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又一起特大冤案揭秘(图)


由于制度作孽、司法不公,无数的人间悲剧在中国人民身上重演。湖北省京山县的青年佘祥林是在"被杀"的妻子"复活"之后才走出呆了十一年的监狱,而河北青年聂树斌是在被枪毙之后,真凶才落网;河南籍的农民郝金安也是在真凶浮出水面后,才艰难地洗脱了杀人的罪名。

黑龙江省巴彦县榆树乡榆树村的农民陆金又在重复他们的故事,所不同的是,陆金的儿子经过七年的泣血上诉才洗脱了父亲"奸杀村妇"的罪名。

12年前,这里还是陆金温暖的家,而12年后,陆金

12年前,这里还是陆金温暖的家,而12年后,陆金
流离失所


"强奸杀人" 身陷囹圄

1996 年7月的最后一天,晚饭过后,巴彦县榆树乡榆树村村民陆金像往常一样,和全家人坐在炕上看电视。这时,十多个便衣警察冲进门,不由分说地要将陆金带到村大队里"了解情况"。陆金当时脚上穿着拖鞋,一名警察告诉他回去换鞋,就在他转身进屋的一刹那,一副冰冷的手铐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凭什么抓我?不就是告他们滥摊派、贪污腐败吗?我有证据啊!"陆金拼命地挣扎着。这时,陆金的大儿子陆兴波也冲了过来,极力地保护着父亲。随后,父子俩被抓到榆树乡小学。陆金被带到位于校园东侧的空教室。陆兴波被关在不远处的西屋。

在这个临时的审讯室里,陆金被扒光了衣服。警察在他身上仔细地查找着蛛丝马迹,但是没有结果。次日下午,陆金被带到了榆树乡派出所一间阴森、潮湿的屋子里呆了两天两宿。直到8月3日,陆金被转到收审站时他才知道--原来他被抓不是因为状告村大队干部,而是因为"强奸杀害村妇彩凤(化名)"。

村妇之死搅乱小村落

1996年7月23日清晨,彩凤的儿子慌张地跑到村委会,说他妈彩凤两天两宿没回家,找遍了所有她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可能是出事了。

彩凤是村上的名人,那一年她35岁,能说会道,和村里很多男人"关系密切"。 那几天,榆树村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村委会的几个村干部立即发动全村老少分成组,寻找失踪的彩凤。几十户村民不分黑白地找了两天也没有发现其踪影。

7 月25日9时许,村民崔正和带队的三、四个村民在屯东南2.5华里的苞米地里发现了一具散发着恶臭味的女尸。女尸俯卧在地垄内,上身穿的粉红色套头背心虽被泥水浸透,但还算完好,下身的粉色裤衩一半被拉下,脖子上系了一根布条,布条一头系死在一棵玉米根部。由于接连几天阴雨,加上天气正值三伏天,尸体被发现时已高度腐败。

但根据现场的衣物,彩凤的丈夫还是确认死者就是失踪了四天的妻子。

尸检很快证实,彩凤为他人勒颈机械性窒息死亡,死前曾与人发生过性关系。死亡时间为7月21日上午9点左右。

巴彦县公安局立即成立"7•21重大强奸杀人案"专案组,破案指挥部设在村委会。原来宁静的小村立即因为彩凤的死而搅得沸沸扬扬。

"疑罪从有"的推测

公安部门采取惯用的拉网式排查:彩凤的邻居、好友、亲戚以及当天到现场的几乎所有的人。但公安部门没有找到可疑的人。

此时作为第一发现人,61岁的崔正和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公安机关的重点怀疑对象。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一直以破案"功臣"自居的崔正和,老实地交代了他确实和彩凤的关系不一般,而且就在彩凤死的那个早晨,他们在苞米地里发生过关系。

