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灾民惨 没水没电啃泡面


中部两湖地区遇雪灾,官方传媒报导始终不提灾区民众具体生活情况。北京"中国青年报"率先到湖北武汉市实地采访,发现隆冬天气,民众没有水电可用的惨况。

一周没洗澡

"一个多星期没洗澡了!"连续十来天的雨雪天气,让武汉市姚家岭社区的涂毅国家,用水成了大问题。五十二岁的他,必须换上防滑的钉鞋,从六楼的家下楼,然后在雪地里迈着小碎步走上五分钟,到小区居委会办公室里接水用。

刚下雪时,涂毅国还很兴奋,但当他拧开水龙头准备洗脸时,发现一滴水也没有,只好提着两个桶出门打水。过一会儿,十几家都拎着桶出来了。涂毅国感到不妙,放下水桶沿着水管检查:五楼的一户水表冻破了,水冲出来哗哗地一直流到一楼;他家的水表也被冻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涂毅国赶紧请假,和维修人员一起换下社区廿多块冻破的水表。

将就吃面条

换了水表,家里还是没水,水管也冻住了。午饭和晚饭,涂毅国煮了点面条将就着吃。儿子吃不惯白面条,买了十几包泡面啃着吃。

一个多星期来,他家用水一切从简:洗完脸的水洗袜子,最后留着冲厕所。

有的市民遭遇比涂毅国更惨。家住汉口开明路的刘先生,五楼的水管冻裂,自来水冲他房间,水深足有十公分,家里全浸在水中。

武汉市全市供水管网有五千多公里长,其中二千多公里已老旧,部分水管材质又是普通铸铁管或水泥管,一遇恶劣天气,热胀冷缩就会破裂。

整楼都没电

用水有问题,缺电也是问题。家住武汉市中北路的周丽下班回到家,才发现整栋楼都停电了。前两天看到报纸上说可能限电,她还觉得离自己很遥远。

停电了,根本没法在家做饭,屋里又黑又冷,她只好去附近的商场逛,顺便取暖。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不得已回家。

回家路好远

冰雪,阻挡春节返乡的游子,回家路变得好遥远。一年多没回家,在地处鄂西北山区的恩施担任武警的小袁,央求领导准他假回家。十八日,他坐上从恩施到武汉的汽车,平时十二小时的路程,这次走了两天两夜。

恩施到武汉还不通火车,大部分路段都是盘山公路。恩施和宜昌交界处的野三关,坡陡、山高、路险、弯多,人们称为"鬼门关"。车到野三关附近时,堵在山路的车早已看不到头,只听到司机抱怨地按喇叭声,足足堵了十几个小时。

武汉科技大学学生杨青,十五日从武汉出发,现在还没回到家。杨青家在山区湖北省保康县,必须先从武汉坐火车到襄樊,再从襄樊坐汽车回家。她先到襄樊,发现车站没有一辆去保康的汽车,只得在襄樊同学的寝室住下,一住就是五天。后来听说回家的路面结冰,只好坐车,到离家只有几十公里远的亲戚家,看能不能从那里"曲线"回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