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出版时被删去的内容 (图)

2007-12-12 23:01 作者: 遇罗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家》

《我家》从1999年9月脱稿,历时九个月才得以出版,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所以,最终能在社科出版社出版,我已经对该社感激不尽了。但是见到被删去了那么多(下文中的【】部分),难免十分心疼。回想十八年前我的一篇回忆哥哥的文章,就是因为不同意删改一字,只能"被拒于公共话语空间之外"。朋友劝我,这一次别那么固执了。更何况,不能不为别人着想--传闻社长说,书都删成这样了,要是还有人说它有问题,"我去和他讲理,哪怕丢了我的官"。感动得我不好意思再去讨价还价。

从删掉的内容,就能看出"向公众表达"该有多么不容易!我只须将它们罗列出来就够了,任何评论都显得多余。29、30两条,是丁东、任重文章中被删去的,在此一并列出。

1、多数学生也学机灵了:越是不讲理的,最好越说它对--顶多说你有点儿傻。你要明白了,也就悬了。

【除了这种指鹿为马的愚民教育】,学校里也大讲"阶级斗争"。 ......(50页)

2、好打人的学生是少数,【多数学生的善心还没有被完全"教育"干净】。(59页)

3、【按照罗克的看法,"文革"的起因,是领导集团的权力相争。为了这一至高无上的目的,放松了对人民的控制,使多年的积怨得以迸发出来。

但是,首先被赋予抒发积怨的权力的,是最受信赖的干部子弟组成的"红卫兵"。】(60页)

4、凡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血统论"这个幽灵,曾在神州大地游荡。它象霉菌、像病毒,既作恶多端又无孔不入。

【从我记事以来,就知道"应该"把人分成等级,让一部分人去压迫另一部分人,这就叫"专政"或"阶级斗争"。被压迫的是少数(常定为5%,否则压迫不成),永远没有翻身解放的可能;压迫者虽然是多数,但不知道哪次运动或其他什么机会,其中一部分也许会变成被压迫者。这就是"成分"。

不知从何时起,"终身制"和"世袭制"也变成了国粹,所以压迫者的子女也成了当然的压迫者,被压迫者的子女从生下来就该受压迫。这就是"血统论"者大讲特讲的"出身"。

到了66年"文化大革命","血统论"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对于出身不好的受压迫者,不仅升学、招工、提干、当兵、学开汽车、接触精密设备等等好事难于问津,就是无辜受刑甚至致死,或与家人一起遭到大屠杀的事也屡屡发生。】

我的哥哥,从小就有一股反抗强权的精神,视"同情弱者""打抱不平""侠胆相照"为无上美德。所以 在66年8月,"红色恐怖"盛行之时,哥哥有感于"血统论"给人们带来的危害, 写成了《出身论》。 (61页)

5、【有些人搞所谓的"抄家",如果仅停留在财产的没收,尽管把一些孤寡老人家里一切都抢走,连碗筷、被褥都不剩,我还要"歌颂"他们还有一点儿人性,还能称之为"人"。但是,"抄家"往往伴随着"打人"。如果出于无知和极左教育的误导,萌生了荒唐的气愤,以至表现在拳脚上,我还要"感谢"造物主没有把他们的人性剥夺得一干二净,然而不是,他们已经具有野兽般的性情、灭绝天良的心灵。】

"抄家"时最常见的项目是"剃""阴阳头",尤其见了妇女更难放过。 (62页)

6、把"房产主"全家活活打死以后,又在这一带"血洗"了三、四天,无数人惨遭毒打,许多人死于非命。

【哥哥的同事亲眼看见,在崇文门附近"抄"一个"地主婆"的家(孤身一人的寡妇),强迫附近居民每户拿来一暖瓶开水,从她脖领灌下去,直到肉已经熟了。几天后,扔在屋里的尸体上爬满了蛆。这在当时,都算不上出奇。

紧接着,在公安部长谢富治的纵容支持下,"自8月27日至9月1日,大兴县的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四类份子'及其家属共323人。最老的80 岁,最小的仅38天,有23户被杀绝。"(《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专集)》85年2月)这就是《出身论》提到的所谓"连根拔"政策!至今,杀人凶手们依然逍遥法外。】(62页)

7、后来才知道,这种抄家是最"好"的--虽然砸坏了一些东西,还把日常生活用品留给了我们。没收的东西存在工厂,几年后又发还了,丢的不多。学校和街道抄家可不这样,东西拿得一点儿不剩,【金银细软进了个人腰包,笨重的廉价拍卖给非"黑五类"。】不可能再发还。【据说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时候,许多"红卫兵"头头被请到天安门城楼上。得意忘形时难免蹦蹦跳跳。等散场后,工作人员打扫卫生,居然发现不少金条。】(71页)

8、几天以后,这些日记和相片都摆到"破四旧成果展览会"上,哥哥也从"准专政对象"升为"专政对象"关在工厂不许回家。【(日记、相片至今还扣押在北京市公安局档案处,我多次联系索要,不是告知不能发还,就是没有回音,甚至连查阅都不允许。)】(80页)

