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副厅级干部背后映射着什么?


看到题目大家也许已经惊讶不已,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体系复杂的国家,一个年轻人要想成为高高在上的领导干部,所需要经历的远远不只是能力的锤炼,当然还有年资,这一点毋庸置疑。相信很多关注政治的,和苦苦鏖战在公考路上的朋友都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然而,进来在网上看到的这样一则干部任免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不得不提笔写下了这篇文字。

  新闻引用如下:

  共青团山东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会召开
  刘伟出席并讲话 王磊当选为团省委书记,孙爱军、张涛、任海涛、张辉当选为副书记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不解,一个省开团代会,继而召开新一届委员会选举书记、副书记无可厚非,不过这段新闻的价值不在于此,请大家继续关注下去,上文提到的新当选的五位书记中有一位是1974年出生,其余四位中有三位均是1972年出生,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在现阶段领导干部年轻化程度极高,所以三十五岁左右成为副厅级领导不足为奇,可是我们还要注意一下这最后一位,也就是名为"张辉"的副书记,在其简历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出生年份为"1980年"。我想看到这里有细心的朋友一算应该觉得诧异了,1980年出生到2008年刚刚满28周岁,除去上学的20几年,我们这位新当选的书记工作还不到十个年头。这样的政治任命,大家作何感想?

  张辉简历引用如下:

  男,汉族,1980年6月生,山东曹县人,大学学历,2002年7月参加工作,1998年6月入党。现任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党组成员。
  1998.09-2002.07 山东经济学院财政金融系货币银行学专业学生
  2002.07-2003.07 济南市槐荫区道德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办公室、西新街社区居委会见习工作人员
  2003.07-2004.06 济南市槐荫区道德街街道办事处科员、主任助理
  2004.06-2006.06 共青团济南市槐荫区委主任科员
  (其间:2003.09-2005.12 下派任济南市槐荫区吴家堡镇宋庄村、刘庄村党支部副书记)
  2006.06-2007.05 济南市槐荫区西市场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2007.05-2008.02 共青团济南市委副书记、党组成员
  2008.02- 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党组成员

  下面我就具体分析一下我们这位年轻书记的政治生涯,2002年以前求学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经济学院,初步考证属于省属院校,学术地位和学校权威度可想而知。2002-2007年的五年间,历任见习人员、科员、主任助理、主任科员、村党支部副书记、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这一系列职务中,基本都属于同一行政级别,就是科级。而且是和共青团毫无关系的岗位,可是2007年5月-2008年2月我们这位书记居然一跃成为济南团市委副书记,想必最少也是个副处级干部了吧。当然这个不足为其,因为其在科级岗位上工作时间也不短了,算一算正是定级也应该有4、5年,所以升官为副处级不足为其。可是接下来了, 2008年2月奇迹般的直接从副处级跃身为团省委副书记,从副处级直接跨越正处级升级为副厅级。这一个角色转换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我们都知道在中国,按照正规的干部选拔任用和提升流程,从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到一个副厅级干部,正常一步不少的顺利晋升最少也要13年,可是我们这位书记在毕业后的第六个年头,确切说是五年半就成为副厅级,不免让我们很是疑惑这其中究竟是人家能力超群的是神童,还是有某些权力因素在作怪。当然了我们也听闻过有所谓的破格晋升以及公开选拔之类,但是无论是破格也好公开选拔也罢,想必无论怎样都要有个度吧?不能说我们选拔副厅级干部连处级任职年限都不约束吧?况且就算这个说的过去,那么我们在从常理想一想,一个毕业五年半的学生,是不是胜任这样一个副厅级的领导岗位呢?大学就读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能力高低姑且不予置评,毕业五年,并未实地参与什么经济运营活动和大型机构的管理,就一下子上位到团省委书记?这是我们这位书记自己的"真实能力"还是"背后的能力"可想而知。

  到此我想对这位书记我们不用在过多分析了,那么下面我们说说自己吧,为了能在公考中脱颖而出,我们很多朋友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和艰辛,可是最终却未必能成为某一岗位的胜利者,我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只是为了有个工作,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有捷径,可是就在我们千千万万人苦熬的同时,却有这样的现象令我们汗颜。真的不知道该定义为是我们这一点的成功还是国家的失败。政府一直倡导年轻年轻,什么都要年轻,干部队伍年轻,教师队伍年轻,可是年轻的约素下我们需要的究竟是花瓶,权力的产物还是真正能为国家为人民出力的好干部呢?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应该在改革机制的多下功夫的同时,也多关注关注地方实际的机制运行和改革呢?不要让这种近似于笑话和白话文一样的问题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说到这里我几乎已经气愤至极,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言辞再去置评此事,所以姑且收笔于此处。
  
  希望广大有识之士共同探讨,同时也欢迎大家积极转载本文,虽然文墨不精,但是道理不粗。值得我们发问,值得我们以此向我们的政府质疑。


来源:网文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