法院判决书上清楚地记录着崔正和当年的证言。"7月21日早上吃完饭,我没事到处闲逛,突然看见彩凤和她儿子经过,我就在她们后面跟着。到我家苞米地时,我就想跟她在这里发生关系。彩凤说她害怕别人看见,再说她儿子也在附近,后来她把孩子支走了,就和我在苞米地里发生了关系。事前我给她三十元钱。完事后,她害怕让别人看见,就让我先走了。但是我和彩凤发生关系的那块地不是找到尸体的那块地。""我和她是有关系,但是我没杀人啊!"崔正和刚被抓进去时矢口否认杀害彩凤,但在公安机关的"强大攻势"下,崔正和交代自己是杀人凶手。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招供没几天,崔正和突然被"无罪释放"了。原因是专案组经过调查认为,患有严重类风湿病的崔正和与年轻力壮的彩凤在体力上相差悬殊,没有作案杀人可能。

设"举报箱",寻找"真凶"

真正的凶手又是谁呢?随着崔正和被释放,刚刚"水落石出"的案子又石沉大海了。专案组在村子设立了4个举报箱,并重奖提供破案线索的人。

当时专案组十多个五大三粗的便衣和村委会的几个干部一大清早就跑到村民家了解情况,他们挨家挨户地问"谁看见苞米地里的事了?"有人说看见某某往苞米地方向走了,还有人说案发时间某某在苞米地附近溜达,但是没有一个人亲眼目睹苞米地里的血案。大伙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大的场面,很多人都不敢出门,担心成了专案组的"重点对象"。

但是,专案组在一段时间的调查后,变了调子。据村民路永发介绍:"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专案组从询问‘谁往苞米地方向走?'变成‘看见陆金去苞米地了吗?'"

路永发说,案发不久后的一天,他被村委会的两个村干部用摩托车带到了榆树乡派出所,说要调查一点事。一个穿警服的人说,路永发的侄子检举说陆金背一个女尸从苞米地里走出来,问他是否知道?路永发表示没有听侄子说过。另外几个警察还"安慰"他说:"陆金已经被抓了,不会出来的,你放心交代吧。"

直到这时,榆树村的人才知道杀害彩凤的"真正凶手"是陆金。村民们都被这个结果震惊了。

"陆金杀人?谁信啊?"、"陆金多仗义啊,怎么会杀人呢?一定遭人陷害的。"村民们议论纷纷。但是大伙的质疑并没有影响专案组断案的坚定。轰动一时的"7•21重大强奸杀人案"宣布告破。

"肋骨都被打折才瞎编"

陆金被抓不久,专案组就声称,陆金"供认了杀害彩凤的经过"。不仅如此,专案组还拿出了陆金二哥陆泰的证言,证明案发时"陆金拿着锄头,往苞米地方向去了。"与此同时,村委会还出具了"陆金品行败坏,强行搞男女关系,给社会造成极大影响,该人不杀不平已民心(原文如此)"的证言。

1996 年9月9日,巴彦县公安局将陆金涉嫌"强奸故意杀人罪"案件移交到巴彦县检察院。公安局在起诉意见书中指控:案发当日,陆金从自家门出来,尾随彩凤到苞米地,见她和崔正和说话,便躲了起来。等崔正和走后,陆金强行与彩凤发生关系,并将其衣服拽坏。事后,彩凤不同意陆金给30元钱,并扬言告陆金,陆将彩凤掐昏,并把她的衣服撕成碎条,将其勒死。

1998年陆金案件转至哈尔滨市检察院,但是却迟迟没有向市法院提起公诉,理由是证据不足,哈尔滨市检察院退回补充侦察。在公安机关审问笔录上,陆金开始承认是自己与崔正和一起干的,后来又承认是自己单独干的。但检察机关一来调查,陆金就翻供。陆金说公安机关审他的时候,"不让喝水,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肋骨都被打折了,没办法只好瞎编。后来审的人提供一个细节,我就跟着说一个细节。"

2002 年11月6日,哈尔滨市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2003年1月3日,经过两次开庭审理后,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陆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陆金听完判决结果,当庭大声呼号:"我冤枉啊!儿子,你一定要为我伸冤!我没有杀人啊!......"

