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义革命——革文明的命

2008-02-12 03:24 作者: 程映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本书--《毛主义革命:20世纪的中国与世界》--是现当代中国史和世界史研究相结合的尝试。更具体说,是对革命史和激进的社会运动在全球范围内互动关系的研究,是对毛主义的中国在国际共运史上的作用和世界历史上的定位的初步尝试。本书各篇的写作和修改经历了多年时间, 大部分篇目发表于中英文学术和思想杂志,经修改后汇集成书。

直到修改定稿之后,我才觉得刚刚对一个困扰了自己多年的问题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但已没有时间去展开论述,这就是作为一个历经一个多世纪、涉及数十亿人的生死和命运的共产主义革命和整个人类文明之间的关系。简单来说,共产主义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凡是在理论和实践上受到共产主义批判、破坏或者最起码是限制的,都是人类文明最基本的制度、规范和成就,例如阶级,财产,城市,家庭,商业,货币,教育,道德、宗教和艺术等等。在各个国家的共产党革命最激进时期,这些都受到了彻底改造或者破坏。从根本上说,文明建立在社会区分和劳动分工之上,文明的发展也就是这种区分和分工不断深化的过程,而共产党革命就是要从财产制度和职业定位上彻底消灭这种区分和分工,创造"全面发展"的人,同时消灭和这种区分和分工相联系的观念,甚至包括学生对师长的尊敬和外行对内行的服从。这就是马克思主 义创始人所说的彻底决裂和毛泽东所提倡的破四旧。

文明的推动力离不开个人利益和个人追求,而共产党革命要消灭的就是人的"私"。文明的进化也是人的自我意识不断发展,追求自由和权利的过程,而共产党革命就是要用"政治觉悟"和"阶级意识"取代自我意识,用"阶级"和 "集体"的自由和权利(实质是党的利益)取代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文明要求一种起码的普遍性的道德作为人际交往的规范,共产党革命否认道德的普遍性,说只有阶级的道德,凡是符合这个阶级的政治需要的就是这个阶级的道德,在这个意义上道德又被转换成利益,所以共产党统治下人际关系最终变成毫无遮掩的的利益关系。文明产生了礼仪、修养、优雅和品味,共产党革命把这些一概斥之为虚伪、奢侈和矫揉造作,代之以赤裸裸的野蛮和粗鄙。知识分子之所以无一例外在共产党革命中遭殃,就是因为相对来说他们代表著文明所创造的知识和制度。列宁、毛泽东和卡斯特罗等人对知识分子的鄙视的背后实际是对人类文明的敌视。不错,马克思主义者也谈学习谈知识,例如列宁说过"用人类产生的一切现有知识来武装自己",有人也许会说这难道不是提倡文明吗?但这句话体现的恰恰是在文明面前的妄自尊大("一切")和实用主义("武装"),它正好表明象列宁这样的人不但不懂人类文明的博雅精致,而且还把自己高高置于文明之上。也许它唯一值得称道之处是毕竟好过毛泽东时代的"知识越多越反动"。

在反文明这个意义上,共产党革命本身是一个不断粗俗化和野蛮化的过程。《共产党宣言》中至少还有一点知识,还有一点文明,虽然它们被用来装点一个反文明的核心观念,即用阶级斗争史来取代人类文明史,看到的只有压迫和斗争,没有和谐和进步,高扬的是一种憎恨和愤世嫉俗。到了毛泽东那里这种粗俗和野蛮不再有任何掩饰,简化到只剩下四个字:"造反有理"。但正是这四个字画龙点睛地道出了共产党革命尤其是毛主义的革命就是要造文明的反的实质。毛泽东反文明的态度始于他20年代的《湖南农民运动考查报告》,到60年代的"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宣布知识分子是"臭老九",扬言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干脆用痞子语言取代意识形态概念而登峰造极。所谓痞子就是不承认文明规范和社会礼俗之徒。毛泽东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受"规矩"束缚,到了晚年尤其好称"不信邪" 。这种"规矩" 和"邪"往大说是人类文明的政治、道德和职业规范,往小说是他自己这个党内部的一些最起码的运作程序。不过,毛泽东和许多共产党领袖毕竟还为改造和限制文明的基本制度和规范而绞尽脑汁,发动了大规模的社会实验,而红色高棉(极端的毛主义者)则干脆不再改造,而是把它们全部废除。

共产主义革命的领袖和参加者常常感叹他们事业的"艰难",夺取政权后的社会改造要比武装斗争更为不易,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夺取政权说穿了不过是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改朝换代,而建立政权后的社会改造要破坏的是人类文明的基础,要扼杀的是基本的人性,那当然决不会容易了。苏联和中国的农民对各自的政权要彻底毁灭传统乡村以个体家庭为基础的生产和生活、建立"集体农庄"和"人民公社"的抗拒和抵制就是无数"反革命"的事例之一。

在这个意义上"改革开放"也可以有新的解释。所谓"改革开放"到底是什么?它实际是共产党政权把文明破坏到了危及本身生存后,走投无路之际逐步向传统和常规回归,开始承认一些文明的基本规范,很多政策和"资本主义市场机制"其实并没有关系。例如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个重要政策是取消知识分子、干部和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不再强行把父母和子女拆散,这实际上是承认必须尊重家庭结构和亲子关系作为人类文明最基本单位的完整性。应该指出的是,人类自有家庭以来,只有奴隶制才挑战过这个制度(奴隶主可以随意拆散奴隶的家庭,把夫妻分开,把亲子拆散) 。改革开放之初的另一个重要政策是恢复正规高等教育和高校招生,这无疑是宣布"工农兵上、管、改大学"的反文明的"教育革命"的失败。

然而,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要把它说清楚,又需要另外一本书了。至于为什么共产党革命要革文明的命,它和其它反文明的社会运动之间有什么异同,反文明又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这么多的参与者,招惹那么多的朝圣者,至今还有那些"红色记忆"在召唤恐怖幽灵,则是一个更复杂的历史和理论问题了。需要指出的是,人类文明当然充满了矛盾和问题。文明的发展(尤其是现代化)在社会的层面(政治经济)和个人的层面(精神和心灵)上始终有两面性,但毫无疑问的是,对于高级有机体和具有创造性的人类来说,文明终究胜过野蛮,对文明的批判不能逾越文明本身的底线,不能质疑或挑战文明的基本规范和制度。共产党革命对文明的破坏是在政治和社会意义上破坏了这个底线,摧毁了很多制度和规范,而当代西方学界很多时髦的学说则企图从观念上解构文明。在一定程度上,这种解构本质上是智力、语言和概念游戏,是文明本身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自我异化的产物,其导向是反文明的。难怪很多西方"后学"大师和信奉者对共产党革命不但当时情有独钟,今天也还在千方百计杜撰出很多听上去很有学问的废话来为大跃进和文革辩护,因为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共产党革命在精神深处吸引他们的其实是那个反文明的倾向。在这个意义上,他们不过是当年"政治朝圣者"的嫡系后代。

本文是作者即将出版的《毛主义革命:20世纪的中国与世界》(香港田园书屋,2008)的后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