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2007的中国政治

2007-12-19 06:48 作者: 梁京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高官权势的迷信 九常委一同追求

即将过去的2007年,哪些政治发展会对未来发生重大影响?在我看来,第一个重要的发展应该是胡温影响力的急剧下降。尤其是胡在十七大前突然与太子党全面妥协,不仅令外部的观察者,而且让包括中共高层在内的许多局内人都深感意外。

如何解读这一发展,对于判断中国未来的政局十分重要。一种解释是胡斗不过江,只好不甘心地败下阵来。我更倾向于认为胡锦涛有自知之明,知难而退,接受了曾庆 红“共和执政”的建议。这个安排心照不宣的含义,就是胡锦涛和团派势力之无能,已无法再掩盖。曾庆红代表的太子党势力若袖手旁观,大家将同归于尽。

“共 和执政”显然是在最后一分钟各派势力“顾全大局”的产物。因此,谁都没有做好准备。“共和执政”局面的出现,不仅意味著五年来有心无力的“胡温新政”可能 会无疾而终,而且意味著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更加充满变数的权力过渡期。所有重大人事安排竟然在十七大召开之前全部被准确地“泄密”到海外,而胡锦涛也不 敢追究。这个事实预示著中国有出现权力真空的危险──谁说了都不算,谁也可以不负责任。

2007年,中国知识分子为扩大思 想和言论的空间在各种传媒上继续与当局艰难博弈,在恢复和传播历史真相方面有了新的突破。金燕关于十月革命真相的长文在网上广为传播,标志著影响了几代中 国人的神话和历史谎言终于开始被系统地清算。许多人第一次读到了卢森堡,普列汉诺夫这些共产主义运动风云人物对十月革命和列宁的严厉批判。对十月革命反思 和批判的高峰,是南方周末在12月6日发表的陈独秀对苏联和斯大林的批评。文章的题目是“往事:陈独秀的‘最后见解’”,一经发表,立即在网上广为转载。 陈独秀的大幅照片下面是这样一行引文:“1936年莫斯科大审判后,陈独秀即对苏联的国家性质发生疑问:‘这样不民主,还算什么工人国家?’

2007 年的中国,中央当局对基层社会和地方政府的失控,达到了一个新的规模和水平。11月20日,一名公安部副部长带领数千名武装警察,对阳江黑社会首领突然实 施抓捕。选择这个时间,明显是给刚离任的张德江留一点面子。这几年张德江像许多其他地方大员一样,在江胡的支持下,把国家机器集中用来镇压郭飞雄这样的民 间维权志士。结果是极大地鼓励了黑社会的猖獗。阳江县官匪一家,黑社会的规模竟达三万之众,以致中央当局不得不暗渡陈仓,搞突然袭击。12 月10日,北京又通报了广东开平、鹤山两市10宗土地违法案件。开平市委书记赵瑞彰、原市长施昭平被整肃。而最近山西洪洞死亡105人的矿难,也是一桩地 方势力对抗中央政令酿成的惨剧。这些事件露出的当然仅仅是冰山之一角。

2007年中国政治的最大赢家无疑是曾庆红。曾庆红 不仅全身而退,而且帮助一批高干子弟实现了四十年前“老子革命儿接班”的梦想。现在,曾庆红不仅是太子党当然的盟主,而且,随著胡锦涛影响力的进一步下 降,他甚至可能具备垂帘听政的潜力。历史因此也把一个胡锦涛不可能的机会给了曾庆红,那就是对中共的革命和暴政主动进行清算,实现民族的大和解。我以为曾 庆红不会想不到这种可能,但是他更明白这样做几近于选择自杀。于是历史就很可能在2007年把中国带到这样一个位置,让没有自我救赎能力的红色贵族们去直 接迎击积蓄了巨大历史能量的清算怒潮。这就是2007年的中国政治对未来投下的长长阴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