正文千余字的判决书称:"被告人陆金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予以严惩。"

土地纠纷兄弟断情二哥证词指向陆金

陆金的代理律师、日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晓明刚一接触这案子就觉得很蹊跷:公安机关在尸检报告中只字不提在受害人体内是否检验出与陆金相吻合的精斑;受害人身体强壮,遇害时一定拼命挣扎,但公安机关并未在陆金身上发现伤痕;检察机关的指控除了陆金的口供外,没有任何陆金杀人的直接证据,而间接证据也有漏洞。从其他村民的证言发现,陆金也不具备作案时间。

孙晓明认为,陆金二哥陆泰和村委会的证言是陆金被捕和定罪的最重要依据,最为致命的。

当有人提到自己的亲二哥,陆金就哆嗦着嘴唇,泪流满面:"我们兄弟之间是因为一点土地而闹得恩断义绝。"1996年,陆泰从农民手中转包了三十亩土地,后来因土地租金问题和村民闹得不可开交。后来陆金与村民签订了合同,转包了这三十亩地,从此兄弟俩结了仇。当年专案组在村上设的四个举报箱只收到一封举报信,就是陆泰写的,称案发时看到弟弟往苞米地方向走了。

时过境迁,如今陆泰已是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当年的恩恩怨怨,他至今仍未释怀。陆泰承认当年向专案组提供证据,说看见陆金往苞米地方向去了,但是没有说看见陆金杀人。陆泰还反复叨咕"陆金霸占了他的土地,他永远不会原谅的。"

因揭发村干部贪污惹祸上身

当年,因为村委会滥摊派收费,向每户在家务农的村民收取300元"劳务费"。陆金带头和村官理论,没过多久,他又因村委会卖给农民的化肥缺金少两,和几个村干部大打出手,最后闹到了派出所才了事。随后,陆金又向省信访办写举报材料,县纪检委到村里核实情况。一时间,搅得村委会人个个神经兮兮。

"陆金这人脾气特倔,总不服气,但很义气,经常替大伙出头。"村民们对陆金的为人这样评价。当年曾被专案组拖压的王俊才如是说:案发后不久村干部找他谈话,问他是否看见陆金去苞米地?如果提供证据可以把他一个孩子的户口落到县里。王俊才说,他没看见,而且人命关天的事不能瞎说。没多久,陆金就被抓了。

儿子为父亲泣血讨公道,七年漫漫上访路

原本清贫但很幸福的家庭因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变得支离破碎。

与父亲一起被抓的陆兴波因偷树被劳动教养一年。案发当年3月,陆兴波与同村的两个人一起曾因偷树被罚款。事情已经过去4个多月后,陆兴波又与父亲陆金一起被抓,警方给出的理由还是偷树。陆兴波说:"偷树事件都已经做了处罚,为何还要抓我?纯粹是找借口。"

家里的两个顶梁柱没了,丈夫又背负了强奸杀人的罪名,受到强烈刺激的陆金的妻子一病不起,她每天精神恍惚,度日如年。远在辽宁打工的二儿子陆兴旺闻讯后回到家中,以6000元钱卖掉了祖父留下的那套老房子,又东挪西凑了几万元钱,踏上了为父亲申冤的漫漫上访路。他跑县城,去省城,一封又一封申诉信,能想到的部门都寄了,但是大部分石沉大海。 持续的上访使家中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困窘。

陆兴旺每天蹲到申诉单位门前等待回信,饿了啃口馒头,渴了喝口凉水,晚上睡在火车站候车室里。在市内,他从不舍得花钱坐公交车,每次都是步行穿梭在各个单位之间,脚上的布鞋被磨得露出了脚指头。有一年冬天,一个上访单位收发室的大爷见发着高烧、蜷缩地蹲在门厅墙角处的陆兴旺可怜,就送他一件棉衣和一双棉鞋,陆兴旺没舍得穿,偷偷地放了起来,准备留给父亲出狱后穿。

