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专栏】章含之的解放

2008-03-18 22:28 作者: 张羽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章含之的解放

 

看到离婚率的迅猛窜升,不禁让人对婚姻的真谛与爱情的脆弱感到不解和疑惧。

常言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从纯真的童心到略懂世事,当我们懂得寻寻觅觅,每个人心底那蓦然回首站立在灯火阑珊处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有的人相信缘份,有的人相信一见锺情,而更有人则是要等到爱已闯入心扉才会猛然惊觉。

有个网路上流传的心情告白这样写着:我们问我兄弟,你很在乎这女人吗?他说:「本来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没想到,实际上,我很在乎!」不由地我们很好奇,想知道为什麽?他说:「她就这样默默的,一点一滴的,进到我心里!我以为我心里头没有,可是实际上却很多。」「等到她离开我,我才发现,多到我早已不堪负荷!」

初尝爱情滋味的人都会讶异於爱情那种能震动心弦的力量,但从没有人能说明白,究竟要拥有什麽样的条件才能让人从爱情中获致真正的幸福。中国人一直喜欢讲郎才女貌,可惜即使连这两者也都不足为凭!


胡兰成和张爱玲算是公认的一对才子佳人了,周旋於张爱玲与另一个名为小周的女人之间,张爱玲要胡兰成做出选择,胡兰成拿大福橘的故事来比喻张爱玲於他心中的份量,他说:「记得十一二岁时我在娘舅家,傍晚父亲从三界镇弯过来看我,带有金橘,都分给娘舅家的小孩,惟我无份。我心里稍觉不然,但也晓得要大方。及後跟父亲上楼,他却取出一只红艳艳的大福橘,原来是专为留给我的。这可拿来比方我待爱玲。」


张爱玲回答他,最好的东西是不可选择的。她叹了口一气说:「你是到底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把对方当作是无可替代的珍宝却舍不下其他的胡兰成,终究没能体会张爱玲对那「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坚持,纵然才子佳人又如何!


或许每一个邂逅,都来自於前世的顾盼;每一分眷恋,都预约了来世的缠绵。於是那蓦然回首站立在灯火阑珊处的人,他(她)的身影宛若一颗等待萌发的种子,早已带着前世依恋的印记而随着生死轮转;至於该如何获致真正的幸福,则又得从那场邂逅或那份眷恋中去寻找答案。情深之外还能义笃更懂恩重,才能结出幸福的善果,否则值此人欲横流丶道德沦丧之世,来报冤的可比来报恩的多了。

至於如毛泽东的英文教师丶中国前外长乔冠华的夫人章含之,自言奉毛泽东以解放之名而离婚,也算是让人见识到「解放」二字的何其好用!什麽花前月下与海誓山盟都能为之立刻冰消瓦解。只不过那何止是对中国的解放,或许连对人性良知良能的最後一点坚持也都一并解放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