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遇在人贩子手中的孩子(组图)

2007-12-03 22:49 作者: 小刀小刀鱼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7年11月23日,一个名叫“小刀小刀鱼”的网友在天涯论坛发帖“感恩节厦门亲历人贩子之跟踪全过程”,讲述11月17日自己在厦门汕头路遇一带着八月大孩子的乞讨妇女,而根据该网友判断:这个妇女实为一个人贩子。于是,网友拨打了当地110……
     11月22日晚,“小刀小刀鱼”在公司加班到10点,走下楼之后又再次遇到那个曾经路遇的乞讨妇女,“冤家路窄”,网友又会有怎样的经历呢?
 
 
路遇: 乞讨女带着8月大孩子
    今天傍晚(2007年11月17日)在厦门市江头移动营业厅的外面,我看见有个象是少数民族的女人(大约40岁),带着一个白白净净大约八个月。大的孩子 在路边乞讨。我走上去一看,在地上写“求好心人给20元去安溪”,那时只感觉那小孩很可爱,但是一直在哭,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孩子不象是这女人的孩子,但 是由于满街很多乞讨的,也就没多顾及,就走开了。
 
 
质疑: 到底是谁的孩子 网友报警
    谁知道,不到几秒钟,那孩子哭得很厉害,我转头一看,那孩子双手伸着对着我哭,我看见一个女孩走过去丢了五元给那个乞讨的女人,那女人顺手就放进兜里了。 我看不下去,就回头了,走过去问那个女人:“你去安溪做什么?”她不回答。我说:“这孩子是不是你的?”她不说话。我火了,很大声问:“这孩子到底是不是 你的?”她摇了摇头。我立马就那起电话,播打了110,那时候是18点22分。110那里问了我详细地址,说马上就到。

对峙: 网友和围观者、乞讨妇女
    这时候围观的人多了,很多人在看着我们,我就继续问了:“你是哪里的?”她说:“贵州的。”我说:“刚刚那女孩给了你5元,你为什么收起来了?”她不回 答。说真的,这时候我心里有点怕,有几个男人站我旁边对我说:“你管人家那么多事,你把别人的饭碗打碎了,何必那么多事!”我知道肯定有的是同伙,但是我 还是很大声的说:“你们的孩子丢了,你们还会说这样的话吗?”就听到那男人说:“靠!”就走开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议论纷纷的,那女人想带着孩子走,我拦住不让她带走孩子。她听到我们都说孩子不是她的,还想扯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我说:“你不要以为你这么做,大家就认为这孩子是你的,等警察来了再说。”
 
 
平息:警察发现猫腻 带走乞讨女子
    18点35分了,我又再次打电话给110。刚好,警察来了,我赶紧让警察来检查检查,那个年轻的警察很负责,把那女人的行李打开了,里面发现有纸,笔,还 有信笺。最让人吃惊的是,还有几张硬纸版写的字,内容分别是:“请给我5元买东西给孩子。”“寻找亲人,请给我10元。”等等。
    警察问那个女人:“你是哪里的?”那个女人支支吾吾说了一些人家听不懂的话。于是那警察就把女人还有孩子带走,说是要到警察局去调查清楚,我还送他们上车了,一直对警察说谢谢。
 
 
变数:乞讨女子和孩子被110送往救助站
    在当晚的22点15分,110打电话来质问我怎么知道那孩子不是那女人的,还说那女人是少数民族的,语言不通,是来找他老公的。我说:“那女人年龄那么大 了,怎么能生孩子,而且那女人长那样,那孩子不象是她的,请你们查清楚。”110那里的人说:“我们把他们送到救护站了。”
 
    我急忙说:“你们看到那女人的包里有什么了,都是那些骗人的东西,你们怎么让那孩子还和那女人在一起呢?我能看看那孩子吗?”110说:“你想看看那孩子?我们会查清楚的。”
 


人贩子


 再遇人贩子


    昨天(22日)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到10点,走下楼之后我到吕厝车站做车回家。我做准备511巴士到中医院站,在我上车以后我发现一个近50岁的一个着装有 点奇怪的妇女身上背着一个小孩,而且盖的很严实。这样时候我猛然想起,上周天在江头邮电局边上那个人贩子,我惊奇的发现这个女人和那天我看到的非常的相 似。
 
    我顾不得那么多,马上掏出手机,车上很挤,我又担心她有同党,偷偷拍了几张。我查看了下手机,发现照片非常的模糊,而且又没有办法拍到正脸,我越看她越像,我真想过去掀开看看小孩是不是上次那个,包括那个头巾应该是和上次看到是同样的。
 

人贩子
 

人贩子
 

人贩子
 

人贩子
 
 
   到底要去哪里? 
    这个妇女会不会是被遣送回去而自己又坐火车回来了呢,然后在火车站坐这路车过来,我觉得这完全有可能。我该怎么办呢,直接报警吗,还是...眼看我就要到站了,我决定,跟踪她,看她下车,看到到底去的什么地方。
 
    车一直在往前行驶,在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更不知道是什么地名的地方(后来才知道是湖边)那个妇女下车了,我跟在她后面下车了。
 
 
    对方是个人贩子!
       
    在车灯的照耀下看见她把孩子从背上卸下来了。天啊,她走过来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她把孩子从背卸下之后装进了一个布袋,像背包一样背着,而不是传统的用背 带背孩子。我想这个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吧,我看那布带可能有点透气,口也没封的很紧,底下还有东西垫了,后面看来完全看不出里面装了个孩子,至于孩子会不会 醒,会不会哭,是不是喂了药,我完全不敢想象...而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确认对方是个人贩子了。
 
 
   跟踪发现
 
    我决定,我跟踪到底,看她在什么地方落脚,到时候再让公共安全专家一锅端,我决定冒一次险。
    期间,人贩子进了一家药店,路上除买了一个包子之外没有做任何停留。特别要注明的是,在买包子的时候我听见她口齿非常的清楚,完全能够讲非常流利的国语,而并不是像上次那样口齿不清,答非所问。
 
   手机拍照片
   街道越走越小,越走人越少,我估计她可能快要到达目的地了,我得隐藏好自己。果然,在一个小巷入口,她果断的走进去了,在这个时候她回了好几次头,而我在远处,我相信她没有看见我,而我非常的清楚的看见她的举动。在她走入巷口的时候我最后拍到了一张照片。
 
   心理:进还退,怎么办?
    我在巷口边上等了10几秒种吧,因为我不能马上跟进,在同一巷子太容易暴露自己,还有就是里面很黑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是否有人在那接应,是否对我会有危 险,可我不能现在这样就放弃,我都跟到这里了,我最好能跟到她的落脚点,我已经想好,要是有意外情况,我就以最快的反应速度把手机扔了(当时真没多想其 他,扔了岂不是都白拍了),不至于会把我怎么样的,毕竟他们不是强盗吧。
 
 
    目标丢失
    当我走进巷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目标已经不在我的视线之内了,而且很多分道小巷子,基本地方很黑,偶尔在入户门有个照明路灯。这样房子都是类似以出租民房,有新的也有旧的平房。
 
 
     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很遗憾没能直接跟踪到其落脚地点,使得我的最初想法没能实现。也许做这个事情在我的一念之间,也许报警或者有其他更有效的方式,但是,已经过了,我已经跟踪过来了。
    我在想,我还能做什么,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无法形容失去孩子的父母亲的那种悲痛,更无法体会...我想要是我们的一点行动一点作为,能够帮助或者协助一个孩子回到真正母亲的怀抱,那便是莫大莫大欣慰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