陆兴旺发誓:"我一定要给我爸讨个公道,即便搭上命我也豁出去了。"这些常人无法体会的压力和折磨对于父亲被抓时年仅21岁的陆兴旺来说,是无法承受的。后来,因为长期精神压抑,加上每日以泪洗面,1998年,风华正茂的陆兴旺一只眼睛失明了。

陆兴旺清楚地记得给他带来希望的那个面容慈善的法官。2003年2月,就在陆金被宣判不久后的一天,四处上访的陆兴旺将上访材料送到了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名法官手中。"求求您,救救我爸吧,他是冤枉的。"陆兴旺一下子跪倒在了法官面前,像抓到救命草一样紧紧地抱住法官的腿。就是这个上访材料和这个有"良知"的法官给陆金的案子带来转机。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发现该案疑点很多,决定发回重审。

2003年12月,哈尔滨市检察院撤回了对陆金的指控。12月9日被关押了2685天的陆金被取保候审。但是,并没有认错道歉,一直到2007年4月,巴彦县公安局因"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意见的要求",撤销了对涉嫌杀人不起诉意见决定书。2007年6月,巴彦县检察院才撤销对陆金的"强制措施。"

但是,村妇彩凤是被谁人所杀呢?当地的公检法一直保护缄默。也许,只有冤死的彩凤知道真相,而破案率逐年下降的中国司法部门永远不可能找到真凶了。

西方法谚说:"迟来的正义是不正义的"

陆金回来了,但原来那种幸福的日子已经无法重现了。获知丈夫被证明无辜后,陆金妻子日夜啼哭,她时时盼望与丈夫相见的一天,却又害怕承受不住夫妻相见那一刻悲喜交织的复杂情感。

对陆兴旺来说,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就是从巴彦县看守所接父亲出来时的情景。2003年12月9日,入狱已7年之久的陆金在法警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迈出了看守所大门,取保候审。他终于结束了长达7年的被冤枉的牢狱生涯。

一只眼已瞎的陆兴旺说:"那时,我们已经五、六年没有见到爸爸了。我和哥哥扑到他的怀里失声痛哭,而他好像不认识我们似的,愣愣地杵在一旁。直到被我们的呼喊声唤醒,一行热泪从他瘦弱干枯的脸旁流了下来。我们父子抱头痛哭,仿佛这么多年的委屈和痛苦在顷刻间全部释放。"

12年前,这里还是陆金温暖的家,而12年后,陆金

入狱前,陆金身体强壮;出狱后,陆金的左腿被打得
严重变形

7年的牢狱之灾,使陆金看起来比同龄人老了至少十五岁,精神不济,背也佝偻了,走路需要拄拐。

在监狱里,陆金用墨汁和钢笔在身上深深地刺下了"千古奇冤"的字样,在字的下面还画了一个冉冉升起的太阳。陆金始终坚信,他终究会迎来曙光。

今年1月,陆金终于拿到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共同赔偿决定书"。决定书认定,"陆金无罪被羁押,其人身自由权受到不法侵害,应获赔偿金224627.10元。"拿到这份判决书时,陆金忍不住再一次失声痛哭。但是,二十二万元又算得了什么呢?能渎回陆金的残躯吗?能渎回儿子陆兴旺失明的眼睛吗?能渎回妻子正常的精神状态吗?

陆金是不幸的,但他又是幸运的。如果没有儿子孤注一掷的上访,他可能要把杀人犯的罪名背一辈子。

一句古老的西方法谚说,"迟来的正义是不正义的",陆金案之所以冤枉无辜,就在于专横的中国司法机关草菅人命,类似于佘祥林、聂树斌、郝金安们的千古奇冤才会上演得太多太多。

来源:中国信息中心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