9、哪个父母能引导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跳?他们深知,【当局喜欢的是"没嘴的人",】自己还不就是因为嘴才倒了霉,但是也没有罗克张这么大的嘴、说这么多的话呀!(85页)

10、平等,是人类尊严的象征。但是由于多年来对资产阶级自由、平等思想的批判,使人见她望而生畏,谁还敢提在什么面前"平等";更何况"红外围"(由非"红五类"组成的保卫红卫兵的组织)是一位【主张查三代出身】的中央首长【(周恩来)】肯定了的。罗克就是这样,维护真理他无所畏惧。(87页)

11、一个地主"狗崽子",竟敢无视社会的"舆论",敢于冲破血统论的罗网,真是想翻天了。无怪乎该校工作组负责人,【团中央候补书记李淑铮】有恃无恐地说: "可以整郑兆南。她出身不好,社会关系复杂。有小辫子在手,就是整错了也没妨碍!"像她出身这么槽糕的人,不积极,是真右派;积极,是假左派。何况还不 "老实"?(92页)

12、【当大救星与无神论共存,选集与圣经争辉的时代莅临时,】他痛心地说:"想不到几十年后还要进行资产阶级的启蒙教育。"(99页)

13、最让我反感的却是一件小事,以至因此懒得上街:每次走在街上,准能看到一、两辆卡车,载着七、八名穿工作服、戴柳条帽、面容菜色的工人奔赴工地。这些人敲打着自己的工具或别的铁器,可着破锣嗓子大唱吹捧个人迷信的"革命歌曲"。他们全然不顾嗓音和"乐器"的刺耳、形象的粗俗,竟能以丑为荣。从一个个摇头晃脑的专注神情,能够看出他们的虔诚,并非有人强迫他们这样做。一种悲哀的心情油然而生【--自己的温饱尚且顾不过来,反倒关心领袖的"万寿无疆"和发达国家工人的"解放"--傻不傻?】(103页)

14、一边走,我一边想,幸亏是在现在,要是在"文革"前,就冲我们扒乘火车、闯入禁区,足够判我们劳动教养的了。权贵们是如此腐化,【百姓的命运就如同蝼蚁草芥,】难怪毛泽东一号召,群众就把当权派斗得死去活来。(109页)

15、出于我对自己将来前途的考虑,我特别关心教养和就业的生活情况,总是问这问那,他也从不厌烦地介绍那里的情况。【有一天,听我念报时常出现的"无产阶级专政 "一词,小声问我:"你知道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吗?"

我知道他话里有话,故意说"不知道"。他说:

"我们刚到教养所,所长对我们大家训话说,‘你们到这里别想跟我讲这理那理,也别这不服那不服,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这里只有铁丝网和刺刀对付你们,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我听了大失所望-原来现实是这么露骨而无情。】他安慰我说:(149页)

16、【有一家有两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会打扮、不爱干活。只要缺钱花了,就去延安当几天妓女,一家子生活相当富裕。社员说起他们家,只有羡慕,很少有瞧不起的。】(190页)

17、【唱陕北民歌《翻身道情》,农民唱"男抽洋烟(鸦片)女生产","北京娃"只知道"男当红军女生产"。】(190页)

18、【有次来个很会表演的知青,正当我们要端起饭碗要吃饭的时候,他忽然故做严肃地制止了大家:"都先撂下碗筷,怎么能不‘祝愿'就吃饭,你们的‘忠心'都哪儿去了?"

不久前,尤其在上山下乡运动以前,个人崇拜活动让林彪他们搞得登峰造极,除了"早请示、晚汇报"和"跳‘忠'字舞",学生点名、进大门通过岗哨、不熟悉的人见面寒暄,都要背一条毛泽东语录。使用率最高的是"要斗私、批修。"因为字数少。也有人用字数更少的"忙时吃干"或"闲时吃稀"来应付。吃饭或类似的小活动之前,不值得背诵大段语录、唱"东方红"了,就由一个人手里挥着毛泽东语录本,喊道:"敬祝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众人齐喊两遍"万寿无疆";他又喊:"敬祝我们的林副统帅--"众人齐喊两遍"身体健康"。成了固定的格式。

自从到了农村,几乎忘了什么叫"祝愿"。我们都等着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他手指装做捏个小本儿的样,煞有介事地念叨:"敬祝伟大领袖万臭无香,敬祝林副统帅身体欠康!"逗得我们笑了半天。有个很会开玩笑的知青又给添上两句:"敬祝周恩来满面红光!敬祝江青阿姨年轻漂亮、年轻漂亮!"】(242页)

19、在传达林彪"罪行"的内容里,居然还有这么一条:林彪说,"五七干校"和"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使我们这些从来对林彪没有好感的知青们,倒佩服起他还有明白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起草这些文件的人里边是不是还有林彪的同党,要不就是智商过于低了--真的不知道老百姓爱听什么、不爱听什么。】(243页)

20、【这也难怪他们,谁能想到上级会把这种谎话连篇的文件看得那么重。林彪是怎么死的,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怎么死也是死了,也从副统帅一下变成了阶级敌人,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姥姥常爱说:"人都掉井里了,耳朵还挂在井沿儿上有什么用?"

