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宋庆龄与共产党的关系-觉醒的太迟了!




宋美龄与宋庆龄在上海家中合影

主持人:谈到孙中山呢,我们有另外一个人物可能不得不谈,尤其对大陆朋友来说,就是孙夫人宋庆龄女士。我们知道中共在夺取大陆之后,宋庆龄女士也是留在大陆,而且一直到她去世。那么(中共)给的规格也是蛮高,在大陆人的心目里面,是被抬到了“国母”这么一个成度。那么您对这么一个人物是怎幺样的评价?

辛灏年:宋庆龄女士其实是一个热情、坦荡、正直、忠诚的一个女性。可是,就像许许多多的人曾为共产主义所迷惑一样,当年的广州起义的三领袖之一,共产党领袖苏兆征,北大毕业,长的很帅,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她谈共产主义,把她所吸引,她从此以后对共产主义有了好感。这在那个时代是不奇怪的事情。罗斯福总统的夫人就是亲共的呀,罗斯福总统的副总统华莱士就是共产党呀,是不是? 所以不奇怪。那幺正因为不奇怪,而她有到苏联参观过,据说,还被拉入了苏联的第三国际共产党。她的思想在中山先生死后发生了根本变化,她和共产党走到了一起,她从思想关系上到革命关系上,一种不知不觉的,不是成心的背叛,可是实际上是背叛了孙中山先生。

在她整个的,孙中山先生逝世后的岁月里面,她成了大中华民国的敌人,她成了中国国民党的敌人,她成了中国人民要走向共和时候的革命的绊脚石,她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保护者。所以,在那个时候,如果她要参加共产党,共产党是不要她参加的,中国共产党,我不是讲的共产国际的共产党,为什幺?因为周恩来说了一句话,一个宋庆龄抵两百万共产党员哪,请你们参阅爱泼斯坦的《宋庆龄传》。一直到了五十年代末,当宋庆龄最后一次要求正式的解决她中国共产党党籍的时候,也就是毛泽东要叫她滚的时候,她无处可滚的时候,周恩来请她吃饭,还告诉她,你一个人抵得上我们两百万共产党员,我们共产党员太多啦,可是两百万也抵不上你一个宋庆龄啊。这句话什幺意思?在打倒国民党,推翻蒋介石,推倒中华民国的中国共产革命的奋斗当中,宋庆龄女士在客观上所起到的作用,是两百万个冲锋陷阵的共产党员的作用。否则共产党怎幺会给她这么一个崇高的这种表彰呢?

主持人:但是作为追随孙中山先生这么久,她在后期也看到了一些共产党的行为,她难道没有意识到她的行为会产生什么影响,包括对共产党对国民党,对整个中华民族这种影响?

辛灏年:所以我说,在四九年前,宋庆龄由于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的诱惑,由于联俄容共阶段她有了一批共产党的朋友,由于她年轻、天真、坦率,她受诱惑、受欺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四九年以后的宋庆龄,她不是不明白,第一,她反对改国号,她根本就不赞成把中华民国的国号改掉,因为那是她先生首创的中华民国,改掉了国号就埋葬了孙中山。所以毛泽东在晚年,当他觉的自己真的是乱臣贼子的时候,他生怕自己在历史上是乱臣贼子,所以他一再的懊悔改了国号。他接受法国《人道报》记者艾丽丝的采访的时候说:“我们本来就好好一个中华民国嘛,为什幺要改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嘛。”这是毛泽东的原话,一九六零年的法国《红色人道报》报导的。可是宋庆龄早就劝她不要改国号啊,可是有那幺一大批拍毛泽东马屁的人说,你只要不改国号,你就永远在孙中山之下,你只有改了国号孙中山就在你之下了,毛泽东就要在孙中山之上的嘛,就这样在四九年改了国号。所以宋庆龄是反对改国号。宋庆龄在四九年以后也逐步的发现了,就像一批老国民党人一样,左派国民党一样,逐步的发现共产党实际上在性质上是绝对专制的。国民党而言,是民主多和少的问题,共产党是根本没有民主的问题。他们难道都是从所谓旧社会过来的人,都曾经写文章大骂过蒋介石、国民党而没有问题的人,没有掉脑袋的人,他们难道没有这个比较吗?可是当他们觉醒的时候,他们迟了,他们觉醒表示了自己的意见,他们不是右派就是劳改犯,没有几个好收场的。著名的储安平就讲过这个话:共产党真的上了台,我们什么民主、自由都没有了。他自己就被打右派、放羊,据说是被红卫兵乱棍打死的,反正是被打死了,对不对?

可宋庆龄不一样啊。第一,她的觉醒只能在心里呀,她不能在嘴上说出来。她反对改中华民国国号,共产党没有采纳她,她提出了一些意见,她在四九年以后对于一党专政提出了很多次意见,结果全部被压制。最后她有一次提意见提的比较厉害一点,毛泽东就叫她滚,她拿脸住哪里滚呢?她滚台湾吗?台湾会接受这个共产党的前国母吗?她滚美国吗?她何以在美国孤戚的过她的后半生呢?她只有屈尊在共产党的胳膊下,讨饭吃。一直到死,她表明了她的一个心志,那就是她坚决不葬在共产党的革命公墓里,坚决要葬在她反动的资产阶级父母的坟墓里。而且她的坟墓被她的共产党挖出来进行批判斗争过。

我以为她临死以前坚决不解决她最后的共产党党籍问题,和她不葬身于革命公墓,是她内心觉醒的最后表现,也是唯一的公开表现。

受骗的不仅仅是中国人

十九世纪中后期共产主义思潮开始猖行世界, 它吸引了无数知识份子和仁人志士为之奋斗。

综观共产主义发展的历史我们发现,共产主义之所以比纳粹的法西斯主义更能迷惑人,是因为它披著理想主义的高贵外衣。没有真正身受其害的人,很难对它有真切地认识。正像美国前总统雷根所说的那样:「一个共产主义者是熟读了马克思和列宁作品的人,而反共产主义者,则是一个真正明白了马列主义学说的人。」
十九世纪末,共产主义思潮也传到了美国,在这个民主自由的国度,许多知识份子,甚至政界人士, 都曾对共产主义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和好感。然而翻开美国与共产世界交往的历史,我们发现,对共产政权或政党的美好幻想,总是伴随著沈痛的教训。

在今天透视中国的节目中,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将和我们一起,回顾美国与共产阵营交往的历史,看一看美国在与中Gong的交锋中为甚么总是拜下风. 观众朋友将会发现,被共产主义的「美好理想」所欺骗的,并不仅仅是中国人。



学成归国后,宋庆龄(坐着)与宋美龄合影于上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