,需要有斩断情丝的慧根与悟性,欧阳脩似乎并不期望能立断这种由人性本质所引发的痛苦。在感慨地道出人性痴于情的本然后,欧阳脩转而提醒那祇需弹奏一曲就够教人愁肠百结的离歌,千万别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弹唱!对于这种本质上的痛苦,他说唯有看尽洛阳城的花,才容易对春风从容的话别,意指唯有尝遍人间的喜乐与悲苦,才有可能让自性达到圆融无碍的境界。

但想要看尽洛阳城的花又谈何容易?即使能历经人间所有的喜乐与悲苦,也未必真悟懂了人生!人之对于情往往有着“春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般地执著,乐于做情茧以自缚,即使偶尔喜欢怨怨风月,也还是在情中感慨一番罢了!欧阳脩如此,当今世间人亦如是。

凡事总是相对,正如害怕寂寞的人永远无法体会独处的乐趣;若执著于人中所能满足的一切,也将永远无法远离其所招致的痛苦与忧伤。问世间情是何物?此中之道值得你我深思与领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