说起卷烟纸,当地人是很讲究的。新闻纸和包装纸虽然便宜、好得到,但是太脆,没等卷起来就破了。要是花钱买,又想省钱,就买整张的白报纸。裁的时候得特别注意,纸有方向性,裁错了方向也卷不成。印文件的纸更结实些,就不用考虑方向了。更厚的纸虽然结实,抽起来纸味儿太大,也不适合卷烟。社员认为最好的卷烟纸,莫过于小本的毛泽东语录--纸又薄又结实、大小合适、携带方便。

撕语录本卷烟,刚开始我们看了不大习惯,跟社员开玩笑说,要是在北京这么撕《语录》,该打成现行反革命了。社员也会解释:"我们把它抽进肚子里,这才符合林副统帅要求的‘溶化在血液中'呢。"

糊墙,用《毛泽东选集》最好--纸好、大小合适--不容易开裂。况且四卷一套正好够糊一间房。所以,在陕北给不出去的毛泽东选集、语录,到东北却不用发愁没人要。】(244页)

21、【从"文革"前几年开始,街道、派出所就把不参加工作的人划到了另类,成了准专政对象。虽然宪法上明明写着公民有劳动的自由,真的不去工作,似乎是犯了罪、有了砟儿。年纪大的,成了街道监视的对象;年轻力壮的,找个借口就送去"强迫劳动"(仅次于"教养"的惩罚),敢不服从的,就有理由判"劳动教养" 了。到后来,判刑的布告上,都把"无业"当作一条"罪状"写在数条"罪状"之先。】(267页)

22、"饥饿"历来是某些统治者治人的法宝。它不仅能惩罚那些"不良份子",也能把良民百姓管得服服贴贴--整天为一口饭奔忙的人,那还有精力搞危害政权的活动?【所以宁肯将多余的粮食去支援 "亚、非、拉",也不能便宜了自己的子民。尽管他们自己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却教百姓们"忙时吃干,闲时吃稀"。】(314页)

23、在 20年刑期的犯人里,有许多都是北京的"老乡"。【问起他们的案由,竟是些很小的事,比如在大饥饿年代贪污或倒卖几十斤粮票等等。】这些人受了十几年认罪服法的教育,认罪态度都非常好,从来没听他们说过要申诉争取改判之类的话。可能他们也都【清楚毛泽东"不能用现在的政策翻过去的案"的"英明"论断,】知道也翻不了,所以过得也十分心安理得。更重要的,是一些事实对他们的教育。(319页)

24、9月中旬,全国召开毛泽东的追悼大会,劳改队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监舍内外找不到一张毛泽东的标准像。这倒不是监狱里有超前意识,不去搞个人崇拜。而是以为毛泽东的画像进了监狱,就等于毛泽东也进了监狱,这是对毛的大不敬。可是,语录、毛选上也都有毛的头像,又得让犯人"学"这些"光辉著作",又不能把头像一张张揭了去,于是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320页)

25、9月份的东北气温已在零度以下,【追悼会仪式又臭又长,】犯人们一个个冻得耳朵、手指通红、发麻【--也不知道耳朵、手指头招惹了谁!】(320页)

26、我们有幸在这里回顾过去,请不要忘记"文革"期间死于非命的冤魂。罗克曾让我们帮他收集【许多惨绝人寰的】资料,准备予以逐步揭露,但没有机会发表。(332页)

27、萧乾先生说得好,我们只抓住"文革"闹剧的几个演员,【而没有抓住导演,】就无法保证没有第二次"文化革命"。(332页)

28、......或许以后因此不再讲"血统论"了。 ......我不得不提醒他: ......【大多数农民出身的公民想当个城里人,不是还办不到吗!】(332页)

29、在很长的时间里,他没有发言的机会,【被推入"沉默的大多数"的行列。由此我想到,人们的话语权受到政治的和市场的双重制约。谁的声音为权势所反感,就很难向公众表达:谁的声音不能与市场利益接轨,也很难向公众表达的机会。现在充斥于传媒的多是既不触犯权势又能换取市场的声音。就在这样的氛围里,遇罗文的声音就】长时间地被拒于公共话语空间之外。(5页序二)

30、八四年五月十四日,罗克母亲的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因为是东城区政协组织的,规模很大。我知道遇家的传统,向来不拘礼俗。

【我问到罗文,果然这并不是家人的意愿。政协领导曾经征求家属的愿望,罗文只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五七年"反右"时,《北京日报》曾在头版、大字标题,展开对遇伯母的批判;现在也用同样字体,刊登一篇仆告。但领导给予否定,理由是,什么级别的干部用多大篇幅、字体,是有规定的。遇伯母的级别低,别说字体的大小了,连在报纸上刊登的资格都没有。

就是这么具有讽刺意味--伤害一个人,没有规章制度的限制,也不讲究身份、等级;做有益于人的事,障碍却这么多!作为礼仪之邦的国度,按理说应该懂得赔礼道歉--伤害人家多深,起码应该给人家多大补偿。懂道理的,更应该知道补偿应该加倍。但是身边的事,往往大相径庭。】(351页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